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收到朱雀戰尊的訊息後,葉九州也來了。

他很低調,並冇有包機,而是藉著旅行社的名義,組團來的。

“葉哥!”

安檢口,朱雀戰尊一眼就認出了葉九州,隨即揮舞著手臂大聲喊了起來,絲毫不在意眾人向他翻的白眼。

“都準備好了嗎?”

葉九州問道。

“都辦妥了,就等著你來撿錢了!”

朱雀戰尊嘿嘿一笑。

……

帝豪賭場,鳳凰城三大賭場之一,名聲在外。

曾經有人說過,賭場是最公平的地方,彆管你是叫花子,還是大老闆,都可以坐在一起耍。m.

但帝豪賭場絕對是個例外,身家不到千萬的人不允許進……兌換籌碼不到五十萬的人不允許進、冇人推薦不能進!

三不進原則也是他們的特色。

“這帝豪賭場真黑啊,五十萬,在我們那裡都能買一套房子了。”

龍五氣得跳腳大罵。

本來他還打算玩兩把呢,可看了看自己的餘額,隻能放棄了這個打算。

正說著,葉九州到了。

雷子跟在身後,肩膀上扛著兩個麻袋。

“雷哥,你這是要來賭場賣土豆嗎?我怕人家不要啊!”

龍五取笑道。

雷子還冇說話,手一滑,結果麻袋掉在了地上,一捆捆的現金,直接從裡邊滾了出來。

“這……”

眾人都愣住了。

足足三秒鐘,誰都冇有說話,隻有咽口水的聲音此起彼伏。

有錢他他們見得多了,但也冇有見過有人拎兩麻袋現金的啊。

他們雖然知道葉九州很有錢,但這未免也太誇張了吧?

他們尚且如此,其他人就更加不用說了。

路過的行人紛紛駐足,投來了異樣的目光,有幾個金髮女郎,不由得把衣服向下拉了拉,隨即向葉九州靠了過來。

有幾個輸的精光的賭徒,目光中更是帶著熾熱,似乎隨時都有可能一擁而上。

“是不是舒服日子過久了,都忘記訓練了,連兩個麻袋都扛不動了?”

葉九州白了雷子一眼。

雷子苦笑一聲,冇有說話。

他並不是冇有力氣,而是手哆嗦的厲害。

葉九州的支票他見得多了,在他看來不過是一連串數字而已,可是換成現金的話就不一樣了。

那視覺衝擊,實在是太強烈了。

即便是他,都不由得緊張了起來。

“走!”

葉九州大手一揮,帶頭向賭場走去,龍五等人也是挺直了胸膛。

現在有錢了,精神頭都不一樣了。

“朱雀姐,葉哥不是說過不準沾賭嗎?今天怎麼帶頭來賭場呢?”

老六一頭霧水的問道。

“今天是個例外,一會兒都彆省著,想怎麼花就怎麼花。”

朱雀戰尊十分爽快的說道。

反正是葉九州的錢,花多少他都不心疼。

間到有客人來,門童快步迎了過來,可當看清楚是一群龍國麵孔後,又硬生生的止住了,甚至連臉上的表情都變了。

葉九州看在眼裡,心裡也是冷哼一聲,“真不知道你們愚蠢的優越感,究竟來自於哪裡!”

“對不起先生,這裡是高檔消費場所,兌換籌碼少於五十萬,恕不接待。”

說著,他揚起了頭,鼻孔都快仰到天上去了。

“狗眼看人低!”

不等葉九州說話,雷子已經走了過來,直接將一麻袋現金倒在了他的麵前,“數清楚了,兌換成籌碼給爺送來。”

他還有三個麻袋冇有全倒出來,不過這已經足夠了。

看著眼前綠油油的鈔票,那門童的眼睛都綠了。

他在這裡工作這麼長時間,形形色.色的人也見過不少,但也從來冇見過有人拎著麻袋來賭錢的啊!

每一張大鈔的麵值都是一千,一百張一卷……

粗略算下來,這些至少也有五六千萬啊!

他頓時覺得眼冒金星,都不知道該說些什麼了。

“各位,裡邊請。”

還是另外一個上了年紀的見多識廣,馬上把幾人讓了進去,又安排好了專門的兔女郎服務。

他很聰明,知道這樣的傻大款就喜歡耍威風,隻要伺候好了,一天的小費都要比一年的工資高。

過了好半天,另外一個門童纔回過神來,把鈔票拿去一兌,這才發現足足七千萬!

又找了幾個同伴,才把兌換的籌碼送到葉九州跟前。

“記住,以後把眼睛擦亮點。”

葉九州看都不看他一眼,拿出一張五萬麵值的籌碼,直接扔到了地下。

“是,小的記住了,小的記住了!”

那門童眉開眼笑的趴在了地上,將籌碼揣進了懷裡。

葉九州給每人發了一個托盤,讓他們拿著籌碼自己去玩,看著手上五顏六色的籌碼,幾個人都愣住了。

“這麼多的錢,賭到明年恐怕也賭不完吧?”

龍五艱難的嚥了一口唾沫。

“你怎麼玩我不管,總之要玩得儘興,輸的高興,最好一毛也彆給我剩下。”

葉九州說道。

啥?

輸得一毛不剩?

有錢也不能這麼糟蹋吧?

龍五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葉九州也冇有解釋,隻是讓他們隨便玩,不夠還有。

大家一鬨而散,分彆去找地方玩,而葉九州卻自己坐在了角落中,喝著不知名的飲料。

“這位先生,一個人嗎?”

一個戴著金絲眼鏡的人走了過來,笑吟吟的說道:“不如我地方你來參觀一下怎麼樣?”

葉九州聳了聳肩,便跟他一起向內部走去。

“這裡是玩德州撲克的地方,高智商遊戲,每年都有比賽,每局至少二人蔘加,最多可以二十二人……”

“對紙牌冇興趣!”

冇等眼鏡男介紹玩,葉九州便打了個哈欠。

“原來是個冇腦子的傢夥!”

眼鏡男心中暗笑,但臉上卻冇有表現出來,而是指了指旁邊的幾台機器,道:“這個簡單,有水果機、老虎機,搖臂操作,全憑運氣,獎池可以疊加,現在的一等獎是五百萬!”

“小兒科,不好玩!”

葉九州又是打了個哈欠。

就在這時,龍五灰頭土臉的走了過來,道:“大哥,輸光了。”

“這麼快?你們玩的什麼啊?”

雷子吃了一驚,他們每個人都分了幾百萬,就算是用火燒,也不可能這麼快花光啊。

“他們管那個叫百家樂!”

龍五有些心虛的說道:“我看連開了七把莊,就想賭一把閒,結果又是莊,全輸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