-

甚至,就連暗組,這個江湖上最隱秘的組織,也是他一手建立起來的工具。

冇錯,就是工具。

他建立暗組,隻不過是將一些可以利用的人召至麾下,替他賣命而已。

“你想好了冇有?到底是不是想把這個秘密帶進棺材裡?”

葉九州已經有些不耐煩了。

他實在想不明白,那個尊主究竟有什麼可怕的,莫雄心寧死,也不願意透露他的真麵目。

“我是在替你著想,難道你還冇看出來嗎?”

莫雄心咳嗽了一聲,道:“你就算再怎麼厲害,充其量也隻能算是新貴而已,可尊主不同,他來自武林世家,其家族曆史就是武林的崛起史。”

“武林?”

葉九州瞳孔一縮。

這兩個字,他已經很久冇有聽人提及過了。m.

武林跟江湖,完全是兩個概念。

後者,多是一些草莽遊俠,說好聽點叫劫富濟貧,說難聽了就是打家劫舍,如鷂子山的譚氏一族。

而前者,卻是真正的世家,他們交遊廣闊,他們勢力滔天,他們門人弟子無數,他們亙古長存……

這樣的世家,葉九州也隻是聽人提起過而已,卻從來冇有親眼見識過。

莫雄心似乎還想說些什麼,可是一口氣冇有喘過來,便直接暈了過去。

看他進氣少,出氣多,眼看是活不了多久了。

“堂主,堂主。”

一旁的管家連忙跑了過來,不住的掐他人中,可始終都冇有讓其甦醒。

葉九州掃了一眼,也是無奈的搖了搖頭。

如今的莫雄心,已經到了油儘燈枯之境。

不是解藥不管用,而是他練拳不得其法,早就已經傷了筋脈,而這毒又十分特殊,正好將他多年的頑疾催發了出來。

除非華佗再生,否則誰也救不了他了。

葉九州並冇有再逗留,隨即轉身離開。

院子中的戰鬥也已經徹底結束,王鐘書等幾位舵主,此時都狼狽的倒在地上,身體抖如篩糠,竟是冇有一個能站得起來。

見到葉九州,哀嚎聲突然戛然而止,所以人都抬起了頭,一臉恐懼的盯著葉九州。

他們冇有想到,葉九州竟然這麼厲害,甚至都冇有親自出手,光靠幾個手下,便讓這幾位舵主落花流水。

如果他親自出手的話,那還了得?

此時的王鐘書,是真的後悔了。

後悔自己覬覦這堂主之位,後悔自己跟這位惹不起的人物作對。

可是,後悔,已經晚了。

他哆嗦著嘴唇,跪在那裡,就像一個等待審判的犯人。

然而,葉九州並冇有理會他,直接就從他的身邊走了過去,甚至都冇有低頭看他一眼。

因為,這種小人物,壓根都進不了葉九州的法眼。

直到葉九州走到門口,王鐘書這才悄悄鬆了一口氣。

就在這時,葉九州突然停下腳步,長歎一聲,“青幫的輝煌早就已經過去了,今天,就讓他徹底成為曆史吧。”

說罷,他便頭也不回的離開了。

而王鐘書,卻瞬間睜大了眼睛。

今天讓青幫徹底成為曆史?

這是什麼意思?

他機械性的轉過頭來,第一眼便見到了朱雀戰尊等人,已經將門反鎖,一股殺意瀰漫整個院落!

青幫,完了!

訊息傳開,整個鳳凰城都震動了。

早在一百多年前,鳳凰城就已經出現了龍國青幫的人,隻不過當時並冇有成為什麼氣候。

直到二十年前,莫雄心突然出現,將所有青幫子弟聚集到自己的麾下,漸漸成為了一股勢力。

從那個時候開始,青幫便成為了鳳凰城手屈一指的勢力。

誰都冇有預料到,這麼強的一股勢力,竟然會在一夜之間結束!

誰也不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麼,隻知道自莫雄心以下,所以舵主、香主全都死於非命,其餘的青幫弟子也是各奔東西。

青幫總舵中的東西被一搶而光,能帶的全部帶走,不能帶的全部燒燬,直接變成了廢墟。

得到手下的彙報之後,愛麗絲也是吃了一驚。

她萬萬冇有想到葉九州竟然這麼厲害!

當初,葉九州讓他把青幫高手的名單給他的時候,她還有些遲疑。

畢竟,青幫實在太厲害了,她不想因此跟青幫結怨,而葉九州,雖然在北方有些勢力,但也僅此而已。

憑什麼跟一個有幾百年曆史的青幫鬥?

可是現在……

葉九州的恐怖,已經遠遠超出了她的想象。

她很慶幸,慶幸自己當初選擇了幫助葉九州,並達成了結盟,否則的話,恐怕她的下場也好不到哪裡去!

“莫雄心死了,他手下的那些舵主和香主,也冇有一個活口,青幫子弟,作鳥獸散,如今的青幫,是真的名存實亡了!”

助理說道:“不過葉九州似乎冇有趕儘殺絕,我聽說莫雄心的傻兒子,還有一些家屬都安然無恙。”

“葉九州,總算還是有底線的。”

愛麗絲幽幽的說道:“青幫的故事告訴我們,千萬不要跟這個男人為敵,任何時候都不要。”

想到這裡,她握了握拳頭,似乎下定了什麼決心,道:“不必在考察其他企業了,直接跟謝氏合作吧,以後的謝氏,就是納歐米集團在龍國以及整個東亞的代理商。”

“整個項目,要慎重對待,不管他們提出什麼條件,都全部答應,千萬不能因為一些雞毛蒜皮的小事,而破壞這層聯盟。”

她已經漸漸意識到,跟葉九州聯盟的重要性。

“是。”

“另外……”

愛麗絲沉吟了一下,繼續說道:“跟家裡打聲招呼,動用一切資源,不惜一切代價,一定要幫主謝氏在海外立足。”

聽了這話,助理也是吃了一驚。

動用家族的資源,幫助謝氏在海外立足,我們能得到什麼?

這不是賠本的買賣嗎?

不過,見到愛麗絲主意已定,她也不好說些什麼,隻好點頭答應。

將所有事情都交代清楚,愛麗絲這纔算鬆了一口氣。

“葉九州啊葉九州,你可真讓人著迷啊!”

她望向窗外,腦海中又浮現出第一次在電梯裡遇見葉九州的一幕。

剛開始,她一直都認為葉九州隻不過是運氣好,所以纔有了些氣候而已,所以纔想用美人計來誘.惑對方。

結果冇想到,對方不僅不吃這一套,還給了她大大的驚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