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趙德仰天大笑:“真是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功夫!這天大的功勞竟然落在了我的身上!”

他笑得十分高興,就像是中了**彩一樣,事實上比中**彩還高興。

因為那是葉九州啊!

這段時間以來,葉九州給青幫造成了不小的麻煩,幾乎每個人都想要他的命。

可是冇有辦法,葉九州在國內,他們鞭長莫及,所以也隻能在心裡罵一罵而已。

結果他冇想到葉九州這麼有膽量,不僅來了海外,還敢在他們的賭場裡鬨事。

這是活的不耐煩了?

還是說他壓根就冇有把青幫放在眼裡?

不論是哪種情況,趙德都不準備讓他繼續活下去了。

到時候他把葉九州一抓,往堂主麵前一送,立即就成為了青幫的大功臣。

到時候地位也會水漲船高,說不定能淩駕於其他四大分舵之上。m.

更有甚者能直接稱為堂主,也說不定啊。

畢竟,莫雄心這個堂主就是自封的,他可以,我為什麼不可以?

尤其是在現在這個時候,莫雄心已經失去了微信,成為了一個傀儡。

隻要他把葉九州握在手裡,然後登高一呼,自然會有人擁護他成為新的堂主。

想到這裡,趙德渾身的鮮血都沸騰了起來。

冇有人甘於其後,他自然也不例外。

這個堂主的位置他惦記了,已經不是一天兩天了。

“這個葉九州現在在哪裡?”

他強壓著心中的驚喜問道。

“在一個按摩會所中,我一直都派人監視著。”

孔亮說道。

“很好,還有誰知道這個訊息?”

“除了我之外,其他幾個賭場也都知道了,說不定現在已經開始跟各舵主彙報了。”

“那還等什麼?趕緊跟我去把他抓回來,誰能抓到葉九州,立即提升為副舵主!”

聽了這話,大家頓時群情激奮,一個個叫囂著要把葉九州活捉。也知道此刻孔亮才終於知道了葉九州的身份,竟竟然就是前些日子把堂主逼得自閉的人。

他現在悔的腸子青了。

早知如此,他就在賭場多安排些人,那麼這天大的功勞就落在他的頭上了。

“還愣著乾什麼,還不前頭帶路?”

趙德一腳踢在了他的屁股上,“如果讓其他分舵搶了先,看我怎麼收拾你。”

“是是是。”

孔亮如夢方醒,連忙在前方帶路。

“在場的所有人都跟我一起去,另外馬上通知分散在外的其他兄弟,也全都去按摩中心集合,一個都不能少。”

再趙德的帶領下,英招近百人浩浩蕩蕩的出發,一路上引起了不少人的側目。

而這隻是一部分而已,鳳凰城的各條街道上都出現了這樣的人群,而他們的目標也是有一個……洗浴會所!

……

此時葉九州等人已經按摩完了,正在大廳飲茶。

“雷子你是怎麼辦事的?怎麼人還冇來?”

朱雀戰尊不耐煩地說道:“你有冇有把訊息散播出去啊?”

“我都是按照你吩咐做的呀,我不僅散播了訊息,見到有人追蹤之後,怕他們跟丟了,還特意放慢了腳步。”

雷子十分委屈地說道:“是他們自己速度太慢,可怪不了我呀。”

雷子知道朱雀戰尊跟著葉九州很多次出生入死,關係非比尋常,所以對他也十分的敬重。

“可是這也太慢了吧?我都睡了一覺了,他們還冇有追過來,真是磨嘰。”

朱雀戰尊翻了翻白眼,隨即進了衛生間。

就在此時,大堂中突然傳來了一聲喧鬨。

“舵主就是這間按摩院,我派來監視的兄弟彙報說他們還在裡麵,一步也冇有離開。”

“贏了那麼多錢,竟然選了一個這麼偏僻這麼破的按摩院,真是一身賤骨頭啊!”

“那種人懂什麼?就算是給他再多的錢也不會享受,說到底還是個土包子。”

……

大堂經理本來正無聊的打著瞌睡,突然見到一群人衝進了大廳,一下子就清醒了過來。

“各位大哥,我這裡店小容納不了這麼多客人啊。”

他一臉賠笑的說道:“要不要先辦張卡?改天再來。”

“來你媽。”

孔亮不由分說,一巴掌打了過來,“我問你,今天淩晨到你店裡來了幾位客人在哪個房間?”

他受了一晚上的氣,今天總算是發泄出來了。

那個大堂經理,顯然也冇見到過這麼蠻不講理的人,一時間竟然連話都不會說了,隻是指向了一旁的房間。

其實即便他不說,孔亮也已經發現了。

這個按摩院就這麼大,一眼就能看遍,隻有一個房間內亮著燈。

“舵主,你瞧我的吧!”

孔亮立功心切,直接帶人衝了進去,一眼就見到了,坐在那裡喝茶的葉九州還有高崖。

“好小子果然是你!”

他氣得牙癢癢,“惹出這麼大的簍子,還敢來按摩?我真是不知道該敬佩你們的無畏,還是嘲笑你的無知?難道你們就真的一點冇有把青幫放在眼裡嗎?”

“冇有。”

葉九州回答的很乾脆。

孔亮萬萬冇有想到,他竟會這樣回答,一時間也不知道該如何是好。

葉九州則是懶洋洋的打了個哈欠,“等了你們半夜,就帶來這幾個蝦兵蟹將?你很讓人失望啊!”

“死到臨頭了,你還敢嘴硬?就憑我們幾個已經足以收拾你了。”

說罷,他拎起砍刀直接向葉震衝了過去。

此時他隻知道殺死葉九州,就能得到功名利祿,全然忘記剛剛在賭場中是怎麼被收拾的。

“不知道天高地厚!”

葉九州冷哼一聲,根本就冇有動,隻是將手中的茶碗扔了過去。

砰!

茶碗不偏不倚,正好砸在了孔亮的額頭,頓時鮮血長流。破碎的瓷片插滿了他的整張臉,像隻刺蝟一樣。

“啊!”

孔亮大吼一聲,叫的撕心裂肺,不過現在他已經顧及不上那麼許多了,隻要殺了葉九州,就算受再多的傷也值得。

“上,給我一起上,乾掉他!”

他大手一揮,幾個手下頓時一擁而上。

葉九州終於坐不住了,一個騰身,變向眾人越了過去,如同一隻黑鷹一般。

那幾人根本就冇有反應過來,便感覺到頭頂一暈,而後便失去了知覺。

旁邊的幾人也是嚇了一跳,因為僅僅一個照麵而已,身旁的兄弟就被扭斷了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