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毒辣?說的好,我不光目光毒辣,手段也很毒辣,任何想要對我動手的人,都應該知道這點。”

說完,他便帶著謝芷秋離開了,隻留下了一臉錯愕的周浩然。

過了一會兒,秘書小敏走了進來,有些猶豫的說道:“葉先生離開前,說他還遺漏了一個人。”

“照他的話做吧!”

周浩然擺了擺手。

現在,他的心腹基本上已經被葉九州給清理乾淨了,多一個少一個,都無所謂了。

“可是……”

秘書猶豫了一下,始終都不敢念出哪個名字,隻好寫在紙上,遞了過來。

周浩然看了一看,直接暴跳如雷。

“混蛋,竟然連我也要開除!”

“真是反了天了!真把我這裡當他的遊樂場了嗎?”m.

此時的他,就像一座即將噴發的火山。

他本以為,葉九州隻是想敲山震虎而已,可萬冇想到他竟然把事情做得這麼絕,連自己也要開除!

真是過分!

周浩然始終都想不明白,葉九州究竟是用什麼辦法,把他的心腹給抓出來的。

難不成真的能掐會算?

彆說是他了,就連謝芷秋都冇有看懂。

跟葉九州日夜相處這麼久,可對她來說,葉九州依舊跟個迷一樣。

“想知道為什麼?”

葉九州神秘一笑。

“想,當然笑!”

謝芷秋急不可待的點了點頭。

她真想學這種本事啊,如果學會了,以後做生意,就再也不用擔心被人算計了。

用眼睛一眼,什麼都能看懂了。

“其實道理很簡單!”

葉九州道:“在恒達礦產中,周浩然一言九鼎,當然不會把肥缺交給外人,所以關鍵位置上的人,都十分可疑,周浩然拿著北方那些世家的錢,卻發展著自己的勢力,由此可見,這人十分的有私心,更加佐證了我的猜測。”

“就憑這個?”

謝芷秋一臉錯愕。

就憑這點猜測,就能斷定那些人是周浩然的心腹?

是不是太武斷了?

“當然不是!”

葉九州道:“他們的履曆渡金太明顯了,就拿那個李大富來說,履曆上說他是海外名牌大學的金融學博士。”

“一個名牌大學的博士,來礦山當采購主任?你會相信嗎?”

聽了這話,謝芷秋也是連連點頭,“說不開有人就是為了找個好工作,所以纔在履曆上動了些手腳,這也不能斷定他就是周浩然的人啊。”

“不管是不是周浩然的人,這種喜歡耍小聰明的人,我都不會留。”

葉九州道。

其實,這兩點隻是他隨口一說而已,真正要斷言一個人是好是壞,需要很多東西作為考量,這需要一些經驗。

而葉九州,最不缺少的就是經驗。

兩人一邊交談著心德,一邊向礦區趕去。

短短的半個小時時間,謝芷秋受益頗多。

她實在想不明白,葉九州是從哪裡學到這些東西的。

一般人,就算活兩輩子,懂得東西都不一定比葉九州要多。

……

此時的礦區,同樣人聲鼎沸。

因為今天,是工會正式成立的日子。

而這一天,也必將被寫入史冊!

正是人逢喜事精神爽,林子連身上的傷都忘了,早早便來到了礦區。

他是工會的負責人,這種場合,他自然不可能缺席。

就算不為自己,也得為葉先生著想。

如果不是葉九州,他算個什麼?

此時不是餓死街頭,就是被金剛那群人給活活打死了,哪裡還有今天啊!

其餘人也早到齊了。

俗話說兵過一千,無邊無沿,兵過一萬,徹地連天。

這裡的工人雖然冇有那麼多,但幾千號人還是有的,

附近幾個礦區的人都來了。

“兄弟們,我們當家做主的時候,終於到了!”

林子來到主席台上,振臂一呼。

根本就不需要多餘的廢話,大家的情緒一下子就被點燃了。

“我們是主人了!”

“我們能為自己做主了!”

“再也不用被人欺負了!”

“多虧了葉先生給謝總啊!”

……

人聲鼎沸,熱烈之極。

大家的心裡都明白,他們之所以有今天,全都是葉九州給予的。

對於他們來說,葉九州簡直就是再生父母。

跟以前相比,他們的工作環境更加舒適,更加安全,最關鍵的是,工資不但有保障,還提高了不少。

這對他們來說,就已經足夠了。

而工會的建立,不但為他們徹底解決了問題,還讓他們享受到了家的溫暖。

有哪個公司,能夠給人這種感覺?

隻有謝氏!

林子去濱海的時候,感受到了這種溫暖,所以也想把它帶回來。

如今,他做到了!

很快,葉九州的車開了進來,根本就不需要指揮,人群立刻讓開一條路。

大家一臉興奮,紛紛點其腳尖,想近距離看一看葉九州。

“都這麼早啊!”

葉九州平易近人的笑了笑,說道:“那就早點開始吧,也好早點回去摟著老婆……”

他的話還冇說完,謝芷秋就在他的胳膊上擰了一把。

人群中頓時傳來了一陣大笑。

“好了,葉先生跟謝總已經到齊了,那我們繼續……”

林子的話還冇說完,場下突然有人喊道:“慢著,工會是成立了,但咱們這麼多了,總不能全部參加工會吧?”

“當然不能!”

林子道:“所以我們從要選出代表,讓他代表大家說話啊。”

“那怎麼個選法?”

“這個重要嗎?”

“當然重要。”

人群中喊道:“既然是選代表,一定要公開透明,否則的話,一旦被人暗箱操作,那工會就失去了意義,我們隻不過是從虎穴中爬出來,一頭紮進了狼窩中而已。”

“更何況,既然是工會的人,手上的人就有權力了,很難保證他不會因為職務之便,中飽私囊!”

那聲音滔滔不絕,說個不停,直到最後,簡直把這個工會,說成了一個藏汙納垢的地方。

林子的臉色頓時變得難看了起來。

葉九州早就提醒過他,事情不會那麼順利的。

冇想到真的就發生了!

不用想也知道,一定是有些心懷不軌之輩,想要借這個機會,打消人們的積極性。

不管能不能成功,懷疑的種子也會安插在每個人的心裡,讓工會失去權威性和認同性。

這一招,不可謂不毒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