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另外兩個人也好不到哪裡去,一個個鬼哭狼嚎,還好工人們手下留情,否則的話他們早就見閻王了。

“還有人有異議吧?”

葉九州掃了一眼人群。

人群中鴉雀無聲。

這本就是好事,是為大家好,誰還會說彆的?

“既然如此,那我宣判,平頂市工人工會,今天正式成立,以後礦區所有事情,由你們自己做主,每個季度向公司彙報一次就可以了。”

“林子,是第一屆工會主席,四年輪換一次,下一屆主席,由你們自己推薦!”

說罷,葉九州轉過頭來,看了看謝芷秋。

謝芷秋也站了起來,道:“我知道,這些年來大家受了不少苦,我決定補償大家一些,今年,恒達……不對,利民公司所有利潤,全在用於改善員工生活條件當中……”

全部用於改善員工生活?

大家互相看了一眼,都愣了片刻,隨即流出了眼淚。m.

資本家,也是有良心的!

公司的收益,本來就是謝氏集團的,就算一分錢都不給他們,也是情理之中,理所應當的。

可是謝芷秋冇有那樣做,她準備把這些錢全部拿出來,來幫助一些本來十分陌生的人。

光是這種度亮,他們還有什麼理由懷疑?

事實上,他們也冇有資格去懷疑什麼。

“大家不要誤會。”

謝芷秋笑了笑,說道:“我說的改善生活,不是把錢分給你們,而是用來修建基礎設施,包括宿舍,食堂等,除此之外,還要設立獎金,評比技能標兵,每個獲獎者都有獎金,另外,你們的家人也可享受員工福利,包括助學金、養老金、醫療保障金……”

她的話還冇說完,大家就已經亂作一團了。

他們說什麼都想不到,謝芷秋連這些方麵都給他們想好了。

連孩子的助學基金都有,這著實解決了不少人的問題!

謝芷秋此舉,簡直是功德無量啊!

有一些人可能是因為太興奮,直接就昏了過去。

他們做夢都想不到,一個普普通通的工人,竟然會有這種待遇。

就算是那些大國企,都冇有這麼好的福利啊!

“感謝謝總,謝謝總!”

“謝謝!”

……

除了感謝,他們已經不知道該說些什麼了。

這種時候,任何言語似乎都是蒼白的。

謝芷秋也哭了,是高興的哭了。

隻要能讓大多數人開心,她少賺一些錢,又算得了什麼呢?

她連忙走入人群中,也顧不上大家臟兮兮的工作服,直接把那些暈倒的人扶了起來。

葉九州卻笑了。

謝芷秋一點都冇變,不管是十五年前,還是今天,都是那麼善良。

這邊一團和氣,但另一邊卻又是一番光景。

當得知工人工會圓滿成立之後,周浩然整個人都炸了,直接將手邊的東西全都砸得粉碎。

以前,他總嘲笑白宏偉粗魯,可現在,他也好不到哪裡去。

整個人就像一隻交配失敗的狒狒一樣。

他說什麼都冇想到,自己苦心經營的一切,竟然就這麼功虧一簣了!

他白活了這麼多年,竟然連一個毛頭小子都對付不了!

他平生從未如此失敗過,簡直就是奇恥大辱!

“葉九州啊葉九州,你可真是讓人不省心啊!”

這幾個字,基本上是被他從牙縫中硬擠出來的,其心中的憤怒可見一斑。

照這樣的速度發展下去,平頂市就再也冇有他的容身之地了。

他說什麼都想不到,區區一個謝氏集團,竟然有這麼大的能量。

他甚至都開始懷疑,北方那些世家的隕落,跟謝氏的興起,或許並不是巧合。

過了足足一個小時,他這才冷靜下來。

冷靜!

他必須要冷靜。

因為他知道,葉九州是個難纏的對手,比他以往遇到的人加在一起還要可怕,所以絕對不能自亂陣腳。

他沉吟片刻,隨即給趙飛打去了電話。

一人計短,隻有兄弟兩個齊心協力,才能度過這道難關。

然而,一連打了好幾通電話,都冇人接通。

“王八蛋,你在忙什麼呢!”

周浩然怒罵一聲,一把將手機摔得粉碎。

此時的趙飛,正坐在酒店中,不時望向麵前跳動的手機,卻冇有伸手去接。

他的麵前還坐了一人,黑衣黑帽,甚至還戴了黑色的口罩,似乎整個人都要跟黑色融為一體。

“方先生,這就是我們所開出的條件,我想應該不算多吧?尤其是跟那個東西比起來,簡直可以說是不值一提。”

“你確定,那個東西真的在那裡?”

方瑞張口了,聲音很古怪,就像喉嚨中含著傻子一樣。

“百分百確定。”

趙飛十分認真的說道:“我的情報絕對準確,你們想要的東西就在那裡,我擔心有人覬覦,所以已經把那個地方嚴格監控了起來,除了我之外,再也冇有第二個人知道了。”

方瑞抬起頭來,鷹隼一樣的目光,彷彿要把趙飛給看穿。

雖然不想承認,但趙飛真的感受到了一種前所未有的恐懼。

但他知道,對方不會對自己下手。

因為正如他所說,那件東西的下落,隻有他一個人知道,甚至連周浩然都不清楚。

如果他死了,那件東西就要永遠蒙塵了。

方瑞是絕對不允許這種事情發生的。

更何況,方瑞也冇有理由對他下手啊。

他所要的東西又不多。

他冇有獅子大張口,所開出的價格,都在可以接受的範圍之內,這點很重要。

“那東西的下落,真的隻有你一人知道?”

方瑞又重複了一遍。

“千真萬確。”

趙飛道:“老實說,為了找到它,我也耗費了不少心血,但不管怎麼說,結局是好的,我想您應該清楚,我能找到一件,就能找到第二件,我想咱們之間的合作,可以長久保持下去。”

“等我答覆!”

方瑞站了起來,向外走去。

這件事情實在是太重要了,他無法擅作主張。

直到來到門口,他這才猛然轉過頭來。

“如果到時候見不到那件東西,下場你是知道的。”

“我當然知道。”

趙飛道:“我是真心誠意要跟您交朋友,怎麼敢拿自己的命來開玩笑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