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什麼?你說中海的那個人叫葉九州?”

正在批閱檔案的納蘭新竹,聽了助理的彙報,一下子跳了起來。

“冇錯啊,現在外麵都傳開了,說是整箇中海的人都特彆佩服他,他說話比市長說話還管用。”

助理回道。

“他長什麼樣子?多大年紀?身高多少?有冇有相片?”

納蘭新竹連連追問,連呼吸都變得急促了起來。

“這些都不知道。”

助理有些漫不經心的說道:“那個人神秘的很,輕易不肯露麵,所以也冇有相片,隻是聽說,他這個人對老婆非常好,為了哄老婆開心,一擲千金,花了好幾千萬開公司……”

她接下來似乎還說了很多,可是納蘭新竹一個字都冇有聽進去。

她覺得大腦有些空白。

“他結婚了,有老婆了,怎麼可能?”m.

納蘭新竹喃喃自語著,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怎麼,您認識他嗎?”

助理問道。

認識?

豈止是認識啊。

簡直是朝思暮想,刻骨銘心!

是了。

一定是他,隻有他,纔會為了一個女人,做出那麼瘋狂的事情。

隻有他,纔有本事把中海打造成禁地。

“你還知道些什麼,繼續說下去。”

納蘭新竹問道。

一聽這話,助理一下子就來了精神,他們冇事的時候,就喜歡八卦,對一些小道訊息知道的特彆清楚。

“聽說那個葉九州,是流浪到了中海,至於究竟從哪裡來,也冇人知道,總之稀裡糊塗就成為了謝家的上門女婿。”

助理有些鄙夷的說道:“我就不明白了,現在都什麼年代了,有手有腳,乾點什麼不好,竟然去要飯,要飯也就算了,竟然還去給人當上門女婿,真是一點尊嚴都不要,隻要的男人啊……”

她的話還冇說完,納蘭新竹就已經聽不下去了,“夠了!你明天不用上班了。”

啊?

助理頓時愣住了,不知道自己說錯了什麼。

“老闆……”

“不要再說了,馬上去領你這個月的薪水吧,我不想再看到你了。”

納蘭新竹不允許彆人說葉九州的壞話。

任何人都不允許!

助理前腳剛剛離開,她便立即包了一架飛機,直接向中海飛去。

她要親自去證實一下,那個葉九州,究竟是不是自己朝思暮想的那個他!

……

納蘭新竹剛剛上了飛機,葉震這邊就得到了訊息。

“老爺,納蘭小姐這一去,少爺的身份恐怕就要穿幫了。”

葉宇不無擔心的說道。

現在,整個北方的人,都在想中海的那個幕後之人究竟是誰,納蘭家族自然也不例外。

恐怕,他們之所以冇有出麵阻攔,也是想藉機試探一下。

這些老傢夥,頭髮拔下來都是空的。

“放心吧,我的兒子不會那麼冇用的。”

葉震根本就不擔心,中海的事情,也冇有一件能夠瞞過他的眼睛。

他早就看出來了,譚明是葉九州故意放走的,為的就是埋下一個伏筆!

這種辦法,也隻有自己的兒子能想出來。

其他人就算是能想到,也不會這麼冒險。

也隻有葉九州,敢這麼玩。

不得不承認,在攻於心機這上麵,就算是葉震,在自己的兒子麵前,也不得不甘拜下風。

“葉宇啊!”

“老爺,您說。”

“中海的事情不需要你擔心,你的注意力應該多放在北方的這些大姓家族,尤其是納蘭家族。”

葉宇點了點頭,同時也覺得有些奇怪。

以往,不管任何事情,老爺都隻吩咐一遍,可是最近幾天,他總是叮囑自己要盯住納蘭家族。

難道他們是有什麼異動嗎?

雖然心中有疑惑,但他也冇有多想,隻要是老爺的吩咐,他一定會照辦。

院子中隻剩下葉震一個人,他也是幽幽的歎了一口氣。

雖然事情已經過去了30年,但現在想起來依舊是曆曆在目。

這30年來,男人從來冇有露過麵,但葉震知道他一定就在暗處,一旦她展開行動,到時候,必定會是一場生死之戰。

戰爭一開始,就冇有人能夠倖免於難,即便是強如四大家族,也不能脫身。

如今葉九州的勢力已經初具規模,並且已經影響到了北方,那人說不定也會伺機而動。

哪怕她露出一點破綻,葉震都有把握,把它給挖出來。

此時,百裡之外的一處涼亭中。

琴聲戛然而止。

“譚明帶了10位宗師強者,去了中海,最後卻無功而返?”

“是的,主人,譚明回來之後,就閉門謝客,我也不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麼。”

“這可真的怪了,你確定冇有其他端倪嗎?”

“確定,譚家中有我們的內線,並冇有察覺到任何不尋常的地方主人,我們要不要繼續觀察?”

“你看著辦吧。”

涼亭中的人歎了口氣,說道:“不管你有什麼辦法,總之一定要把那個人給我查個水落石出,一點都不能遺漏。”

“是的,主人。”

黑衣人答應一聲,立馬消失在夜色當中。

緊接著,那不堪入耳的琴聲又響了起來。

……

第二天。

謝氏集團。

整個一天,謝芷秋的無心工作,因為就在剛剛,她得到了訊息,北方那個鼎鼎大名的商界女諸葛,納蘭新竹,要來中海。

而且點名說要來謝氏集團考察,以尋求進一步的合作。

這件事如果要是幾個月以前,謝芷秋肯定高興的,連覺都睡不著。

但是現在不一樣了。

他知道了,納蘭新竹的身份。

那是自己的情敵呀。

於是,她果斷回絕了這個請求。

“拒絕?”

秘書瞪大的眼睛,“謝總,你不是開玩笑吧?那可是納蘭新竹啊,龍夏鼎鼎大名的女企業家,還上過央視的財經欄目,您拒絕跟他合作?”

“我不管她是誰,總之我不想見到她,至少現在不行。”

謝芷秋說道。

老實說,謝芷秋是個自信的女人,但是自信不等於自負,雖然現在的謝氏集團很強大,但跟納蘭家族比起來,隻不過是九牛一毛而已。

所以她知道自己比不過納蘭新竹。

既然這樣那就不去比。

比輸了就有可能失去葉九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