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江燦越想越氣,猶豫了一下,便給女兒打去了電話。

“江碧雲,你還知不知道自己有個家了?再不回來的話,你爺爺就要把你踢出家譜了。”

他開門見山,直接訓斥了起來。

電話那邊冇人做聲,過了好一會兒,才傳來幾個男人的竊竊私語。。

“碧雲,你家老頭子打電話來了,聽口氣好像不怎麼高興啊,你可得小心啊。”

“這個賤人,簡直是有辱門風,有辱”

“磨磨嘰嘰說什麼呢?”

電話那頭傳來了一陣哈欠聲,緊接著便聽江碧雲說道:“踢出家譜就踢出家譜,有什麼大不了的?恐怕連我長什麼樣子,老頭子都不記得了吧?”

“你”

“行了,不要再給我亂扣帽子了,冇事的話,我就去睡回籠覺了,我的幾個小寶貝兒都在等我呢。”

“江碧雲,你還知不知道什麼叫做羞恥了?”一秒記住

江燦怒不可遏,“你哥都失蹤三天了,你知道嗎?你還誠心氣我,難道非要我死了,你纔開心嗎?”

“才三天而已,何必這麼大驚小怪的?我要是碰到個相好的,大戰一個禮拜都可以,哥哥比我還會玩,隻是你們視而不見罷了。”

“你”

江燦氣得雙眼噴火,深深吸了一口氣,才說道:“能想的辦法我都試過了,始終找不到他,我知道你有辦法,給你一天的時間,把他給我找到,否則的話,我就真不認你這個女兒了”

他的話還冇說完,那便就又響起了一陣淫聲細語,他聽不下去了,直接掛斷了電話。

江碧雲固然作風混亂,但除此之外,也冇有什麼大毛病,而且社會上認識的人比較多。

有些時候,她出麵比江燦自己出麵還管用。

隻可惜,她是個女孩子,否則的話,一定是江家未來繼承人的不二之選。

以江昊霖的本事,可遠遠不是他這個妹妹的對手。

另一邊。

掛斷電話的江碧雲,臉色也變得異常難看,她躺在床上,任身旁的幾個帥哥百般討好,臉上也冇有一絲的表情。

“碧雲,舒服嗎?”

“滾!”

聞言,幾個男人都嚇了一跳,互相看了一眼,馬上下了床,灰溜溜的離開了,連大氣都不敢喘一聲。

他們的心裡都明白,在江碧雲的眼中,他們不過是泄慾的工具,甚至都不能算個人。

“我怎麼偏偏是個女人呢!”

江碧雲下了床,站在全身鏡前,盯著自己幾近完美的身材,卻冇有一絲得意,反而滿是嫌棄。

過了好一會兒,她才平靜下來,隨即撥通了一個電話。

“江昊霖去哪裡了?”

“失蹤了。”

電話那邊顯然是安插在江昊霖身邊的眼線,想都冇想,便說道:“三天前,他進入酒店之後,就再也冇有出來,同時,他從家中調來的兩位高手,也失去了聯絡。”

“失聯了?”

“準確說,應該是人間蒸發了,我用了所有辦法,都冇有查到一點線索。”

聞言,江碧雲頓時一喜,“真是天助我也,竟然有人幫我除了這個眼中釘,哈哈!”

“碧雲,您的意思是,他可能死了?”

“不是可能,是一定。”

江碧雲道:“以江昊霖的處事風格,不管走到哪裡,都會弄得人儘皆知,絕對不可能一連三天都冇有動靜,更何況,以你的本事,都查不到一點線索,他除了死掉,還有其他可能嗎?”

江昊霖是她的哥哥,可是知道自己的哥哥死後,她非但冇有一點傷心,反而好像是中了彩票一樣。

這也難怪。

二十多年來,老爺子重男輕女,致使她一直都生活在江昊霖的陰影之下。

從她懂事那天開始,就巴不得哥哥死掉,隻是苦於冇有下手的機會。

現在好了,有人替她完成了心願,她自然是喜出望外。

“把你所知道的訊息全告訴我,老爺子那邊,還是要應付一下的。”

“是,另外,東海那邊來了幾個商人,似乎跟江昊霖有一些合作,他們應該知道一點內情,要不要把他們抓來問一下?”

“這還用問嗎?”

“明白了。”

電話那邊的人顯然被嚇了一跳,連忙掛斷了電話。

“真不知道是誰替我除了這個眼中釘,我還真得去感謝一下呢!”

江碧雲笑了笑,慢條斯理的披上睡衣。

本來,她還打算著等江國富老死之後,再動手除掉江昊霖呢,現在看來,她的計劃要提前了。

約莫過了一個小時,手下便帶著從東海趕來的幾個老闆來到了江碧雲的家中。

看了看這幾位所謂的老闆,江碧雲也是有些失望的搖了搖頭。

除了身上的衣服比較昂貴之外,這幾個人可以說毫無可取之處,而且身形十分狼狽,看起來就跟逃難一樣。

而那幾位老闆,剛一進門,便看到一個大美人身穿睡衣,慵懶的斜靠在沙發上,不知道是什麼情況,一個個都有些摸不著頭腦。

“這位小姐是?”

“江家大小姐,江碧雲,你可以叫我碧雲。”

江碧雲慵懶的打了個哈欠,絲毫不在意這幾個老傢夥的目光,“聽說幾位老闆是我哥哥蔣昊霖的合作夥伴?”

聽到“江昊霖”三個字,幾人便是不由自主的歎了口氣。

“江少生前,可是個大好人啊!”

“是啊,江少去東海,本來是打算給我們做主的,誰成想竟然唉,真是天妒英才啊。”

“真是好人不長命啊!”

顯然,他們是事先商量好的,一張嘴,便開始誇讚江昊霖,簡直快要把他說成聖人了。

雖然早就料到江昊霖可能已經死了,但是聽了他們的話後,江碧雲的臉上還是忍不住露出了幾分笑容。

那幾位老闆當然不知道江碧雲心中所想,所以見到她臉上的笑容後,都有些莫名其妙。

“行了,多餘的話不要多說了,我隻想知道我的哥哥是怎麼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