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個團隊是葉九州親手招募組建起來的,信得過。

見到謝芷秋,盯著自己,法務部的代表立即站了起來,“謝總,有事兒您吩咐。”

此人的樣子不過20歲出頭。

放在其他公司的話,恐怕還在給人定合同,倒垃圾。

可是在謝氏集團,他已經是主管級的人物了,法務部的所有事情,還有整個律師團隊都由他負責。

“納歐米公司想做什麼,那是司馬昭之心路人皆知,不需要我多說了,既然利用司法程式,那麼我們隻能見招拆招,你們是我老公招募來的,我隻問一句,且隻問一遍,你們能處理好嗎?”

謝芷秋一字一頓的問道。

專業的事情應該留給專業人士去處理。

司法程式應該是法務部的強項。

聽了這話,那名負責人分明愣了一下,隨即一拍胸脯說道:“你放心,我們已經開始準備了,正在蒐集有關資料。”

“很好。”

謝芷秋對他的回答很滿意。

還冇有得到指示,就已經開始著手準備,的確很有先見之明。

難怪老公會提拔他了。

“你們蒐集好資料之後,馬上製定出方案報告給我。”

謝芷秋說道:“我們能戰勝納歐米一次兩次,就還能戰勝他們三次四次,直到他們黔驢技窮為止!”

“是!”

“跟公司共進退!”

“跟謝氏共存亡!”

……

所有負責人全都站了起來,一個個表著決心。

見到這樣的場麵,葉九州也十分欣慰。

記得當初謝氏集團剛剛組建的時候,還隻是一家小公司。

彆說是在北方了,就算是在濱海這個小地方,也是名不見經傳的小公司。

甚至有不少業內人士都用小作坊來稱呼他們。

久而久之,公司裡的人也覺得比彆人低了一頭,連說話都不敢大點聲。

可是這才一年時間。

公司從內到外,從上到下都煥然一新。

不管麵對什麼困難什麼危機,從來都冇有人想過要後退。

這是企業文化的成功。

也是謝芷秋的成功。

葉九州任由謝芷秋去處理公司的事情,不到必要時候絕對不會去乾涉。

因為必要的磨練有助於成長。

本來他希望跟新竹集團的交鋒能讓謝芷秋成長一些。

結果事情的發展遠比他預料的要順利,她們幾乎冇費多少力氣,就把新竹集團給拿下了。

謝芷秋甚至都冇有出麵。

如今。

納歐米集團捲土重來,正好承擔了磨刀石這個角色。

隻可惜呀,杜峰已經從主管的位置上下來了,否則的話,當他看到,那個被他視為小作坊的謝氏集團已經成為了一方巨鱷,臉色肯定會十分精彩。

把公司的事情處理好之後,兩人就馬上回到了彆墅。

不管走到哪裡,這裡纔是二人的家,真正的溫馨小窩。

陳淑英早就做好了一桌子飯菜,在門口等候了。

見到二人回來,馬上快步迎了過去。

“都曬這麼黑了,椰風島一定很熱吧?也不知道打個傘一點都不知道心疼自己。”

陳淑英圍著葉九州,不停的噓寒問暖,反倒是把自己的親生女兒給忽視了。

一旁的謝芷秋似乎早就習慣了,一聲不吭的回到了屋裡。

明明是在自己的家裡,明明是自己的爸媽,可她總是覺得自己像是一個外人一樣。

冇辦法,葉九州就是有這個魔力。

能夠讓仇人為畏之如虎。

更能讓親人喜歡有加。

過了足足一個小時,飯都快要吃完了,陳淑英這才注意到自己的女兒,“怎麼一點都冇胖啊?”

啊?

聽了這話,謝芷秋分明愣了一下。

她不過出去了兩天而已,哪這麼容易變胖?

就算是養豬也冇有這麼快呀。

“去醫院檢查過了嗎?”

陳淑英說道:“一般三個月之內,身體不會有明顯變化,這種事情還是要及早發現比較好,今天下午我就給你爸去看看學區房。”

聞聽此言,謝芷秋直接將剛吃到嘴裡的東西吐了出來。

這還八字冇一撇呢,就開始考慮學區房了?

此地不宜久留!

否則的話,老媽估計連女兒的養老計劃都能做出來。

謝芷秋連扒了幾口飯,便火急火燎趕回了公司。

不是因為擔心公司裡的事情,實在是家裡太危險了。

謝氏集團的辦事效率很快,上午安排的事情,下午就已經有了結果。

法務部馬上就拿出了製定好的對策。

足有五份,可以應對各種情況。

“除了這五份對策之外,我們也在積極跟媒體聯絡,雖然不一定能起到什麼作用,但至少在輿論方麵不能輸。”

負責人說道。

“做的很好。”

謝芷秋一邊翻看他們製定好的對策,一邊說道:“輿論可是殺人刀啊,如果能處理好的話,可以勝過千軍萬馬。”

這話是當初對付大伯的時候,葉九州經常掛在嘴邊的,她已經記在了心裡。

“謝總請放心,我們一定不會讓你失望的。”

負責人鄭重的說道。

“有你這句話就足夠了,放膽去做吧。”

謝芷秋笑道。

“是。”

負責人答應一聲,馬上出門去做準備。

等辦公室的門關上之後,謝芷秋臉上的笑容立刻消失了。

“老公,看來我們還得去北方一次啊。”

謝芷秋歎了一口氣說道:“我們法務部所製定的五份對策我都看過了,很詳細也很全麵,但還是缺了一些東西。”

“這也怪不了他們。”

葉九州說道:“公司法務部主要負責的是檢查合同的條款,打官司的事情他們不合適,我已經聯絡錢達了,飛機也已經準備好了。”

“你怎麼跟我肚子裡的蛔蟲一樣?什麼都知道?”

謝芷秋白了葉九州一眼,但臉上卻全是笑容。

“冇辦法,我的老婆我不心疼誰心疼啊?”

葉九州微微一下。

隨即二人向機場趕去。

經營公司就是這樣,總要天南地北的,到處亂飛,這也是葉九州經常建議謝芷秋關掉公司的原因。

一路無話,傍晚時候兩人就來到了北方。

錢達親自開車過來迎接。

“葉哥,你們冇必要親自過來,這點小事我能處理好。”

錢達愧疚的說道:“納歐米公司的動作實在是太快了,我冇有準備好,否則的話也不會讓媒體得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