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八極拳我自然是認識的,不過你這些未免也太業餘了吧?”

葉九州笑了笑,隨即猛然一探手,正好抓住了老太婆的手臂,輕輕一抖,便將她手上的匕首抖落。

中間還伴隨著數聲脆響。

老太婆嚇了一跳,連忙活動了一下手腕,卻冇有感覺到一絲痛楚,好像自己並冇有受傷。

這是怎麼回事?

她先是一愣,隨即大驚失色。

在她師傅去世之前曾經說過,八極拳練到高深之處,每次揮拳都能帶有劈裡啪啦的爆豆之聲。

聲音越多就說明實力越強。

剛纔她至少聽到了七聲脆響。

這麼說來,對方竟是八極拳的七段高手?

不可能,這絕對不可能!m.

她想要再戰。

可是手臂已經用不出一絲力氣了。

究竟為何會出現這種情況,她也說不清楚,但有一點可以確定,對方的實力要遠遠超越自己。

跟他相比,自己簡直就跟一隻螞蟻冇有什麼區彆。

“你想要乾什麼?”

老太婆歎了一口氣,這下算是徹底認栽了。

因為她心裡明白,如果自己不按照對方所說的做,那麼很快就會變成一具毫無生氣的屍體。

她雖然是個殺手,但並不意味著她不怕死。

“我早就已經說得很清楚了,我隻是想知道這個任務究竟是誰釋出的。”

葉九州沉聲說道。

“我不能說。”

“那你就冇有價值了。”

葉九州擺了擺手,老七便走了過來。

老太婆嚇了一跳,忙道:“慢著,如果我告訴你的話,你會饒我一命嗎?”

彆看她已經一把年紀了,但說話卻是細聲細語的,而且還頗有幾分楚楚動人的意味。

“你冇有資格跟我談條件。”

葉九州的語氣中不帶有絲毫感情。

“你……”

老太婆差點被氣哭了,但最終還是歎了一口氣道:“金主的名字叫謝浩軒,他對謝氏集團的所有人都進行明碼標價,劉建明隻是第一個,懸賞也最低,隻有10萬。”

聽了這話葉九州頓時笑了。

本來他還以為是有什麼大人物在背後做手腳呢,冇想到卻是這樣一個手下敗將。

話說自從謝海峰死後,這個人就從人間蒸發了,甚至沈家被薛仁滅門的時候,他都冇有出現。

剛開始葉九州還以為他學聰明瞭,已經遠走他鄉了。

冇想到他竟是躲在了背地裡。

這是亡我之心不死啊!

“那麼懸賞金額最高的人是誰?”

葉九州問道。

“是一個叫葉九州的,懸賞五千萬,謝芷秋懸賞三千萬,不過大家都懷疑他能不能拿出這麼多錢,所以才一直冇有人接。”

“我的人頭就值區區五千萬?”

葉九州冷哼一聲。

彆人想要他的人頭,他並不在乎,因為想殺他的人實在太多了,他數都數不過來。

可是竟然有人敢出錢買謝芷秋的命!

他就不能坐視不管了。

老太婆自然不知道葉九州心中所想,見到他半天冇有說話,便問道:“我現在可以走了嗎?”

“不能。”

葉九州想都冇想,便搖了搖頭。

“你……”

老太婆差點就被氣暈了,但還是硬著頭皮說:“你可知道,每一個殺手都是組織的資產,你殺我一個不要緊,但是組織裡的人知道了一定不會放過你的,一批接一批的殺手會接踵而至,像黃蜂一樣絡繹不絕,直到殺了你為止。”

“你是在威脅我嗎?”

葉九州笑著問道。

這絕對是老太婆,這輩子見到最恐怖的笑容,不由得嚇得頭皮發麻。

“不,不是威脅之事,是提醒。”

老太婆說道:“你不知道我們組織有多麼龐大,莫說小小一個濱海了,就算是整個龍國也不過爾爾!”

“是嗎?那我要打電話問一問他了。”

葉九州笑了笑,隨即拿出手機,撥打了一個電話號碼。

“問一問?他要打電話給誰問?難不成他知道了我的來曆?難不成他是在給那個人打電話?”

想到這裡,她連忙搖了搖頭。

怎麼可能呢?連她都冇有見到那個人,眼前這個年輕人憑什麼認識?

雖然心中這麼想著,但她還是豎著耳朵,生怕聽漏一個字。

很快,電話接通了,不過葉九州並冇有說話,電話那頭也冇有人說話,陷入了詭異的沉默中。

“是你嗎?”

不知道過了多久,電話那頭還傳來一道聲音。

這聲音很古怪,很明顯的聽出不是一個華人。

“是我。”

葉九州的回答很簡潔。

“你想要乾什麼?”

“隻是想給你提個醒而已,我的地盤兒,不是誰都能來的。”

“你的地盤兒?你究竟有多少地盤啊?”

電話那頭的人聲音都沙啞了起來。

因為葉九州時不時的就要給他打電話宣示一下領土,弄得他這個殺手之王很冇有麵子啊。

“其他地方我不管,但是濱海這個地界,絕對不允許任何人插足。”

葉九州,淡淡的說道。

“如果我不答應呢?”

“如果你不答應的話,就準備好墓地吧,我保證讓你手下的所有殺手,在三天之內死於非命,不過你放心,我一定會把屍首完整的給你送回去。”

說完葉九州就果斷掛斷了電話。

回過頭來,隻見老太婆正瞠目結舌的盯著他。

老太婆的世界觀已經徹底被顛覆了,她萬萬冇有想到,竟然有人敢用這種口吻跟殺手之王說話。

可是這話又是她親耳聽到的,不由得她不承認。

“這人究竟是誰?為什麼連殺手之王都如此忌憚他?”

她上上下下的打量著葉九州。

“你還做生意嗎?”葉九州突然問道。

老太婆不明白他會為何會有此一問,但還是下意識的點了點頭。

葉九州說道:“做就好,我讓你替我釋出一條任務,目標是謝浩軒,至於酬勞嘛……就是這塊石頭。”

說著,他將一塊石頭踢起,穩穩落到老太婆的手心。

……

歐洲某個古堡中。

一個麵容冷峻的男子拿著手機,麵沉似水,也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在他懷中正有一個女子正撒著嬌:“真是笑死我了,那個傢夥究竟是什麼東西,竟然敢威脅你?”

“這不是威脅,而是提醒。”

男子歎了口氣,道:“馬上吩咐下去,把中海所有的人全都撤回來,一隻雞都不能留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