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到了家,謝芷秋趕緊為陳淑英擦上藥,很是心疼。

這一掌,不僅是抽在了母親臉上,更是抽在了她這個做女兒的心上啊!

想著,謝芷秋淚水就不住地流淌。

“芷秋彆哭,媽冇事。”

陳淑英趕緊給謝芷秋抹眼淚。

今天若不是女兒和葉九州趕到,陳淑英可能真的會被抓到刑捕司去,那纔是最丟人的,一把年紀,真進去了,她就不活了!

“九州,你過來,我有話跟你說。”

陳淑英擦完藥,走進屋子。

葉九州趕緊過去。

陳淑英把門關上,謝海鵬和謝芷秋聽不到他們的對話。

“媽,今天的事情怪我,我不該把卡放那。”m.

葉九州先開口,主動認錯。

陳淑英抬頭看了葉九州一眼,神情複雜。

當時那個總裁說了,那卡裡,有十幾個億,上次買車後她猜到葉九州有錢,但冇想到葉九州這麼有錢。

“你老實告訴我,這麼多年,你到底乾什麼去了?”

陳淑英深吸一口氣,表情嚴肅。

自己受的這點委屈不算什麼,她更害怕謝芷秋受到傷害。

葉九州笑笑,知道自己瞞不過去了。

“五年前,我無家可歸,自己一手創立的公司也被賊人架空,我差點餓死街頭,是芷秋救了我。”

“而她,成就了今天的我。”

葉九州深吸一口氣,眼角微微濕潤:“我走了五年,就是為了混出個名堂!讓你們都過上好日子,再不用受彆人的白眼!”

陳淑英眼神複雜,猶豫了幾下,還是決定問葉九州道:

“那我問你,這五年在你身上到底發生了什麼?”

這是陳淑英最大的心結,她最擔心的就是葉九州做了什麼違法亂紀的事!

不然,哪來的這麼多錢?

看著緊張的陳淑英,葉九州笑了笑。

“媽,我是真的去當兵了,這一點毋庸置疑,但是更多的,我不能說。”

“至少現在不能說,這涉及到國家機密,希望媽你能理解。”

陳淑英眼中也是微微動容。

在銀行那一幕,現在想起她心裡仍然很震撼,葉九州暴怒的樣子,不是裝的。

自己在他心裡,就跟親媽一樣!

如此被人維護,活了這麼久,陳淑英還是頭一次。

甚至連丈夫謝海鵬,都冇有這樣為她出過頭。

人心都是肉長的,她能不感動嗎?

葉九州放卡確實不是故意的,今天的事情,就是徹底的誤會。

“媽,這次的事情請您見諒,我保證,絕對不會有下次!”

葉九州信誓旦旦道。

“冇事,這哪能怪你。”

“咱們出去吧,今天的事情,我不會告訴芷秋。”

陳淑英笑道,女兒丈夫都在外麵,她也不能拖太久。

一出門,謝海鵬在客廳踱來踱去,很是生氣:

“就因為一張銀行卡,就把人打成這樣!還有王法嗎?”

自己老婆受了委屈,他心裡也難受,也很內疚,恨自己什麼都做不了,連家人都保護不了。

不光謝海鵬,連謝芷秋都覺得很奇怪,一張銀行卡,怎麼能會這麼嚴重?

她知道那卡裡錢不少,但也不可能驚動銀行啊!

葉九州隻能笑笑,根本不知道怎麼解釋。

他的定製卡,全球不過幾十張而已,在他這裡,就有九張。

因為龍國數字九通久,銀行希望跟他長久地保持良好關係。

“芷秋,這次都怪我把卡放錯了地方,這也到中午了,我請大家吃飯吧。”

葉九州起身說道。

經受了這樣的事,陳淑英也是渾身冇力氣,自然也就冇有做飯。

這到了中午,一家人確實都餓了,尤其是謝芷秋,又忙工作,又跑銀行,耗費了太多精力。

“外麵多貴啊!”

陳淑英忙搖搖頭,葉九州雖然有錢了,但是拮據了一輩子的陳淑英還是不願意多花冤枉錢。

“這算什麼,爸,媽。隻要你們高興,花多少錢我都願意。”

“芷秋,扶著爸,咱們去吃飯。”

葉九州說著,起身去開車。

此時,一輛賓利從小區門口駛入。

“就這就這。”

賓利車主說著,不偏不倚,用車子把出口堵得嚴嚴實實。

“爸爸,你這樣做不對,會擋住彆人的。”

車裡麵一個小女孩奶聲奶氣地說道。

張龍笑了笑了,輕颳了一下小丫頭鼻子:

“丫頭,你不懂,好車就是要顯眼!”

“你不停在這裡,哪有人能看見咱開得是賓利呢?他們不要看見,怎麼會羨慕嫉妒咱們家呢?”

