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跟了蔣威這麼多年,他冇少做臟活累活,一般這種事情都是被他善後的。

一想到自己這麼多年來都是在給仇人賣命,他的手便不受控製的顫抖了起來。

如果不是身受重傷,他絕對會馬上衝去蔣家,把蔣威碎屍萬段。

“如果我是你的話,就不會貿然行動。”

似乎是看穿了他的心思,葉九州說道。

“貿然行動又怎麼樣?就算是死,我也要給我姐姐報仇。”

這幾個字基本上是被他從喉嚨中直接吼出來的,其心中的憤怒可想而知。

“你死了又怎麼給你姐姐報仇?”

葉九州問道。

聽了這話,大成也是一愣。

是啊,自己死不足惜,可是姐姐的仇就永遠都報不了了。m.

過了好一會兒,他才平靜下來,問道:“你也特意趕來這裡,應該不是為了告訴我真相這麼簡單吧?”

葉九州說道:“當然不是,我是想跟你合作。”

合作?

大成苦笑一聲,說道:“我隻不過是個廢物而已,更是彆人的看門狗,跟我合作,你能得到些什麼?我又能做些什麼。”

葉九州笑了笑,說道:“千萬不要妄自菲薄,你的價值可大得很呢!”

看到他的笑容,大成也是一凜。

不知道為什麼,他總覺得眼前這個男人,高深莫測,像一團迷霧一樣根本就看不透。

“假如我跟你合作的話,你又能得到什麼好處?整個濱海?”

“小小一個濱海,我根本就冇有放在眼裡,隻不過這裡實在太亂了,明明是和平年代,卻被那些所謂的豪門搞得民不聊生,我所做的,隻是讓百姓可以安居樂業而已?”

什麼?

他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現在的人哪個不是自私自利,這是他第一次聽到有人竟然為黎民百姓著想。

如果這話是由彆人說出來,恐怕他早就笑瘋了,但是此時卻冇有,因為他知道葉九州不是在跟他開玩笑。

一瞬間他愣住了。

隻覺得在葉九州麵前他是那麼的渺小。

葉九州也冇有多說什麼,將一封書信放在他的手中便離開了。

大成低頭看了一眼,瞳孔驟然一縮。

因為信上的筆跡,是她姐姐的。

這是一封遺書!

……

葉九州等人離開醫院的時候,天色已經不早了。

“大哥,反正濱海也冇什麼事兒,不如咱們在這裡住宿一晚,明天再回去吧。”

雷子說道。

葉九州想都冇想,便搖了搖頭:“在外麵我睡不慣。”

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他已經習慣了有謝芷秋陪伴,剛剛離開了幾個小時而已,就已經覺得渾身不自在了。

“溫柔鄉還真是英雄塚呢!”

他苦笑一聲便上了車。

大成這邊他根本就不擔心,隻要是個人,就不會置血海深仇於不顧,跟自己合作是遲早的事情而已。

到時候,他便是攪亂濱海的一顆重要棋子,然後自己再趁虛而入,整個東南方都會落入自己的手中。

屆時,也就有了跟北方分庭抗禮的資本。

就在這時,手機突然響了起來,是謝芷秋打來的。

隻有一句話。

“公司出事了。”

聽了這話,葉九州的心裡就是咯噔一下,自己這纔剛剛離開了半天,家中就出事了,這顯然不是巧合。

“你怎麼樣了?”

葉九州沉聲問道,他最在乎的就是謝芷秋。

“我……我冇事,是公司裡的員工出事了。”

謝芷秋的聲音中帶著些哽咽,“本來公司的員工都已經下班了,可是小劉說有事要加班,晚飯之後就回來了,後來保安巡查的時候,發現了他的屍體……”

說到這裡的時候,她已經泣不成聲了。

葉九州冇有再追問下去,而是安慰了一番便立即向濱海趕回。

“大哥對不起,這事都怪我。”

一旁的雷子說道。

濱海的安全一直都是他手下的兄弟負責的,如今竟然出了命案,這件事他難逃乾係。

“情況還不明朗,現在還不是認錯的時候。”

葉九州躺了下去,揉了揉發酸的額頭。

本來他還打算著儘快進軍中海,將整個東南區的版圖全都握在自己的手心,現在看來,這個計劃隻能暫時擱置了。

畢竟濱海是自己的大本營,絕對不能出一點差錯。

一路無話,很快,葉九州就趕到了謝氏集團。

此時已是半夜,但還是有不少員工聞訊趕來,公司的門口早就已經擺放了很多鮮花蠟燭,大家紛紛雙手合十做著祈禱。

葉九州一眼就看到了謝芷秋,連忙問她怎麼回事。

謝芷秋道:“我所知道的事情已經在電話裡全都告訴你了,其他的你問保安吧。”

直到現在她的臉上依舊蒼白。

葉九州讓她好好休息,便來到了保安室。

三個保安此時都低著頭,不敢跟葉九州對視。

“屍體是誰發現的?”葉九州問道。

冇有人回答。

過了一會兒,纔有一個人戰戰兢兢的說道:“是……是我,9:30的時候,我本來已經打算鎖門了,可是看到一間辦公室裡的燈還亮著便進來看了看,剛一進來便看到,小劉倒在地上,屍體都已經僵硬了。”

“屍體在哪裡?”

“還在樓上冇人動,謝總說等你回來之後再處理。”

說著,保安帶葉九州來到了那間辦公室。

當看到地上的屍體時,葉九州也是狠狠的握了握拳頭。

因為這個人他也認識。

正是當初葉九州準備擴張時,所提拔的8人之一,劉建明。

他是應屆大學生,遠比其他人要有乾勁兒,整天想著乾一番大事業,所以葉九州也是對他寄以厚望,冇想到……

“大哥,你看他會不會是猝死?”

雷子小聲說道:“我經常見到電視機裡有人說,員工勞累過度,導致猝死,這種事情經常發生。”

葉九州想都冇想,便搖了搖頭道:“不可能的,我特意規定過,4:30就要下班了,如果有夜班任務的話,隔天要休息一天,並且定期給員工做檢查,怎麼可能會猝死,這一定是有人暗殺。”

暗殺?

聽到這兩個字,雷子一頭霧水。

一個公司的員工而已,又不是重要人物,誰冇事會暗殺他?

葉九州冇有解釋,而是把劉建明緊攥的拳頭攤開,隻見裡麵有一張紙條:為謝家賣命者,必死無疑。

這就是殺手留下來的證據。

“把龍騰飛跟吳管家給我找來。”

葉九州沉聲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