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袁華的心中暗暗竊喜!

論實力,鎮北市比他大的人多的是,本來,這種好事輪也輪不到他。

但是,有一點,卻是其他人不具備的。

那就是關係!

這麼多年苦心經營的關係網,終於在這一刻派上了用場,他第一時間得知了謝氏集團有貨要雲到鎮北,於是趕在所有人的前頭,把貨扣了下來。

然後馬上給新竹集團傳了口信。

儘管,直到現在新竹集團都冇有明確的回覆,但對袁華來說已經夠了。

隻要讓納蘭新竹知道他的名字,那他以後的好處就能享用不儘!

說不定,不止是新竹集團,就連納蘭家族都會記住他的這點情份。

有了這麼大的靠山,到時候他在北方還不是橫著走?

一秒記住

“你是想讓我們退出競爭?”

錢達冷哼一聲,說道:“商場如戰場,謝氏集團自謝總以下,冇有一個人會當逃兵,冇有一個人會不戰而降!”

袁華並冇有理會他,隻是嘿嘿的冷笑。

謝氏集團怎麼了?

謝芷秋又怎麼了?

說到底,隻不過是中海的一個地頭蛇而已,來到北方,那就是一條可憐蟲!

但是新竹集團不一樣,那是龍頭!

可憐蟲怎麼能夠跟龍頭相提並論?

“死鴨子嘴硬!”

袁華撇了撇嘴,說道:“希望等一下,你還能有這樣的骨氣!”

“有什麼招數,儘管使出來吧。”

錢達凜然無懼,“不過我要提醒你一句,不管你如何對我,我對會千倍百倍的討回來。”

聞言,袁華分明一愣。

這傢夥不是傻了吧?

明明都已經自身難保了,還敢放狠話?

真不知道哪裡來的底氣!

似乎是看出了他的疑惑,錢達說道:“你打我,就是打我大哥的臉,他一定……”

啪!

他的話剛剛說到一半,袁華上來就是一個大嘴巴。

“真是不見棺材不落淚,你以為我真不敢教訓你?”

說著,他使了個眼色,馬上就有人把錢達給拖了下去。

看看已經有些發紅的手掌,他的心中也是暗罵。

謝氏集團的人,還真是廁所裡的石頭,又臭又硬。

他還從來冇有見過這麼倔的人!

“大哥,我們現在乾什麼?是不是去新竹集團領功?”

手下問道。

“笨蛋,事情剛做到一半,領什麼功?”

袁華白了他一眼,“做事,要有始有終,什麼時候謝氏集團肯退出競爭,我們才能算大功一件,對了,你先去準備一份合同,內容就是,隻要謝氏集團答應放棄北方的市場,就把人和貨還給他們。”

“是!”

手下馬上列印合同。

看得出來,這種事情他們已經不是第一次錯了,連列印機都準備好了。

“都一整天了,謝氏集團的人還冇來?”

袁華有些不耐煩了。

“我早就派出去了探子,直到現在都冇見到人影!”

手下人回道。

“還真有耐性啊!”

袁華皺了皺眉,隨即扯著喉嚨喊道:“怎麼冇有動靜了?你們在外邊搞對象呢?”

“啊……”

錢達頓時慘叫了起來,顯然是手下們開始下重手了。

……

另一邊,葉九州也到達了鎮北市,直奔市區而去。

“大哥,皇冠一品那邊傳來了訊息,扣押貨物的人不是官方的,而是一個叫什麼砧板公的小公司,老闆叫袁華,是個老狐狸。”

雷子撇了撇嘴,“什麼狗屁名字?砧板上的魚肉,任人宰割嗎?

葉九州卻是若有所思。

因為國外有一個很大的雇用兵集團,就叫砧板。

不過,肯定是巧合,因為葉九州跟他們有過約定,絕對不能來龍夏!

“押貨過來的是錢達,我們自己人。”

雷子說道。

葉九州點了點頭,當初為了開拓市場,他提拔了八個年輕人,除了一人被暗殺之外,其他幾個都已經成為了謝氏集團的中流砥柱。

這個錢達,他也有印象。

處事乾練,為人公正。

“行了,可以通知砧板公司的人了。”

葉九州看了一眼窗外,已經到市去了,是時候見個麵了。

“怎麼通知?”

雷子一臉茫然,一般敢做這種事的人,都不會用掛牌的企業,這個砧板公司也一定是個皮包公司,根本無法聯絡。

“當然是用最簡單的方法了!”

葉九州白了他一眼,說道:“你覺得怎樣能引起他的注意,那就怎麼辦。”

聽了這話,雷子頓時笑了。

這種事情,他最拿手了。

……

“你再說一遍,有人來公司鬨事?”

正在泡溫泉的袁華,聽到這個訊息後,一下子就跳了起來。

他為人八麵玲瓏,到處都是他的朋友,還有人敢來他的公司鬨事?

活膩了?

“不僅是鬨事啊,能砸的東西都被他們給砸了,完事還開了一輛垃圾車,把垃圾全倒在了門口,臭氣熏天,他們還讓接待處的小妞給你傳個話……”

說到這裡,手下的聲音就下了下去。

“傳說什麼話?”

袁華咬著嘴唇,臉上閃過一抹殺意。

“說你這個兒子不懂事,親爹來了還不趕緊去迎接!”

說完,手下就捂住了耳朵。

結果,他很意外,袁華並冇有破口大罵。

此時的袁華,麵色寒霜,嘴角噙著一抹冷笑。

這麼多年了,還是第一次有人敢這麼挑釁他!

看來,是我平事待人太好了,所有某些人已經忘記了我的手段!

“是誰乾的?”

袁華強壓著怒火,“對方有冇有自報家門?”

“這倒冇有,不過他們留了一個電話號碼。”

手下掛斷電話,連忙把號碼用簡訊發了過來。

袁華都快被氣炸了!

真是不知道天高地厚啊!

砸了我的公司不趕緊消失,還敢留下號碼宣戰?

是真有本事,還是腦子進水了?

深深喘了好幾口氣,他這才平靜下來,隨即很快就明白了。

顯然,是有敵對的勢力看上了他的地盤,想要取而代之,所以才故意惹事的!

想到這裡,他直接撥通了電話號碼。

他倒是想看看,究竟是誰有這麼大的野心!

“嘟……”

剛響了一聲,馬上就有人接聽了,顯然對方早就在等待了。

“你誰啊?”

“你老爹!”

電話那邊,雷子哈哈大笑,“乖兒子,你還真孝順啊,這麼快就給老爸打電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