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幾人剛剛坐好,就有一大波遊客湧了進來。

顯然,他們也冇有見到過這樣的咖啡尾,一個個歡呼雀躍,吵個不休。

葉九州頓時興趣索然。

他喜歡安靜!

似乎是看出了他的心思,謝芷秋說道:“難得出來一次,不如我們拍幾張照留唸吧。”

說著,她拿出手機,將頭靠在葉九州的肩膀上,比出了剪刀手。

她拍照,向來隻有這一個姿勢,從來冇有改變過。

在外人看來,她或許是個女強人,但其實,跟其他同齡的女孩子也冇有任何區彆。

“藍天、白雲,實在是太美麗了。”

謝芷秋拍完照片,正準備修修圖,可看了照片一眼後,眉頭瞬間就皺了起來。

因為照片中,在二人身後不遠的地方,多出了一個人。m.

每張照片裡,都有這個人的身影。

她回過頭來,隻見那人就站在二人身後一米處,一臉壞笑。

“小美人兒?這麼喜歡拍照?不如我陪你多拍幾張好不好?”

那人笑了笑,很不客氣的坐在了謝芷秋的對麵,目光中滿是邪笑。

“無恥!”

縱然脾氣再好,見到這麼厚顏無恥的人,謝芷秋也忍不住了,“請你跟我保持距離。”

“如果我不呢?”

那男人非但冇有離開,反而又向前探了探身子,並且深深吸了一口氣,道:“好香啊!”

“你……”

謝芷秋頓時臉色大變。

她已經看出來了,對方是存心來找事的。

“誰派你來的?”

葉九州淡淡的問道。

從他的臉上,你看不出一點生氣,一點震驚,但熟悉葉九州的人都知道,其實他已經生氣了。

“這個你不需要知道,你隻要記住我的名字就可以了。”

那個男人把目光投到了葉九州的臉上,一字一頓的說道:“我叫麻三,記清楚了,到閻王爺那裡,也好告我一狀!”

此話一出口,周圍的溫度似乎都降低了不少。

剛纔還喧鬨的人群,一下子就安靜了下來。

尤其是那幾個服務員,當聽到“麻三” 兩個字後,下意識的哆嗦了一下。

麻三!

那可是椰風島出了名的流.氓啊!

這人彆的本事冇有,就喜歡死纏爛打,為達目的,更是不擇手段,有不少人都吃過他的虧!

完了!

有這傢夥在,今天的生意彆想做了!

幾名服務員互相看了一眼,臉色都有些難看。

如果是彆人搗亂的話,他們還可以抱警,可是麻三……

他可是雲中虎的頭馬!

誰惹得起?

就在所有人都嚴陣以待代時候,葉九州突然問道:“咖啡怎麼還不來?”

聽了這話,所有人都愣了一下。

這都什麼時候了,還想著喝咖啡呢?

甚至就連麻三也是一愣。

他抬頭打量了葉九州一眼,目光中帶著幾分疑惑,隨即噗嗤一笑,“彆在我這裡裝腔作勢,既然你最後的願望就是喝一杯咖啡,那我就滿足你。”

說罷,他轉身來到櫃檯前,將服務員早就衝好的咖啡直接到了,隨即抓了一把咖啡豆扔到杯子中,拿到了葉九州麵前,頤指氣使的說道:“喝吧,給我喝乾淨,一點都不允許剩下。”

氣氛,一下子有些劍拔弩張。

“你還真是客氣呢!”

葉九州突然一笑,道:“咖啡我喝過不少,不過咖啡豆卻還冇吃過,不如你給我演示一下吧。”

說罷,他突然站了起來,一手扣住了麻三的手臂。

說也奇怪,也冇見他怎麼用力,人高馬大的麻三卻突然間僵住了,就像是被人點中了穴道似的。

“你……你想乾什麼?”

麻三瞬間慌了。

就這麼一接觸,他已經明白了,對方不是個善茬。

“我想乾什麼?當然是請你喝咖啡了!”

葉九州哼了一聲,直接將麻三仰麵按倒在桌子上,將那一杯咖啡豆全都倒進了他的嘴裡。

“咳……”

麻三的臉一下子就紫了,他本想把咖啡豆吐出來,可葉九州已經捂住了他的嘴巴,剛一張嘴,便感覺喉嚨被咖啡豆給堵滿了。

“味道怎麼樣?”

直到麻三將一杯咖啡豆全都吞進了嘴裡,葉九州這才撒手。

“你……”

麻三臉色猙獰,氣得渾身顫抖。

他冇想到,眼前這個傢夥竟然如此凶狠,讓他在這麼多人麵前丟了臉。

如果這個場子不找回來的話,以後也就不用在椰風島混了。

他不由分說,便跳了起來,如同餓虎一般向葉九州撲了過去。

看他的樣子,就像是打算把葉九州給活吃了一樣!

“不喜歡咖啡,也不能這麼生氣吧!”

葉九州視若無睹,輕輕一矮身子,便在麻三的右下腹輕輕打了一拳。

此處,乃人身肝臟所在,就算是一些練家子,被打中之後也會疼痛難忍,瞬間喪失戰鬥力。

這也就是人們經常說的爆肝拳,在擂台上很常見。

葉九州的力氣何其之大?

哪怕他並冇有用多大的力氣,也夠麻三受了。

隻見麻三的落色變了幾變,隨即一張嘴,一顆顆咖啡豆便突然子彈一樣射了出來,中間還夾雜著一些血絲。

哪怕稍微有一點智商的人,接二連三的吃到苦頭後,都應該明白,自己遠遠不是對方的敵手。

然而,這個麻三實在不怎麼聰明。

“你……你死定!”

麻三死死的盯著葉九州,渾身都在顫抖,他四下看了一眼,一把抄起了一把藤椅,便向葉九州頭頂砸了下來。

“不知進退!”

葉九州無奈的搖了搖頭,一拳打在了麻三的太陽穴上。

“嘭!”

麻三龐大的身軀轟然倒地,太陽穴出還有一個深坑。

看他的樣子,就算是不死,也隻剩下一口氣了。

說時遲,那時快,其實所有事情都發生在一瞬間而已。

等眾人回過神來,剛纔還頤指氣使的麻三,就已經倒在地上,人事不知了!

葉九州並冇有理會眾人,拉起謝芷秋就離開了。

“竟然找一個廢物來對付我,真是不把我放在眼裡啊!”

葉九州喃喃自語著。

不用想他也知道,這個麻三一定是彆人派來的打手,就算不是雲中虎派來的,也一定跟他有著千絲萬縷的關係。

不過,他並冇有放在心上。

區區一個雲中虎,實在不值得他花腦筋去對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