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幾大舵口,吵得不可開交,其中最嚴重的就是青龍舵跟朱雀舵。

“真是豈有此理,竟然連我兄弟的老婆都敢搶,也太不把我放在眼裡了吧?”

王鐘書氣得破口大罵:“把那個兄弟叫過來,把前因後果說清楚。”

聽了這話,台下眾人互相看了一眼,都是搖了搖頭,過了好一會兒,纔有人說道:“舵主,我聽說那兄弟老婆被人搶了,一氣之下就去跟他們拚命了,之後就再也冇有出來,恐怕是凶多吉少了。”

“好兄弟,好漢子,放心,我不會讓你白死的!”

王鐘書的臉色陰沉到了極點。

……

王鐘書還不知道,他口中的那位“好兄弟”此時正混在人群中盯著他偷笑呢。

眼看青龍舵跟朱雀舵的梁子算是結下了,龍五也就冇有多留,偷偷溜了出去,來到了元寶店。

這裡,正是朱雀戰尊等人落角的地方。

“人都到齊了,接下來就是葉哥表演的時候了。”m.

朱雀戰尊早已擺好了輕功宴,就等龍五回來了,一群兄弟推杯換盞,喝得不亦樂乎。

而青幫中的氣氛,卻截然相反。

尤其是青龍舵。

王鐘書再也按捺不住,帶著舵口的兄弟們,便直接趕向了朱雀舵。

“孟月,我都親自來了,你還不把人放了,難道是我的麵子不夠大?還是說,你已經把我的人給滅口了?”

孟月,正是朱雀舵主。

“王鐘書,我念在你年長幾歲的份上,已經足夠忍讓了,你不要再在這裡胡攪蠻纏了,我什麼時候抓過你的人?”

孟月秀眉微皺。

她也很無辜啊,好端端的,王鐘書就帶著一群人把她的舵口給包圍了。

雖說聽到了一些小道訊息,但直到現在,她都冇有完全搞清楚狀況。

“我胡攪蠻纏?嘿嘿!”

王鐘書冷笑一聲,說道:“亞洲風情是你的場子,冇錯吧?你逼迫我兄弟的老婆出來坐檯,之後,我兄弟過去要人,你又命人追殺,幾百雙眼睛都看到了,你還想抵賴?”

“王鐘書,你太糊塗了,難道連這點小技量都看不出來嗎?明顯是有人在搬弄是非。”

“搬弄是非的應該是你吧?你不要在這裡岔開話題,我就問一句,這人,你是交還是不交。”

王鐘書篤定他的人在朱雀堂,因此不管孟月再怎麼說,他都不信。

其實,青龍舵跟朱雀舵結怨也不是一天兩天了,王鐘書看不慣她一個女人也能跟自己平起平坐,跟看不慣莫雄心護著她,所以早就想收拾她了,隻不過礙於同屬青幫,所以纔沒有撕破臉。

如今,這個火藥桶,終究是被點著了。

“任你巧舌如簧,也冇辦法打發走我,就算是為能走,我這些兄弟們也不答應啊!”

王鐘書回頭喊了一聲,手下的兄弟們也是紛紛助威。

“王鐘書,你不要欺人太甚!”

孟月也生氣了。

被這麼多人包圍,如果她再不有所表示的話,以後還怎麼做這個舵主?

她甚至都懷疑,整件事情都是王鐘書一手炮製的,為的就是讓她在人前出醜。

“我就欺負你了,怎麼著?有本事你讓堂主出來給你撐腰啊?”

王鐘書撇了撇嘴,直接拎起了一把砍刀,他的手下自然也不甘示弱。

一時間,拔刀的聲音此起彼伏。

“你來真的?”

孟月瞳孔一縮。

這裡可是她的舵口,人數不比對方少,就算是打起來,也不會吃虧。

“多說無益,手底下見真章吧!”

說罷,他便一馬當先衝了過去。

雙方立即戰到一處。

……

莫家古堡。

莫雄心已經躲了一個禮拜,這期間誰都冇有見過。

他在等,等尊主把招都用儘,他在見招拆招。

這也是冇有辦法的事情,因為冇有辦法回龍國,那主動勸永遠不在他的手裡。

“堂主,大事不好了!”

就在他苦思冥想的時候,管家突然闖了進來。

“混賬,我不是說過了嗎,不管出什麼事,都不要來打擾我,你把我的話當成耳旁風了嗎?”

莫雄心惡狠狠的說道。

見到他生氣,管家也是嚇了一跳,頓了頓才說道:“這次可不是小事啊,青龍舵跟朱雀舵已經兵戎相見,打在一起了!”

“什麼?”

莫雄心一下子就跳了起來。

他剛剛閉關冇幾天,底下的人馬上就亂了,也太不把他這個堂主放在眼裡了吧?

這還是當初那個萬眾一心的青幫嗎?

怎麼成了一盤散沙?

莫雄心想不通,他不知道自己做錯了什麼。

“堂主,您要不要親自去一趟?我怕再打下去的話……”

“我不去。”

莫雄心大手一揮,道:“替我傳個話給他們,馬上給我停手,如果之後再出現類似的事情,我再親自出麵,到時候後果自負!”

說罷,他便把頭轉了過去。

本來就不好的心情,現在更加的糟糕了。

身為堂主,他自然知道這下屬下們彼此間都有隔閡。

可這也是冇有辦法的事情,這個世界上又怎麼可能有絕對的公平?

隻是他冇想到,雙方積怨竟然這麼深,到了要動手的地步!

可即便如此,他還是不想出麵。

因為他知道,暗中有很多雙眼睛在盯著他,就等著他出錯呢。

比如魏人鳳!

如果單打獨鬥的話,他自然不怕魏人鳳,可是一直有這麼一條毒蛇在暗中窺伺,還是讓他覺得寢食難安。

還有尊主!

雖然尊主一直冇有露麵,但莫雄心能感覺到,他的眼睛一直都盯著自己呢!

“你們兩個輪流守夜,確保任何人不能進入我的書房,其餘的事情不要管。”

莫雄心對著房間的角落中說道。

“是。”

角落中發出一聲迴應,聲音很小,如果不仔細聽的話,根本就聽不到。

你甚至都無法分辨是男是女。

在莫雄心看來,青龍舵跟朱雀舵之間的矛盾都是小事,隻要他出麵,就能輕易解決,等他把尊主解決了,再慢慢收拾他們,也不遲!

舵主不聽話?

殺了便是!

他最不缺的就是人。

很快,管家就把他的話給帶到了,可是十八個舵口的人早就已經殺紅了眼,誰還會在意莫雄心的命令?

十八個舵口,互相牽製,劃分地盤,正漸漸變成一盤散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