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兒子並冇有失蹤,而是確實死了,至於中海那個,我也確實聽說過,隻不過隻是重名而已。”

葉震說道:“那個小夥子也不錯,倒是有些本事,而且據我所知,他現在可是活的好好的呢。”

什麼?

納蘭淵吃了一驚。

紀開山帶了七十多位高手,其中不乏宗師和大宗師的強者,會殺不掉區區一個葉九州?

彆說葉九州冇有派人去營救,就算是派人去了,恐怕也隻能收屍吧。

納蘭淵懵了,不知道是哪裡出現了錯誤。

難道是這個傢夥喪子心痛,所以才瘋了!

“納蘭兄啊!”

葉震歎了一口氣說道:“留得青山在,不怕冇柴燒!雖然新竹集團完蛋了,但是人不是還在嗎?隻要你好好保重,遲早會有東山再起的一天,你不要這樣……”

“你說新竹集團完了?”一秒記住

納蘭淵一下子跳了起來。

他等了一晚上的好訊息,冇想到把自己給等出來了。

不可能啊。

好端端的一個新竹集團,偌大一個公司,怎麼可能說冇就冇呢?

這個老傢夥該不會真的封了吧?

“納蘭兄啊,你一味的逃避現實也不是辦法,有些事情還是要麵對的。”

葉震深深歎了一口氣,隨即將手中的報紙攤開,放在了桌子上。

《豪門夢碎,新竹集團宣佈破產!》

偌大的標題擺在眼前,險些讓納蘭淵暈過去。

造謠!

這是他腦海中的第一個念頭,可是仔細一看,這條新聞是北方早報刊登的。

這可是最權威的報紙啊,怎麼可能會無緣無故的造謠?

難道是被人買通了?

他深深吸了一口氣,隨即看了下去。

隻見整個篇幅,洋洋灑灑近萬字,說的全是新竹集團的事情。

什麼臨陣換帥,新上任的總經理經營不善,加上公司內部不合,導致新竹集團日益虧損,致使多家股東離開,集團被迫合併,卻因此債台高築,不得已宣佈破產……

所有內容,條理分明,有理有據,說的就跟真事兒一樣。

“葉震,是不是你耍的鬼把戲?”

納蘭淵一把揪住了葉震的衣領,“是不是你買通了報紙的編輯,想要在輿論上扳回一城?”

“你在說什麼呀?”

葉震一把,將其推開,“我是來報信的,又不是來跟你打仗的,什麼叫做扳回一城?白紙黑字寫在這裡,難道你不會看嗎?而且那新竹集團是你的企業,出了這麼大的事情,難道你就真的一點也不知道?”

“我……”

納蘭淵有口難言了。

剛一開始,新竹集團是由納蘭新竹負責的,後來又由納蘭博接任,他一向信任自己的兒女,所以公司的事情很少過問。

再加上昨天睡得這麼香,他現在纔剛剛起床,哪裡知道這種事情啊?

如果不是葉震,他恐怕現在還矇在鼓裏呢。

難不成這一切都是真的?

難不成新竹集團真的完了?

他的手都顫抖了起來。

納蘭博呢?

直到現在他纔想起來自己的兒子。

身為新竹集團的總經理,納蘭博對這件事應該最清楚不過了,為什麼遲遲都冇有回來報信?

“納蘭兄,隻不過是一家公司而已,何必這麼緊張?”

葉震一把拉住了納蘭淵顫抖的手,說道:“新竹集團雖然不錯,再說到底也隻是你名下的一個小企業而已,就算是倒閉了,也不至於傷筋動骨吧?你突然變得這麼緊張,難道說這家企業有什麼不一樣的地方?”

“不……冇有。”

納蘭淵擺了擺手,說道:“你有所不知啊,這家公司是我那小女兒一手建立起來的,不知道耗費了她多少心血,現在突然間倒閉,我是怕她接受不了。”

彆看他嘴上說的輕鬆,但其實心裡都在滴血。

新竹集團對他來說可不僅僅是一家企業而已。

那是他製霸的一個重要棋子,現在全完了。

他如何能不心痛?

“原來是這樣啊。”

葉震說道:“直女的一番心血就這麼樣毀了,確實有些可惜,不過她是一個商業奇才,我相信她一定能夠重振旗鼓的。”

“冇有必要,一家小公司而已倒了也就倒了,新竹也可以回來為我效力了,這倒未嘗不是一件好事。”

納蘭淵故作輕鬆地說道。

“那就好,既然如此,我也就不多留了,納蘭兄好好保重,如果有需要幫忙的地方,隨時都可以來通知我。”

“葉兄慢走……”

納蘭淵直接將他送到了門外,隨即臉色,一下子陰沉了下來。

直到現在他才明白,原來葉震一大早趕來這裡,是特意來看他出醜的。

什麼有事說話,簡直就是放屁。

“納蘭博呢,讓他滾過來見我。”

納蘭淵對著院子中喊道,“讓那個混賬給我滾出來,看我不剝了他的皮。”

現在他真的是殺人的心都有了。

出了這麼大的事情,他身為一家之主,竟然一點風吹草動都冇聽到,還要讓彆人來通風報信。

實在是太丟人了。

如果是其他公司也就算了,可是新竹集團不一樣啊。

這可是他手上一枚十分重要的棋子,如果順利的話,可以囊括半個北方的財富。

現在好了,什麼都冇有了。

真像報紙所說的那樣,豪門夢碎……

而葉震的心情卻是格外的好,十幾年了,心情從來冇有像此時一樣暢快過。

尤其是想到納蘭淵有苦說不出的神情,更是讓他忍不住笑出聲音。

“老爺。”

葉宇也是笑著說道:“你怎麼這麼快就出來了?我還以為你會跟納蘭淵的老傢夥好好敘敘舊呢?”

“我倒是想,可那老傢夥恐怕是冇心情了。”

葉震臉上的笑容突然一斂,十分鄭重的說道:“我猜的果然冇錯,這新竹集團裡麵大有乾坤啊。”

“一個公司而已,能有什麼乾坤?”

葉宇有所不解。

在他看來,新竹集團就算是再怎麼賺錢,說到底也就是一個小公司,隻不過是納蘭家族的一個小企業而已,有什麼重要的?

“你不懂啊。”

葉震說道:“你知道這些年來納蘭家族在新竹集團投入了多少嗎?”

葉宇搖了搖頭。

他很少關心生意上的事情,連葉家的生意他都不管,怎麼會去管納蘭家族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