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真是狗仗人勢啊,跟了新主人,氣勢也越來越足了!”

葉九州緩步走了進來,一臉微笑。

“葉九州!”

莊墨頓時感覺到大腦有些缺氧。

此時的葉九州不是應該被莊涵教訓嗎?怎麼跑到省會來了?

難道……

他不敢再想下去,突然有了一種不好的預感。

“你把我兒子怎麼樣了?”

他寒聲問道。

“我能把他怎麼樣?”

葉九州十分委屈的說道:“令公子迷了路,我親自把他送回來,你怎麼反倒質問起我來了?”m.g.

“你……”

馮雲喘著粗氣,含糊不清的說道:,怒不可遏,“老子是北方馮家,豪門之子,你……”

他的話還冇說完,就再也說不下去了,因為雷子已經衝了過來,左右開弓就是一頓打嘴巴。

不得不說,在打嘴巴這方麵,雷子可是專家,三下兩下,便把他僅剩的幾顆牙齒也打掉了。

見到這一幕,莊墨的嘴巴都合不攏了。

那是馮雲啊!

北方豪門之子,葉九州也敢打?

一點麵子都不給?

“記住,半天時間。”

葉九州的一句話,讓莊墨從震驚中回過神來,回頭一看,葉九州已經走了。

而馮雲,卻已經倒在了血泊之中,身體不停的顫抖,也不知道是怕的,還是疼的。

莊墨感覺到一陣失神,過了好一會兒才爬了過去,“馮少……”

“不要,不要打我,我再也不敢了,再也不敢了,你就把我當成個屁給放了吧。”

莊墨剛剛碰到馮雲,馮雲就大哭了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