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在所有人看來,葉九州接到戰書之後,就算不被嚇得肝膽俱裂,吐血而死,也得連夜逃走。

畢竟,那可是宗師級強者,傳說一般的人物。

區區一個藏鋒,就能壓得東海省各方勢力抬不起頭來,而藏鋒又死在了衛夫子的手裡,其厲害程度,可想而知。

幾乎所有人,都把目光投向了濱海,想看看這場早知道結局的好戲,會怎麼收場。

結果,誰都冇有想到,葉九州直接就接下了戰書。

非但接下了戰書,他還回話被衛夫子,來一個殺一個,來兩個殺一雙!

此言一出,猶如平定驚雷,整個北方,都震動了。

“葉九州接下戰書了?我冇有聽錯吧?”

“真是不知死活的東西,他恐怕還不知道什麼叫宗師強者吧?對付他這種人,人家說不定連手動不用動,一口氣,就能把他給吹死!”

“來一個殺一個,來兩個殺一雙?他把自己的濱海當什麼地方了?閻王殿嗎?真是異想天開啊!”

“也說不定,他是在打腫臉充胖子,表麵上把話說得很足,其實早就已經嚇得尿褲子了,隻是可惜了,他那漂亮老婆,年紀輕輕就要守活寡了。”m.

“守什麼活寡?冇有了葉九州,以謝芷秋的姿色,還愁找不到更好的男人?恐怕隨便找一個,都比隻會滿嘴大話的葉九州強吧?”

……

幾乎在所有人看來,葉九州已經是個死人了。

大部分人,都把葉九州當成了笑話,隻有一小部分人在替他惋惜。

“可惜啊,年紀輕輕就能有這番作為,著實不容易了,這是我不明白,他為什麼要惹周家,惹衛夫子呢?”

“年輕人,做事太冇有分寸了,如果他按部就班,夾著尾巴做人的話,說不定再過十年,真有實力跟周家拚一下,不過現在看來,怕是冇有機會了。”

“也隻能說周家這招太狠了,竟然要下戰書,而且還如此大張旗鼓,如果葉九州不接的話,那濱海禁地的名聲就毀了,他當初說的那些豪言壯語,也會被人當成放屁,到時候,就算周家不動手,東海也再無他立足之地。”

“可他接的話,那就隻有死路一條,周家始終是周家,每一步都算到了,根本就冇有給葉九州選擇的機會啊!”

……

不管是看笑話,還是替葉九州惋惜,大家都一致認為,葉九州必死無疑。

他一死,東海好不容易恢複的秩序,又將亂套,江湖上又會颳起一陣腥風血雨。

周家,固然是強,但要想獨占東海,顯然是不可能的。

到時候,不知道又會有多少人前來爭奪,攪得天翻地覆!

一些比較聰明的人,已經開始變賣家產,準備離開這個是非之地了。

跟其他地方不同,處於風暴中央的濱海,卻是無比平靜,就好像什麼事情都冇有發生似的。

尤其是葉九州,明明接下了戰書,不但冇有準備,竟然還有心情陪老婆逛街!

衛夫子接到訊息後,更是嘿嘿冷笑,“虛張聲勢?葉九州,難道你就這點本事嗎?”

大戰一觸即發,甚至連空氣中都瀰漫著銷煙的味道。

在大家看來,衛夫子本身就是宗師級的高手,身後更有周家坐鎮,當然是有恃無恐。

可葉九州呢?

明明隻是一個上門女婿而已,憑什麼強敵壓境,還能鎮定自若?

是真的胸有成竹,還是在虛張聲勢?

大家都猜詳不透,紛紛將目光聚焦到了濱海,想看看他的葫蘆裡究竟在賣什麼藥。

而在濱海!

除了謝芷秋之外,葉九州身邊的人,都決口不提“衛夫子”三個字,就算是偶然提起,也是付之一笑。

彷彿那就是一個笑話。

在他們看來,隻要敢招惹葉九州,那就是死路一條。

彆管你是什麼人。

就算是天王老子來了也不行。

濱海禁地的名聲,可不是吹出來的!

“雷子哥,葉先生真的接下戰書了?”

白杭接到訊息之後,第一時間就找到了雷子。

“當然接下了。”

雷子隨意擺了擺手,說道:“有人來尋死,難道我們還不成全他嗎?”

“可……可那是衛夫子啊!”

“那又怎麼樣?”

雷子一臉驚奇的盯著他。

白杭抿了抿嘴巴,一時之間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衛夫子的名字,他可是如雷貫耳,那簡直是傳說一樣的人物,尤其是手刃藏鋒之後,更是名聲大噪,風頭無兩。

一般人聽到他的名字,就算不嚇得魂飛天外,也得大病幾日不可。

可白杭萬萬冇有想到,葉九州不僅接下了他的挑戰,而且還冇有做任何準備。

彷彿根本就冇有把這個人放在眼裡。

如過隻是葉九州這樣,那也就算了,關鍵是連雷子等人也漠不關心啊。

難道衛夫子在這些人的眼中,就這麼不值一提?

白杭感覺自己的世界觀都有些崩塌了。

同時,他也有些竊喜。

因為葉九州能在這種情況下,依舊麵不改色,足見他是一個有擔當的人。

跟著這樣一個大哥混,肯定不會差!

他這樣想,但其他人卻不這麼認為。

北方的那些世家,在衛軍死後,紛紛將自己的人撤出了東海,如今知道衛夫子要來了,心思又開始活泛了起來,把葉九州之前的警告,全都當成了耳旁風。

因為,在他們看來,葉九州已經是一個死人了。

謝氏集團就算再厲害,厲害得過北方的世家?

葉九州就算再強,能強得過衛夫子?

他跟北方豪門葉家又冇有任何關聯,還有什麼可以稱道的地方?

遲早都得被彆人玩死。

如果能趁機分一杯羹,那就在好不過了。

甚至,他們已經聚在一起,商量如何瓜分地盤了。

在大家的翹首以盼中,約戰的日子終於到了,訊息也源源不斷的傳來,成為了街頭巷尾議論的話題。

“算算日子,衛夫子今天也該來了!”

“葉九州囂張得夠久了,今天終於踢到鐵板了!”

“我早就看這小子不順眼了,他自己喜歡做好事也就算了,憑什麼強迫彆人也把錢捐出去?真想看看他是怎麼死的!”

“我也想看看,咱們一起去吧,我也想瞻仰一下傳說中殺掉藏鋒的人,是多麼英姿颯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