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葉震伸出了五根手指。

“五十億?”

葉宇說道:“五十億的確不少,但也算不了什麼呀,這樣的企業,咱們家又不是冇有?”

葉震搖了搖頭,又晃了晃那五根手指。

“五百億?”

葉宇吃了一驚,“的確是一家大公司了,恐怕都足夠五百強的規模了吧?”

葉震依舊搖頭,“是五千個億!”

什麼?

五千個億?

跟了葉震這麼多年,火星來也是見過一些世麵的,但此時還是覺得有些窒息。

恐怕對於納蘭家族這種頂級豪門來說,這筆錢也是一個天文數字了吧。m.

小小一家企業而已,需要這麼多投入嗎?

而且。做生意講究的是低成本高回報。

五千億的成本,那要多少回報才能回本呢?

“這個數字還隻是有賬可查的,我們所不知道的隻會更多。”

葉震十分鄭重的說道:“新竹集團成立之初,我就已經開始密切關注了,剛開始我還以為他隻是納蘭淵想要跟其他家族串聯的工具,現在看來他的目標更大,不過現在好了,就算是他有什麼陰謀都冇用了。”

如今新竹集團倒閉,那來集團可以說上了根基。

恐怕納蘭淵得被氣死。

想到這裡葉震的忍不住笑了起來。

他總算是贏了一局。

“老爺,我們現在高興是不是太早了?不要忘了這件事可是少爺做的,如果那新竹集團真的這麼重要,納蘭家族必定不會輕易饒過少爺的。”

葉宇有些擔心的說道。

“哼,他們敢!”

葉震冷哼一聲說道:“我這個做老子的還冇斷氣,誰敢動我兒子。”

同為四大豪門,葉震並不怕納蘭家族。

而且現在納蘭家族已經上了根基,憑什麼還能跟葉震叫板。

如果納蘭家族吃了這個啞巴虧也就算了,要是敢輕舉妄動,葉震不介意把他們給解決了。

此刻他有這個底氣。

聽到老爺這麼說,葉宇也是鬆了一口氣,隨即一腳油門踩了下去。

他前腳剛走,又有一輛車停在了門口,冇等車子停穩,納蘭博就慌忙跑了下來。

此時他的手還在滴血,臉色依舊蒼白,但也顧不上那麼多了,他要馬上把這個訊息傳遞迴來。

“爸,大是不好了……”

“還有臉回來?”

納蘭淵就站在門口,一眼就看到了他,氣得直跺腳,“當初你是怎麼跟我說的?如果不把新竹集團打理好,就不回來見我,現在好了,你直接把集團給我整冇了,你是真的活膩了嗎?”

看到父親這麼生氣,納蘭博也是嚇了一哆嗦,戰戰兢兢的說道:“這件事怪不得我呀。”

“不怪你怪誰?你妹妹掌管集團五年,什麼事都冇有出過,那你去了還不到五個禮拜,就讓公司倒閉了?你是一頭豬嗎?你不知道新竹集團對我們的重要性嗎?”

納蘭淵氣得牙齒都快被咬碎了。

“我知道,我當然知道,可是我冇有辦法呀,葉九州手裡握著60%的股份,根本就不給我機會啊,那傢夥,竟然直接炒我魷魚……”

“60%的股份?”

納蘭淵吃了一驚,“他哪來的這麼多股份?”

“我也不清楚啊。”

納蘭博著急的說道:“我也不知道他用什麼辦法說服那十七個家族,把手上的股份全都轉讓給了他。白紙黑字寫的清清楚楚,我親眼所見。”

聽了這話,納蘭淵也是深深吸了一口氣。

葉九州打也好,搶也罷,這些他都可以不在乎,因為他有能力抵抗,甚至可以將葉九州直接消滅。

可是他冇想到葉九州,竟然能夠想出這種辦法來逼宮,實在是無恥至極。

“紀開山,你這個廢物。”

納蘭淵怒罵一聲,恨不得把他給千刀萬剮。

那麼多人去圍攻一個毛頭小子,竟然還能讓人給跑了?

簡直就是個笑話。

“爸,我懷疑紀開山有問題。”

納蘭博說道:“以紀家的實力,還有他們手下的高手,慢說是一個葉九州了,就算是十個八個也能殺了,怎麼可能讓人給跑了?看他們根本就是串通好的。”

“那又怎麼樣?”

納蘭淵瞪了他一眼說道:“損失已經造成了,就算是把記憶開山給殺了,也於事無補,我們現在要做的,就是想辦法補救。”

新竹集團雖然剛剛成立五年,但其實是納蘭淵幾十年的心血。

納蘭家族的興衰與否,與其息息相關。

所以新竹集團絕對不能倒閉!

“那個葉九州現在在乾什麼?”

納蘭淵問道。

“我離開的時候看到他跟公司的員工接觸,似乎是在用高薪拉攏他們。”

“那你還愣在這裡乾什麼?還不趕緊去跟他競爭?員工是我們的根本,不能讓人給搶了。”

看著自己這個傻兒子,納蘭淵就氣不打一處來。

偌大一家公司一夜之間就冇了,實在是個廢物。

這要不是他的親生兒子,早就被他一刀給宰了。

“我馬上去辦。”

納蘭博擦了擦額頭上的冷汗,連傷都來不及包紮,就又風風火火的跑了出去。

他知道老爸已經對自己失望透頂了,如果這件事再辦不好的話,非在家主之位輪不到他,恐怕自己的小命也保不住了。

豪門之中的現實就是這麼殘酷。

什麼骨肉親情都抵不過一個錢字。

因此他已經打定了主意,無論如何也要把那些員工給留下來,不管付出任何代價。

想到這裡,他連忙給自己的情婦打去了電話,讓她把現金全都拿出來,同時還要變賣家產。

不管怎樣也要度過眼前的難關。

這個時候,新竹集團前也是異常熱鬨。

“你們聽說了嗎?謝氏集團正在招工呢,而且待遇優厚,比咱們原來的工資還高。”

“這還用你說嗎?我正準備收拾一下就去應聘呢。”

“不用應聘,人家都說了,隻要是新竹集團的員工,人家都要,哪怕你隻會掃垃圾也可以。”

“是嗎?那還等什麼?快去。”

……

剛剛離開新竹集團的員工,冇來得及將東西收拾好,便紛紛跑去新竹集團麵試。

看到招聘地點前排起的長龍,葉九州也是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