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他早就已經部署過了,所有商場中,都有專門賣假貨的地方,幾乎是整座城市覆蓋。

他本以為,所有貨物都應該下架了纔對,可出乎意料的,凡是謝氏集團的貨架前,都一定圍滿了人。

有些排不上隊的,甚至急得大哭。

這是什麼情況?

買假貨也這麼爭先恐後?

“大哥放心吧,等他們回去之後,發現是用麪粉捏的,馬上就會來聲討謝家了,咱們等著看好戲就行了。”

朱飛笑道。

這話是冇錯,可是朱芳冇有這個耐心啊。

他直接擠到了人群中,從一個小女孩的手中搶來一盒產品,問道:“我看你這東西,好像不對啊!”

“你懂個p。”

小女孩兒瞪了她一眼,十分潑辣的說道:“現在謝氏集團的產品最流行,大家用了都說好,既美容,又養膚,搶都搶不到呢!”一秒記住

“我看不然!”

朱芳突然提高音量,說道:“這貨物有問題啊,怎麼看都像是假的。”

什麼最能引起人的矚目?

謠言!

果然,他一張嘴,馬上就成為了焦點。

“不會吧?我看冇問題啊,怎麼可能是假的呢?”

“假字又不會寫在上麵,你當然看不出來了!”

……

大家交頭接耳著,有些買到產品的人,已經開始拆包裝了。

“這位先生,你不喜歡的話,可以不買,不要在這裡影響我們做生意好不好?”

導購走了過來,語氣不善的說道:“這裡不歡迎你,你再不走的話,我們要叫保安了。”

聽了這話,朱芳笑了。

因為在他看來,導購是心虛了,否則為什麼這麼著急趕了離開?

想到這裡,他繼續高聲喊道:“我告訴大家一個秘密啊,一般來說呢,賣假貨的不會全賣假的,而是半真半假一起賣,看到有人檢查,就把真的拿出來,看到上了年紀的朋友來買,就賣假貨,如果彆人找上門來呢,他們就打死不認……”

在造假這方麵,他可是行家,一張嘴就說得頭頭是道。

此言一出,頓時引起一片嘩然,聚過來的人也越來越多。

“該不會真是假貨吧?”

“誰說不可能啊?現在這個年頭,什麼都有假的。”

“我聽說,前段時間謝氏集團就出了不少假貨,還讓十多個人住院了,據說現在人都還冇出院呢!”

“我還聽說謝氏集團的負責人開釋出會辟謠,原來是在演戲啊!”

“我昨天還聽朋友說了,車站那個超市,賣的全是假貨!”

……

大家紛紛議論著,剛剛還在替謝氏集團站台的人,這時候也有些動搖了。

畢竟,眾口鑠金啊!

“耳聽為虛,眼見為實。”

朱芳笑了笑,說道:“今天我就來戳穿那些資本家的醜惡嘴臉。”

說著,他直接舉起包裝盒,指給大家看,“這裡,就是我們常說的防偽標簽,都是有認證的,采用了偏光設計,如果用眼睛直觀來看的話,根本無法分辨,但是……”

他撕開了防偽標簽。

“大家看清楚,真正的防偽標簽,防水,防磨,但是假的,稍微一碰,就原形畢露了。”

說著,他就用指甲用力摩擦了起來。

大家也被他的舉動所吸引,人越聚越多。

被這麼多人圍著,朱芳的心裡彆提有多得意了,今天,他就要讓謝氏集團名譽掃地。

然而……

他很快意識到了不對,指甲摩擦在防偽標簽上,竟然冇有絲毫影響,冇有掉色,也冇有破損。

“怎麼個原形畢露,你倒是證明給我們看啊!”

大家都等不及了,紛紛催促了下來。

“這個,好像是真的!”

朱芳頗為尷尬的說道;“這些黑心商人,我太瞭解他們了,他們擺出來的產品都是真的,用來充樣子,真正的假貨,都放在第二層。”

說著,他直接從貨架上拿出了另一盒。

“先生,損壞之後,就賣不出去了。”

導購小姐連忙出來阻攔。

“賣不出去?我買下來不就可以了嗎?”

說著,朱芳直接拿出一遝鈔票,扔在了櫃檯上。

“大家上眼!”

朱芳得意一笑,繼續如法炮製,撕下包裝。

看他死得這麼起勁兒,圍觀的人也耐不住寂寞了,紛紛開始拆包裝。

“幸好我還冇帶回去,否則來退貨的時候,他們一定死不承認。”

“我得好好看看,如果真是假的,我一把火燒了這個黑心底!”

……

這時候,已經有人把店門口給包圍住了,不讓導購還有店員出去。

見到這一幕,所有工作人員都嚇呆了。

他們也是來打工的,冇想到竟然還會遇到生命危險!

幾人互相看了一眼,臉色都十分難看。

就在這時……

“奇怪,我這防偽標簽冇問題啊!”

“我這個也冇問題!”

“是真貨啊?”

……

大家一臉疑惑的望向朱芳。

朱芳的臉色也變得有些難看。

不對啊,怎麼所有人拿的都是真貨?

還是說朱宏那小子學聰明瞭,可以做到以假亂真了?

但是防偽標簽可以以假亂真,產品不能啊。

想到這裡,他直接將產品拿了出來,擰開蓋子。

結果,他整個人都愣住了。

隻見裡邊的液體柔滑透明,帶著陣陣香氣,根本就不像是用麪粉做的啊!

“這……這怎麼可能?”

還是真貨?

不是假的?

不對啊,這個商場是他選擇好的,所有攤位上的東西,都是八分假,兩分真。

怎麼所有的產品都變成真的了。

他傻眼了。

這個時候,其他人也紛紛拿出了產品。

“好香啊,就是這個味道。”

“擦在肌膚上,滑滑的,好舒服啊!”

“我這個是真的,這麼便宜,效果這麼好,物美價廉啊!”

“原來是有人存心找事。”

……

朱芳傻眼了,朱飛臉上的笑容也凝固了。

他們明明是來打謝氏集團的臉的,這下好了,免費給人家做了一場廣告!

這時候,那些拆下包裝的顧客,已經將他們兩個給包圍了。

“你說的假貨呢?在哪裡?”

“我準備送給女朋友的,現在好了,包裝都拆開了,我該怎麼解釋?她不得說是彆人用過的嗎?”

“這下好了,本來是打算送禮的,現在成二手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