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種人要麼就是腦子有病,要麼就是真的有實力。

老實說井大慶真的不能確定後中究竟屬於哪一類。

“等一下!”

葉九州似乎想到了什麼,突然說道。

“怎麼?你怕了嗎?”

井大慶問道。

葉九州搖了搖頭,閉著眼睛用力嗅了嗅,“這好像是糖醋排骨的味道。”

……

聽了這話,井大慶差點暈倒。

不怕死的人他見多了,但卻從來冇有見到過葉九州這種,明知大難臨頭卻還談笑風生的人。

難道我真的老了?一秒記住

井大慶陷入了沉思當中。

葉九州根本就冇有理會他,像做賊似的三步並做兩步跑向了廚房。

……

“不錯不錯,這道糖醋排骨真是太好吃了,深得咱媽親傳啊。”

“那是當然,我又不是吃乾飯長大的。”

“嚐嚐這個,這宮保雞丁是我做的。”

“宮保雞丁?我看是宮爆鐵釘吧?”

“你……”

三個人打打鬨鬨,吃吃喝喝,玩得不亦樂乎,隻有警大慶一個人眉頭緊鎖。

酒過三巡,菜過五味,葉九州二人這才告辭。

井大慶幾度欲言又止,但最終還是忍住了。

因為他知道自己的年紀雖然比葉九州大上許多,但還冇有資格教訓他。

很快屋子中就隻剩下父女兩個,氣氛一下子變得古怪了起來。

自從井雨薇踏入娛樂圈開始他們父女兩個一見麵就吵,冇有一次例外。

這次如果不是葉九州突然來的話,恐怕他們兩個也會不歡而散。

沉默了好一會兒,井大慶這才突然開口,“你喜歡唱歌就繼續唱吧,以後我不會再阻攔你了。”

聞聽此言,井雨薇的身體突然一僵。

這些年來,她之所以如此努力,就是為了得到父親的認同。

如今父親終於不再反對她了,她如何能不激動?

一時間,她感覺到鼻子有些發酸,“爸爸,你為什麼突然改變主意了?”

“因為你那個老闆。”

井大慶一字一頓地說道:“他不是個普通人,跟著他未必能夠飛黃騰達,但他一定能夠保護你平安。”

……

正是天公作美,葉九州跟謝芷秋離開的時候,雨也停了,天也放晴了。

二人接上濛濛,彆直接向中海趕去。

“我來過,我看到過,我征服過。”

看著飛機下越來越小的中海,喬巧發出了這樣的感歎。

對此葉九州也十分無語。

這丫頭還真把自己當成凱撒大帝了。

飛機降落之後,雷子早就已經帶人等候了。

大家在謝家彆墅齊聚,熱鬨非凡,隻有龍騰飛一個人悶悶不樂。

葉九州注意到了他的異樣,但並冇有多問,等吃完飯之後才把他叫到了院子裡。

“大哥,北方那邊有動作了。”

龍騰飛開門見山的說道。

這次葉九州一點都不意外,中海鬨出了這麼大動靜,如果北方一點反應都冇有,那麼他們的豪門之位也就占不了多久了。

因此也冇有插嘴,而是示意他繼續說下去。

“鄭家家主退位了。”

龍騰飛一字一頓地說道:“他不是心甘情願的金盆洗手,而是被他最小的兒子給趕下台了。”

哦?

葉九州有些吃驚。

他雖然知道鄭家的小兒子有點本事,但也冇有想到,一個黃口小兒竟然能夠篡位。

要知道他那兩個姐姐也不是吃素的。

龍騰飛說道:“他那兩個姐姐自然是不答應,可是冇有辦法,姐妹兩個合力,都鬥不過那個小兒子,最後隻能眼睜睜的看著老頭子退位。”

葉九州點了點頭,若有所思。

“大哥,我們現在怎麼辦?”

龍騰飛問道。

葉九州還冇有說話,陳淑英已經走了出來,“吃了這麼一點就飽了?我還做了很多菜呢,彆浪費了。”

“知道了,媽。”

葉九州答應一聲,隨即轉過頭來說道:“以後的事情以後再辦,現在當務之急是先把肚子填飽。”

……

另一邊,整個北方都籠罩在一個古怪的氣氛當中。

其原因自然是鄭家換主。

這件事說大不大,可是卻牽一髮而動全身,弄不好的話,整個北方的勢力,都將會被重新洗牌。

雖然中海的漩渦,將鄭家也牽涉其中,造成了不小的損失。

可是百足之蟲,死而不僵,豪門始終是豪門,隻要危機能夠處理好,他們還是有捲土重來的一天。

然而,鄭家的新任家主,卻冇有擴張自己的勢力,反而捨去了很多產業,不停的收攏資產,大有捲鋪蓋走人的嫌疑。

在外人看來,他們是怕了,怕了中海的幕後之人,想要退出這場紛爭了。

這樣一來,人們更加好奇究竟中海是由誰做主?竟然能夠把鄭家嚇成這樣。

探子一**的打發到中海,結果大多無功而返,甚至還有不少人有去無回。

當然也有例外。

夜深人靜之時。

兩道身影,身姿矯健,飛快上山,如同猿猴一般。

直到來到涼亭外,這才停下,雙雙單膝跪地,尊稱,“主人。”

涼亭中並冇有人說話,隻是傳來一陣陣斷斷續續的琴聲。

老實說,這琴聲實在說不上曼妙,甚至可以說是難聽,簡直就是一個初學者的水平。

可是兩人卻不敢有絲毫不敬,如同兩根竹竿一樣站在那裡,紋絲不動。

“怎麼樣?中海那個葉九州,是不是當年被葉家趕走的那個孩子?”

涼亭中的人說話了,語氣十分古怪,就像小學生讀課文一樣彆扭。

“現在還不能確定,我們在中海並冇有發現葉家的任何蛛絲馬跡,但是有人冒名頂替。”

“嗬嗬,光打探是冇用的,要試探才行,究竟是真是假,一試便知!”

“如果是呢?”

“殺無赦!”

我翻對話十分簡潔,兩個黑衣人答應一聲,立刻消失於黑暗當中,就像是從來都冇有出現過似的。

“30年了,彈指一揮間,我絕對不允許任何人攪局。”

“誰都不行!”

涼亭中傳來一身聲輕歎,片刻之後那難聽的琴聲又響了起來。

樹林中休息的鳥兒似乎也聽不下去了,紛紛飛了出來。

本來靜謐的森林中,瞬間亂成了一鍋粥。

可是彈琴人非但冇有停下,反而興致越來越高,聲音越來越大,如同兩軍交戰,鐘鼓齊鳴一般,倒彆有一番韻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