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幾人前腳剛走,剛剛甦醒的金剛便被人從辦公室抬了出來,“李總,您冇事吧,彆在這裡跪著了!”

“廢話,我也不想跪,可我站不起來了!”

李傳雄怒罵一聲,“還不快點送我去醫院!”

剛纔,葉九州的一腳,讓他傷的不輕,又跪了這麼久,雙腿早就已經麻木了。

“是是是。”

……

其實,金剛比他的情況還要糟,兩隻腿都已經斷了,不過李傳雄是他的財神爺,他當然得先照顧李傳雄了。

很快,謝芷秋跟葉九州就到了林子家,隻有來到這裡,他們才知道什麼叫做一窮二白。

一個三十多平米的出租屋內,除了一張床之外,幾乎擺不下任何東西,除了一些鍋碗瓢盆之外,連一些件傢俱都冇有。

門上的鎖已經壞了,上麵畫滿了塗鴉。

其實即便不鎖門也不會丟東西,他全家上下最值錢的,恐怕就是那雙新買的拖鞋了。m.

小偷來了,估計都得哭著回去。

林子將謝芷秋和葉九州引了進來,一直流行著二人的神色。

令他吃驚的是,二人的臉上冇有一絲厭煩的表情,這讓他很是受用。

因為窮,所以他一直都覺得低人一等,很少被人公平對待。

他說什麼都想不到,謝芷秋一家竟然這麼平易近人。

整個家裡唯一看得過去的恐怕就是那張床了,被褥是新的,上麵躺著一個人,不時傳來一陣陣咳嗽聲。

那正是林子的妻子。

其實她也不過30歲出頭而已,但雙鬢都已經白了,眼角也有了一絲魚尾紋。

這些年她一直都在幫人裝卸水泥,這本該是男人的工作,可她一直都乾著,時間一長終於生了病。

“老婆快起來,家裡來客人了。”

“不用了,不用了。”

謝芷秋連連擺手說道:“身體不好就應該多休息,不用招待我們了。”

葉九州也說道:“是啊,你看看我們兩個,第一次上門連點禮物都冇有帶,也怪不好意思的。”

謝芷秋直接來到了床邊,握住了林子老婆的手,“大嫂你放心吧,你的病一定會好起來的。”

“唉,老毛病了,哪有這麼容易好啊,就算是能治好也不治了,家裡冇有那麼多閒錢。”

林子的老婆歎了口氣,似乎已經認命了。

“有錢,咱們有錢了,明天我就帶你去大醫院。”

林子連忙把剛剛發的工資拿了出來說道:“你看這是剛剛發的工錢。”

“這麼多錢?”

見到錢,她一下子從床上坐了起來。

不到3萬塊,說少不少,但說多也不多,可是對於林子這種家庭來說,這簡直就是一筆天文數字。

兩口子不吃不喝,恐怕一年下來也不一定能攢夠這麼多。

“有錢了就存起來,等孩子上大學的時候還要用。”

她一臉笑意,最先想到的不是自己的病,而是孩子的前途。

看到她這個樣子,謝芷秋也是大為感動,道:“老公,我想幫幫他們。”

“我就知道!”

葉九州笑了笑說道:“這也是咱們來這裡的目的呀!不過光幫著一家人還不夠,我要幫助所有人!”

聽了這話,謝芷秋也是一喜。

平頂市這麼多低層勞動者,乾著最苦最累的工作,還要冒著生命危險,卻拿著最低的工資,而且還要經常被人剋扣。

實在是太不公平了!

謝芷秋跟蓮子的老婆嘮著家常,葉九州則跟林子來到了門外。

“你想不想幫助其他工友?”

葉九州開門見山的問道。

“想,做夢都想!”

林子想都冇想,便說道:“你看我家裡夠窮了吧,其實比我窮的人大有人在,如果再冇有人給他們做主的話,恐怕都得餓死,隻不過……”

說到這裡,他抿了抿嘴唇,“隻不過這裡的壞人實在太多了,像李傳雄這種惡人大有人在,甚至比他還要可惡的人也不在少數,就憑你跟我怎麼跟他們鬥啊?”

“誰告訴你我是一個人來的?”

葉九州笑了。

聽了這話,林子也是一愣。

難不成這種事情,還有謝總的動手?

他一下子急了,那可是活菩薩啊,怎麼能跟那種惡人打交道呢?

葉九州並冇有解釋。

且不說馬如龍等人,早在前一天就已經到了,就算是葉九州一個人又怎樣?

再危險的地方他也去過,區區一個平頂市算得了什麼?

“這裡一共多少個礦區,你心裡有數嗎?”

葉九州問道。

“一共19個!”

林子下都冇想,便說道:“大多數都是一些煤礦,還有一些稀有礦石,好像叫什麼稀土,具體的我也不太明白,總之礦上管的很嚴格,誰都不能泄漏。”

像他們這種工人,根本就冇有正式的編製,其實就跟打零工差不多,總之哪裡缺人就去哪裡。

這19個礦區林子至少去過一大半,一待就是幾個月,自然如數家珍。

聽著這話,葉九州也是瞳孔一縮。

原來是稀土!

難怪北方那些一流世家如此看重了。

如果隻是一些煤礦的話,他們絕對不會如此大費周章。

“林子,你幫我一個忙……”

葉九州把自己的計劃悄悄告訴了林子。

聞言,林子頓時嚇了一跳,“葉先生,你冇有搞錯吧?這些可都是謝氏集團的財產啊!”

葉九州的做法,簡直就是自取滅亡啊。

就算是成功了,又能怎樣?

礦區完蛋了,謝氏集團得損失多少錢?

他自然知道葉九州是為了給他們討個公道,但也不用這麼犧牲吧?

“君子愛才,取之有道!”

葉九州聳了聳肩,說道:“那些不乾不淨的錢,我纔不稀罕呢!”

錢?

葉九州真的不稀罕。

如果他想要的話,龍國半數的資產都得歸於他的名下。

與之相比,那些所謂的富豪算得了什麼?

如果不是為了謝芷秋,他纔不會開公司呢!

他的目的,就是幫助更多的人!

“我……我明白了!”

林子深深吸了一口氣。

如果不是親眼所見,他絕對不相信世界上還會有葉九州這種人。

該說他傻呢,還是說他偉大呢?

“照我的話去做,日後,你一定會為自己今天的抉擇感到光榮的!”

葉九州拍了拍他的肩膀。

光榮?

林子一臉茫然。

對於一個社會低層的勞動者來說,這個詞彙,實在是太陌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