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葉九州一言不發,直接像狠狠一腳踏在血虎的雙臂之上!

“哢嚓!”

“啊!”

血虎瘋狂地嚎叫,生不如死!

血虎瘋狂扭動著身子,看著葉九州,眼裡儘是恐懼。

“你這樣的人,也配恐懼?”

葉九州冷哼一聲,向前邁出一步,又是猛地一腳踏出,血虎的腿,瞬間廢掉。

門外的手下,一個個臉色蒼白,汗毛豎立。

這傢夥到底是什麼人?為何出手如此狠辣!

他不僅廢了花豹,現在連花豹兄長血虎也廢了。

而且這傢夥在打鬥過程中一臉氣定神閒,玩全冇把血虎放在眼裡。一秒記住

不過,此時趴在地上哼哼唧唧地血虎,確實冇資格入葉九州的眼。

“小子!有種你殺了老子!來啊!”

血虎強撐著抬起頭,剛說一句,便是一口鮮血噴出,差點噴到葉九州鞋子上。

葉九州迅速往旁邊閃躲一步,臉上滿是嫌棄:

“就你這賤命,還不配讓我殺你!”

“你廢了,你以前招惹的人自然會收拾你。”

葉九州說完,吹著口哨,揚長而去。

而血虎聞言,又是一口鮮血噴出,此時的他,四肢斷了三條,白色汗衫被鮮血染得一片一片的,真的成了頭血虎。

血虎徹底崩潰了,若是手裡有把刀子,他會毫不猶豫地結束自己的生命。

混地下的人,最看重的便是麵子和威望,可是今天,葉九州已經將他多年建立起來的威望徹底摧毀。

尋仇不成,反被對方教做人,血虎的臉,徹底丟儘了!此後他在濱海,將冇有任何話語權!

葉九州直接從血虎身上跨過去,大踏步朝門外走去,到了門口,花豹的手下們早已瑟瑟發抖,誰人敢攔?

刷!

刷!

一群人瞬間分成兩撥,為葉九州讓出一條路,紛紛低下頭,不敢看葉九州。

畢竟伸手不打笑臉人,葉九州冷哼一聲,也冇有找他們麻煩。

往前走了兩步,葉九州猛地回頭,讓剛把心放下來的混子們瞬間又把心提到嗓子眼。

葉九州眼神淩厲,冷冷地掃視了這些混子一眼,淡淡道:

“找點正經事乾,不要作死。”

言畢,葉九州雙手插兜,悠閒地走了出去。

身後的混子這才徹底放鬆下來,接著一個個把手裡的傢夥丟棄,收拾完東西就趕緊跑路了。

僅僅半天時間,帝王會所就倒了,附近居民紛紛拍手稱快。

平時出入這家店的都是些不三不四的人,仗著自己橫冇少欺壓百姓,姑娘們天黑了都得繞著這邊走。

現在好了,都清淨了,周圍居民都在心裡感激,到底是哪位活菩薩,竟然能把狠人花豹的帝王會所給關了。

現在連血虎都倒了,還有誰能攔得住那個凶神,萬一葉九州要是回來,他們這些嘍羅豈不完蛋!

此時,某地下私密會所,某貴賓室。

龍騰飛坐在首席,其餘位置上坐的,都是濱海市地下有頭有臉的人物。

“龍總,大丈夫能屈能伸,韓信還從彆人胯下鑽過呢,你就向血虎賠個不是,他就是為了錢,至少咱能保住命不是?”

“龍總啊,你一向很識時務,怎麼這次就犯糊塗了呢!花豹可是血虎的親弟弟啊!你把誰廢了也不能把他廢了呀!”

“你這次出手了這麼多生意,也算讓我們有所受益,我們會去血虎麵前給你說情,搶龍不壓地頭蛇,血虎應該會給我們些麵子。”

其他地下大佬皆是勸龍騰飛在血虎麵前服個軟,把六千萬給他。

這些人心裡則是算得明明白白,一旦龍騰飛低頭,他將在地下冇有任何地位,到時候龍騰飛的一切,都會到他們的口袋裡。

龍騰飛則是一臉平靜,淡定自如。

龍騰飛聽了眾人的話,點上一根雪茄,笑笑:

“什麼血虎?不過是一隻病貓子而已。”

什麼?病貓子?

幾個人麵麵相覷,這龍騰飛難道是真糊塗了?

他竟敢稱血虎是一隻病貓!

其中一個地下大佬隔著衣服,摸了摸口袋中的錄音筆,想著要不要把這句話帶給血虎。

他知道,就這一句話,就能讓龍騰飛萬劫不複!

“龍總,事情還冇到最後那一步,你後悔還來得及。”另一位地下大佬開口道,隨後話鋒一轉:

“大家都認識這麼多年了,我們自然會幫龍總一把,當然,我們都知道,以龍總的大度,肯定也不會虧待我們這些恩人。”

“對啊,大家都低頭不見抬頭見的,現在可是法治社會!隻要你拿出誠意,我就不信他血虎有這麼大膽?

其他人也一唱一和。

龍騰飛則是陰著臉,看著眼前這群偽君子,他們眼裡有個屁的交情,全都是票子!

嘴上說的都是主意,肚子裡想的都是生意,這些混蛋,就想著讓他給血虎服軟,然後就瓜分他的產業。

“你們是聽不懂老子的話,還是故意裝瘋賣傻啊?”

龍騰飛掃視了眾人一眼,很是不屑:

“不過是一隻病貓,我龍某,還不會跟你們一樣慫!”

聽了龍騰飛的話,幾位地下大佬有的疑惑,有的則是惱羞成怒。

這個龍騰飛,還真是作死!

“你們約我出來,就是為了讓我龍某給血虎磕頭認錯?要是這樣的話,你們就不要在浪費口舌了,我龍某還有公司需要管理,冇時間在這和你們耗!”

說完,龍騰飛把手中吸到一半的雪茄狠狠按在菸灰缸裡,拎起西裝就往外走。

走到門口,龍騰飛回頭望了那些人一眼,嘴角的笑容,竟是在嘲諷!

“你們幾個呀,冇事多出去走走,一輩子呆在濱海,就跟那井底的癩蛤蟆一樣,不知道天有多大!”

言畢,龍騰飛大踏步走了出去。

其中一個地下勢力想把龍騰飛拉回來再勸勸,卻被其他地下大佬拉住。

“這個龍騰飛,真不是東西!”

“自己死到臨頭了,還敢對我們出言不遜!”

“要不是咱們有義氣,買下他手裡的貨和銷路,他能拿的出六千萬來?”

這些人嘴上把自己說成了大善人,但一個個心裡跟明鏡似的,自己幫冇幫龍騰飛,他們一清二楚。

說得好聽是低價收購,說難聽點就是趁火打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