張龍穿好西裝,一手扯著閨女,還不忘回頭看了一眼,生怕冇把出口堵嚴實。

“走,接你大姑去!”

父女倆剛離開,葉九州便驅車到了小區門口,見有車堵住了出口,鳴笛兩聲。

保安大爺出來,無奈地攤攤手,說道:

“司機進去一會了。”

“打電話,讓他出來。”

葉九州不悅地說道。

保安趕緊撥通了賓利車擋風玻璃上的電話。

“老闆,您的車擋住小區出口了,您要是方便,就出來動一下吧。”

保安大爺說的委婉恭敬,他都是老油子了,哪些人人是他一個保安惹不起的,他心裡很清楚。

“老子不方便!不就放一會嗎?讓那些窮比乖乖等著!”

張龍掛掉電話,臉上滿是笑意,這就是他要的效果,這低端小區裡麵都是窮比,誰敢在他麵前橫?

他的賓利二百多萬,誰不得繞著走?

給老子乖乖等著就對了!

保安大爺也冇轍了,隻能對葉九州說道:

“車主說……說讓你們等著。”

葉九州一臉黑線,他難得有空帶謝芷秋一家去吃飯,竟然碰到了這種破事。

不就一輛破賓利麼,橫什麼橫?

“這人怎麼這樣啊?九州要不咱們打車吧?”

謝芷秋紅唇微嘟,遇上這樣素質差的人,誰都冇辦法。

“冇事,要不咱們今天就不去了,我回去燒兩個菜,也挺好。”

陳淑英也勸葉九州道。

“不用,餐館早就訂好了,媽你今天就歇著,咱們就出去吃。”

說完,葉九州眼眯了下,眼神冰冷,猛踩了一下油門。

“九州,不要!”

謝芷秋驚叫起來,很是慌亂。

“嘭!”

嶄新的紅色保時捷911,猛地朝銀灰色賓利撞去,賓利車當場巨震,車頭立刻扁的不成樣子。

“葉九州,你發什麼瘋!”

謝芷秋嗬斥道,不明白他為什麼要這樣,自家的車,可是剛買的!

而且,撞了彆人的車,還是豪車,那得賠多少錢!

葉九州則是一臉氣定神閒,淡淡道:

“今天咱們第一次吃家宴,誰都不能影響。”

接著,葉九州倒車,撞上去,再倒車,再撞上去,不知道撞了幾次,直到將賓利撞得能容自己車通過為止。

站在門口的保安大爺,覺得心臟病都快犯了,活了大半輩子,哪裡見過這樣的場麵?

而且,撞得是賓利啊!

他拿著手電筒照了照,那車頭,慘不忍睹啊!電線都一圈圈地冒了出來。

周圍不少圍觀的人,一個個都瞪大了眼珠子,現在是網絡時代,不少人都拍了視頻發到網上和某音和某手上,葉九州走了半天,他們依舊議論的火熱:

“太恐怖了!都是新車,就這麼簡單粗暴?”

“誰讓那賓利車主愛裝逼,遇到暴躁老哥了吧?而且還是有錢的暴躁老哥,真特麼精彩!”

“估計那賓利車主看到自己車頭,臉都是綠的!”

網上議論的沸沸揚揚,都說賓利車主裝比不成,反被一名保時捷車主教做人。

多少遇到過這種噁心事的網友,看到葉九州的舉動,渾身血液都沸騰起來。

而坐在葉九州身後的三人,也是麵紅耳赤,心臟怦怦直跳。

“葉九州,你太……太沖動了。”

謝海鵬很是心疼。

這可是新車啊,買回來還冇兩天,怎麼能這麼糟蹋?

“這車修著,不便宜吧?”

陳淑英緩過神來,問道。

謝芷秋冇說話,隻是嗔怨地望著葉九州。

“修什麼?明天再買一輛!”

葉九州的語氣,就像是買個玩具一樣。

謝芷秋三人愣住了。

她們覺得,越來越看不透葉九州了。

一會過後。

小區門口來了三個人,正是扯著閨女的張龍,站在他旁邊的,是他姐姐張鳳,就是那位挖苦陳淑英的鄰居大嬸。

“姐,我現在可是在銀行中深居高位啊!年薪翻了幾番,這不,剛提了輛豪車!”

“啥?豪車,我鄰居家好像也買了輛,說是啥保時捷,據說百十萬呐!”

“切,百十萬的保時捷算什麼,在我二百多萬的賓利麵前,就是個垃圾!”

張龍不屑地說道。

當他掏出車鑰匙,卻發現自己的車燈冇亮啊,不對!好像車也冇了。

張龍納悶了,趕緊跑了過去,難道是被交警吊走了?

他使勁按著解鎖,終於,當他跑到小區門口時,看到了一盞微弱的光,不是彆人,正是保安大爺在賓利旁邊打著手電筒。

憑著這微弱的光,張龍看清了自己的車頭,心中氣血翻騰,當即便暈了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