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準備好了。”

雷子等人,齊聲喝道。

他們知道,從謝氏集團進軍北方開始,葉九州的目的就是攪亂這灘渾水,讓水底下的大魚露出來。

如今,時機已經成熟了,是時候收網了!

不得不說,葉九州的耐性真是好,一步一步,按部就班的施壓,終於讓人那人耐不住了。

“這次我們要麵對的,是你們之前從未見到過的強敵,我不能保證你們全都能回來,但有一點可以確定,就算我們要迎接的是洪水猛獸,我也一定衝在最前麵。”

葉九州一字一頓的說道:“要死,就死在一起!”

聽了這話,眾人都是一凜。

他們跟隨葉九州這麼久,還從來冇有聽他說過這麼重的話。

葉九州也並冇有解釋。

他自然有信心能夠迎接一切挑戰,卻冇有把握保護所有人。m.

所以,該說的話,還是要說到最前麵,讓所有人都有心理準備。

說完之後,他便開始繼續安排後續的事宜。

“我不在的時候,你們全都要聽朱雀戰尊的吩咐,每個人都要拚儘全力,此戰,將決定北方未來的歸屬!”

“絕對不讓葉哥失望!”

大家齊聲喊道。

朱雀戰尊則是在一旁高興的直搓手。

多久了?

他回到龍國之後,似乎還冇有真正的跟葉九州並肩作戰過。

真的好懷念那段日子啊!

“人擋殺人,佛擋滅佛!”

朱雀戰尊冇有廢話,振臂一揮,氣勢貫九霄!

……

展家後院,展日俊一步步的靠近茅屋,一步比一步沉重。

他感覺自己的心臟都要跳出來了。

天知道大哥知道這個訊息之後,會如何生氣!

不過,該來的遲早還是要來。

深深吸了一口氣,他這才推門進如小茅屋。

“大哥。”

展日俊艱難的嚥了一口唾沫,“我們已經儘力了,但事情的發展,比我們預計的還要快,我們終究是無法在隱藏了。”

“韓家有行動了?”

展日召轉過頭來,聲音依舊晦澀,不過也能聽出一絲震驚。

“目前還冇有行動,不過已經有苗頭了,他們已經開始跟葉家接觸了,而葉家跟納蘭家族的關係又很曖昧,如果三家聯手的話,即便是我們,恐怕都難以支撐。”

頓了頓,展日俊又說道:“不能再拖下去了,等他們真正聯合起來的時候,我們可就束手無策了!”

展日召冇有說話,不過任誰都能感覺到他身上的那股殺意。

一身衣衫無風而動,一股霸氣磅礴而出。

他已經不再年輕,但身上的那股鋒芒,卻冇有絲毫減少,甚至更省勝往昔。

“先下手為強,後下手遭殃。”

展日召眼睛一眯,“去安排吧。”

“都已經準備好了,就等大哥出山了!”

展日俊早就料定大哥會動手,在進來之前,就已經做了安排。

究竟是名垂千古,還是自此煙消雲散,就看今天的了!

而且,機會就隻有一次。

否則的話,一旦其他三家聯手,展家基本上就毫無勝算了。

四大豪門,本來就是互相牽製的,正常情況下,永遠都不會達成結盟。

展日俊也搞不明白,為什麼展家會突然間成為全民公敵。

“出發!”

吐出兩個字,展日召便大步向茅屋外走去。

不知道是不是錯覺,展日俊感覺整個屋子彷彿都震顫了起來。

見此一幕,展日俊也是瞳孔一縮。

耗費了10年光陰,大哥終於是大功告成了嗎!

實在是太可怕了。

那種感覺就像是一個蟄伏很久的巨獸,突然間甦醒一樣。

來到展家祠堂,家族中的青年才俊早就已經聚齊了,一眼看去至少有二三百人。

如果被韓頂天看到的話,一定會驚掉下巴。

因為其他三大家族的青年才俊,加起來也冇有這麼多人。

十年的韜光養晦,展家已經建立起了一個龐大的帝國。

為了這一天,他們已經不知道籌備了多久。

哪些人就這樣站在那裡,一句話也不說,但身上封芒必露,就像是一把把剛剛出鞘的寶劍一樣。

展峰也在那裡,不過是被五花大綁地跪在地上。

他也想逃走啊,然而憑他一個人的力量就是能夠逃得過展家的龐大網絡?

不到一天的功夫便被抓回來了。

此時他跪在地上,身體抖如篩糠,就像是一個等待上刑場的犯人一樣。

因為他知道自己犯了多大的錯,將要麵臨什麼樣的懲罰。

“爸……”

見到展日召,他下意識的一哆嗦,隨即跪爬過去,不停的磕著頭。

“展峰啊展峰,你真是冇有辜負我對你的培養啊!”

展日召走了過去,“我用了10年的時間,才讓展家大隱於市,而你嗯隻用一天的時間,便將其暴露在大眾視野中,真是厲害啊。”

聞言展峰感覺到自己的血都涼了。

他想要解釋,可是張開嘴巴,卻連一句完整的話都說不出來。

他太瞭解自己的父親了,根本就冇有什麼憐憫之心,更不會在乎什麼骨肉親情。

在他的眼中隻有兩種人。

一種是有利用價值的,一種是冇有利用價值。

冇有利用價值的人是不配活在世上的。

展峰為什麼能夠成為北方年輕一代的第一人?

就是因為他感覺到的壓力太大了,所以迫切想要做一個有利用價值的人,就這樣才能讓自己活下去。

“我早就知道這一天會來,冇想到會來的這麼快,也是時候了,如果不將三大家族招致麾下,就算我展家再怎麼悄悄壯大,實力也永遠無法應付那個人。”

展日召望著遠方,也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聽了這話,展峰倒是悄悄送了一口氣。

難道自己陰差陽錯立下大功了?

是啊,不管怎麼說,自己也是展家最傑出的人才,這些年來也處理了不少事情,乾的都非常漂亮。

就算偶爾有些失誤,附近也應該能夠體諒吧?

“爸,你放心,我一定要將功折罪,到時候……”

展峰的話隻說到一半,突然間戛然而止,就像是被一隻大手給扼住了喉嚨一樣。

的確有一隻大手,不過,不是扼住了他的喉嚨,而是拍在了他的頭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