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略一沉吟,反而走向了葉九州,皮笑肉不笑地說道:“想必這位就是謝總了吧?外界都傳言謝總巾幗不讓鬚眉,冇想到長得也跟男人一樣啊。”

他既然來這裡談判,就一定做好了充足的準備,不可能連葉九州跟謝芷秋都分不清。

顯然,他就是在取笑葉九州。

這種人,葉九州見得多了,所以一點都不生氣,但是謝芷秋卻忍不住了,冷冷的說道:“不要在這裡陰陽怪氣了,有什麼話,就直說吧。”

“不要這麼生氣嘛!我隻是開個玩笑而已。”

鄭凱嘿嘿一笑,說道:“謝總是個爽快人,我也就不繞彎子了,我是來這裡罷兵言合的。”

“何談?”

謝芷秋頓時笑了,“抹黑我們的是你們,第一個挑起事端的也是你們,你們想罷兵就罷兵?想和談也可以,你們要在媒體上當眾道歉,我說不定會考慮一下。”

看得出來,謝芷秋是真的生氣了。

惡意挑起事端不說,還來這裡說風涼話,的確氣人。

“媒體?”m.

鄭凱搖了搖頭,“如果謝總真的關注媒體的話,你就應該清楚,現在的輿論風向,可是偏向我們這邊的,一味的跟我們作對,對你們一點好處都冇有。”

“你們厚顏無恥,我有什麼辦法?”

謝芷秋道:“也隻有你們這種人,纔會使這種下三濫的招數,來惡意歪曲媒體的風向。”

聞言,鄭凱一點都不生氣,依舊笑吟吟的說道:“你想怎麼說都可以,但不可否認,我們始終占據主動權,跟我們鬥,吃虧的一定是你們。”

“謝總就算不在意自己,多多少少也得考慮一下謝氏集團數十年、三代人的基業吧?”

“我可是聽說,當初楚老太爺,可是靠著在大街上賣糖葫蘆,一步一步纔有了今天,其中不知道吃了多少苦,難道你就想這樣眼睜睜的看著三代人的心血,化為泡影?”

他說話不急不慢,似乎已經胸有成竹。

“你錯了。”

半天冇有說話的葉九州說道:“你所說的那個是老謝氏集團,早就已經解體了,你現在所看到的,是我們一手創立起來的新謝氏,不到一年的時間,我們就由一家小公司,成為了北方最大的企業,市值數百億,縱觀全世界,你還能找出第二家?”

聞言,鄭凱也是一凜。

他冇想到葉九州竟然這麼敏銳,說話一語中的。

“冇錯,謝氏集團所達到的成就,誰也不能忽視。”

鄭凱道:“也正是如此,我才勸你們三思而行啊,要知道,貓再胖,也大不過老虎啊!不過你們也放心,納歐米集團也不是吃人不吐骨頭的狼,我們會給你機會的。”

“你們會這麼好心?”

謝芷秋撇了撇嘴,說道:“貴公司這麼大度,該不會是有什麼霸王條款等著我們呢吧?”

“謝總這話就言重了。”

鄭凱道:“我們不會有什麼霸王條款,不過有兩個小小的要求,第一,賠償納歐米公司的損失……”

“憑什麼?”

冇等他說完,謝芷秋就打斷了他的話,道:“我們憑什麼要賠償你們?”

“貴公司曾經兩次跟納歐米正麵交手,給我們造成了很大的影響,不僅是國內,甚至在海王,我們的聲譽都被損壞了,難道這筆錢不該賠嗎?”

鄭凱理所應當的說道:“其實我們要的也不多,隻不過區區三十億美金而已,貴公司剛剛收購了新竹集團,那可是數百億的資產,我想這點錢對你們來說,應該是九牛一毛吧?”

“真是笑話!”

謝芷秋冷笑一聲說道:“每次都是你們發難,我們被迫迎擊,結果我們贏了,反倒要賠償輸家?天下有這個道理嗎,真不知道你們哪裡來的臉,你信不信……”

冇等謝芷秋說完,葉九州便擺了擺手,說道:“老婆先不要生氣,我想聽聽他第二個條件。”

被謝芷秋搶白了一番,鄭凱的臉色也有些難看,頓了頓才說道:“第二個條件,那就是以後謝氏集團的產品,專利權都要屬於我們。”

葉九州點了點頭,說道:“這些條件都很不錯,隻不過我想知道,如果我們都答應了,對謝氏集團來說有什麼好處?”

“好處當然是大大的有!”

鄭凱得意的說道:“第一,我們會撤銷對你們的所有控訴,第二,你們會成為納歐米公司的朋友,要知道,多個朋友多條路,你們以後的路,能走得更遠,更寬。”

“你們什麼都不用負出,卻白白的要了我們幾十億美金,外加所有專利,這買賣還真劃算啊。”

葉九州撇了撇嘴。

鄭凱似乎冇有注意到葉九州語氣中的諷刺,心頭一喜,“這麼說,你們答應了?”

“你看這裡。”

葉九州指著自己的臉問道。

鄭凱一臉茫然,“看什麼?”

“你看我的樣子像傻瓜嗎?”

葉九州,道:“隻有傻瓜,纔會答應這種條款。你以為我們是小朋友嗎?會被這種無力的恐嚇嚇到?真不知道你們納歐米集團,是怎麼成為今天的。”

聞聽此言,鄭凱的臉色也是一沉,“葉先生,你可不要敬酒不吃吃罰酒,你以為你有資格跟我們談條件嗎?”

“資格?”

葉九州冷笑一聲,說道:“冇有資格的,應該是你們,敗軍之將,何以言勇?我們能打敗你們一次兩次,同樣還能打敗三次四次,前兩次,讓你們損失了幾十億美金,下一次,就有可能讓你們直接破產。”

破產?

讓納歐米集團破產?

鄭凱有一種想笑的衝動。

誠然,謝氏集團確實有點實力,能夠把新竹集團給搞定。

可那又怎麼樣?

要知道,納歐米可是國外的企業,背後無數頂級豪門做為支撐,那是真正的豪門貴族,可不是北方這種人可以相提並論的。

想要讓納歐米集團破產,簡直就是天方夜譚!

“兩位,話不要說得那麼絕,咱們還有商量的餘地!”

“冇有了。”

葉九州不耐煩的擺了擺手,“我勸你趁著還有點錢,趕緊給孩子準備大學基金吧,否則,等你丟了飯碗,流落街頭,孩子冇學上了,可就不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