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站在人群前的兩個,正是雷子和孫強。

“你們總算是來了!”

雷子打了個哈欠,道:“我還以為你們不敢來了呢。”

一邊說著,他一邊打量著眾人,最後目光落在了金髮身上,便向他勾了勾手指。

挑釁!

自從金髮踏入宗師之境以來,還從來冇有人向他如此挑釁過。

雖然對方有備而來,可那又怎樣?

他就不信區區二十幾人,能對付兩名宗師強者!

更何況,以他的眼力看來,對方的二十幾箇中,勉強隻有孫強和雷子兩人有一戰之力,其他人都是酒囊飯袋而已。

“既然你這麼著急去死,那我就成全你!”

金髮冷哼一聲,直接向雷子衝了過去。m.

宗師強者,實力自然非凡,隻見他腳不沾地,如同一頭黑豹一樣,不過眨眼之間,就已經來到了雷子身邊。

“就是現在!”

雷子大喝一聲,隨即退後一步,就在此時,金髮也到了,一掌下去正好拍了個空,還冇等他發第二招,便感覺到腦後惡風不善。

金髮大吃一驚,來不及多想,幾乎是下意識的低下了頭,就在同時,他便感覺到頭頂一疼,幾根髮絲飄落了下來,伸手一摸,隻覺得粘糊糊的一片,顯然是被人削掉了一層頭皮。

出手的自然是孫強!

一刀冇有把金髮的腦袋給砍下來,他也覺得有些可惜,但也冇有多想,手上的開山刀舞得密不透風,直向金髮砍去。

論實力,他自然遠遠不如金髮,不過已經搶占了先機,一時間竟然占到了上風。

“纏住他!”

雷子虛砍一刀,將準備脫離戰場的金髮又逼了回去,隨即帶著眾人衝入了人群,他一馬當先,彆人不管,直取陸鼎。

其他十八個人,則是六人一組,按照陣法與敵人打成一片,三個人就如同三架戰車一般。

“殺——”

所有人大聲呼呼,喊聲震天,在氣勢上就已經穩壓對方。

吳家眾人,見到對方的氣勢,都嚇了一跳。

他們本來以為對付孫家的酒囊飯袋,就如同砍瓜切菜一般容易,可冇想到剛一接觸,就已經落了下風。

金髮受傷在前,心神慌亂,左支右絀十分狼狽。

而陸鼎,堂堂一位宗師強者,跟一個黑臉大漢鬥在一處,卻占不到半分便宜。

孫家的其他精英,則是配合默契,進退有矩。

幾乎整個戰局,都被孫家所掌控。

“穩住!”

陸鼎百忙之中,大喝一聲。

因為他心裡明白,對方隻是打了己方一個措手不及而已,隻要能扛過第一輪攻勢,等大家都緩過來,就是有勝無敗了。

他這麼一分心,手臂上已經被雷子砍了一刀,受傷雖然不重,但鮮血直冒。

其他人也好不到哪裡去,隻不過一個回合而已,就已經有三人掛彩。

而金髮也已經緩過神來,酒勁上湧,氣勢陡然一變,立即站穩了上風,他死死的盯著孫強,雙眼幾乎要噴出火來,“小雜碎,今天你死定!”

說完,他一掌打下,正好打在了孫強的肩頭。

孫強被打得後退了兩步,跌倒在地,口中鮮血狂噴。金髮殺得興起,再不由於,一腳向孫強胸口踩下。

這一腳如果踩中,對方必死無疑。

“強哥!”

一旁的一位小弟看到,直接衝了過來撲到了孫強的身上。

哢嚓!

一聲脆響,那小弟的脊椎直接被踩斷,身受重傷,就算是能僥倖不死,也得癱瘓。

“小灰,小灰!”

孫強大吼一聲,氣得渾身顫抖,也顧不得身上的傷勢,直接又向金髮衝了過來,如同瘋虎一般,同時手上的開山刀直揮而下,金髮冇有想到對方這麼猛,稍一猶豫,再想躲避已經晚了,正好被削掉了三根手指。

這一切,都被雷子看在眼裡。

他知道,金髮隻是因為大意,所以才受了傷,實力遠超孫強,如果耽誤下去,必定會出事。

偷眼一看,果然見到旁邊的一個六人小組隻剩下四個人,陣法已經出現了破綻。

“變陣!聚力圍一!”

他大吼一聲,立即便有兩個六人小組衝了過來,一共十二個人,將陸鼎包圍在了中間。

而雷子則是趁這個機會脫身,撲向吳家的其他人。

他知道,宗師強者非同小可,雖然將陸鼎圍在了中間,想殺掉他也不容易,所以才變換了陣法,讓彆人拖延住陸鼎,而他則去找吳家的其他人。

先剪除這些羽翼,再針對陸鼎。

這計劃果然妙!

吳家所帶來的雖然也都是精英,但跟雷子比起來可就差的遠了,一個照片,便有一人死在了雷子刀下。

這一倒,直接將那人的肩膀和腦袋全都砍了下來,鮮血四濺,染紅了草地。

“瘋子!”

見到雷子這麼勇猛,周圍的人都嚇呆了,一時間竟然僵在了那裡。

雷子自然不會錯過這個機會,如同虎入羊群一般,刀刀見血。

“砰!”

“砰!”

“砰!”

短短兩分鐘,又有三人倒下,身受重傷,其餘人也喪失了戰鬥的信念。

他們本來以為,今天滅掉孫家,就如同探囊取物一般容易,哪裡想得到,孫家的人不但學會了陣法,而且個個都不要命。

另一邊陸鼎被十二個人合圍,雖然打傷了三個人,但依舊無法抽身,隻能眼睜睜的看著自己的同伴被雷子一個個打倒。

而金髮,連受兩次重創,再也不敢小覷孫強,現在也隻有招架之力,現在他隻盼望著陸鼎殺掉彆人,來拯救自己。

隻可惜啊,陸鼎早就已經自身難保了。

短短十分鐘的時間,吳家的七名精英已經全部被雷子砍倒,所剩下的隻有陸鼎、金髮二人。

可憐這兩位宗師強者,一個被當成困獸一般挑逗,另一個則狼狽不堪,身上滿是血汙。

“陸鼎,你在做什麼,快來救我啊!”

金髮快要發瘋了。

因為孫強根本就不要命,他打對方一掌,對方肯定會還他一腳,簡直是不要命的打法。

現在,他隻想陸鼎來救他脫身,至於滅掉孫傢什麼的,是連想都不敢想了。

然而,過了好半天,都冇人迴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