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很快,一家人都陸續回來了。

“小姑夫!”

“芷秋姐!”

“姐夫!”

冇等三人進門,陳濛濛就已經迎了出去。

人如其名,她本身也很乖巧,尤其長了一張巧嘴。

陳淑英親自下廚,做了滿滿一桌子菜,大家吃得也是其樂融融。

葉九州中途出去抽了顆煙,回來之後,屋子已經收拾好了,嶽父嶽母回了房間,謝芷秋跟陳濛濛則是進了總覺得臥室。

嗯?

葉九州突然有了一種不好的預感,可憐巴巴的望著謝芷秋。

“葉九州,今天有要委屈你一下嘍。”一秒記住

在關門前,謝芷秋向葉九州使了個顏色,看了看一旁的沙發。

葉九州深深吸了一口氣,這才平靜了下來。

也直到此刻,他才意識到自己有一件重要的事冇辦!

那就是買房子!

最後每個彆墅群,到時候彆說是陳濛濛來作客了,就算是親戚們都來,也住得下,也就不必分房睡了。

不過,想了想,他還是放棄了這個打算。

一旦屋子多了,他一定會被謝芷秋趕到彆的房間。

劃不來啊!

現在還不是時候!

姐妹兩個睡在一起,當然有不少悄悄話。

謝芷秋本以為她這個年紀,一定是要問一些學習方麵的問題。

結果,她太單純了,陳濛濛第一句話,就是,“姐,你跟姐夫那個了嗎?”

聞言,謝芷秋差點就暈了,這孩子也太早熟了吧?

她本想否認,可自己是合法夫妻啊,睡在一起有什麼不對的?

而且,如果傳出去,對名聲也不好。

於是,他紅著臉點了點頭。

陳濛濛一下子來了興趣,“你們是怎麼睡在一起的?姐夫用了什麼套路?”

“啥套路?”

“就是網上那些教人追女孩在的教程啊,先是扮白癡,然後給女人驚喜,把風頭都讓給女主,自己默默付出,等得到芳心之後,再睡到一個屋裡,這時候重點來了,不能直接睡床上,否則會適得其反,一定要先睡地板,然後扮可憐……”

聽到最後,謝芷秋一臉驚恐,這個套路,怎麼這麼熟悉啊!

葉九州辦是那麼做的嗎?

一想到套路的結局,她的臉就更加紅了。

……

第二天,葉九州剛睜開眼睛,就見到謝芷秋站在沙發前,盯著自己。

“老婆,早啊?”

“早,葉九州,我跟你商量一件事。”

“什麼事?”

“要不然,以後你每天都睡沙發吧。”

一聽這話,葉九州一下子就跳了起來。

為什麼?自己明明都快要成功了啊!

心中雖然這麼想著,但他嘴上卻說道:“咱家地板濕,你也不是不知道,我都起了一身濕疹,說不定連風濕病都有了,哎呀,我腰怎麼這麼疼……”

說著,他還裝模作樣的呲牙咧嘴,裝成很痛苦的樣子。

見到他這個樣子,謝芷秋也不忍心了。

“要不然……”

“沒關係,反正濛濛就住幾天,又不長住,我委屈兩天冇時間,以後咱們兩口子多努力,爭取換個大房子,這樣一來,我就不用睡地板了。”

謝芷秋也是這麼想的,便點了點頭,“隻能這樣了,我一定會更加努力工作的,你跟濛濛去了省會,也一定要小心,那裡可不比咱家,不能跟人起衝突……”

她不停的嘮叨著,果然跟一個居家女人冇有什麼區彆。

甚至直到吃早點的時候,她還羅嗦個不停。

吃完早點,雷子便送葉九州跟陳濛濛去了省會。

這是雷子特意要求的,他從就聽說說省會藏龍臥虎,當然不會錯過這個見世免好機會。

不過,他以前也隻敢想想而已,可現在有了葉九州,就變得不一樣了!

“姐夫,你氣色不太好啊,是不是昨晚冇睡好”

陳濛濛小聲問道:“是不是姐姐早上跟你說什麼了?”

她在偷笑,彷彿惡作劇成功一樣。

“誰說的,我睡眠質量一直很不錯啊。”

“你彆騙我了,睡沙發怎麼會舒服呢?要不然我去彆的地方睡吧,雖然我人生地不熟,外邊又亂,但我也不忍心破壞你們夫妻的感情啊。”

說著,她還幽幽歎了口氣。

“用不著,你就安心住下來吧。”

葉九州拍了拍額頭。

陳濛濛的小把戲,怎麼能逃過葉九州的眼睛?

隻不過,他很意外,這個小丫頭什麼時候變得這麼古靈精怪了?

“大哥,我們先去哪個大學?”

雷子掏出地圖看著。

“不急,我們先去看望一下老朋友吧。”

葉九州道:“畢竟,他們在濱海投資了不少錢,既然來了,怎麼能不見一麵呢?”

雷子一笑,放下地圖,隨即一腳油門踩了下去。

白杭等人對建設濱海,可是做出了突出貢獻啊,自然是要拜訪一下的!

另一邊,白杭正在跟手下開會。

每個人一張床,身上纏滿了白布!

阿華、謝海山以及一眾心腹,就冇有一個能站起來的。

掃了一眼眾人,白杭的臉色也變得很難看。

“老大,這事不能就這麼算了!”

謝海山狠狠砸了床板一拳,似乎是想坐起來,不過他稍微一動,就牽動了傷口,讓他不停咧嘴。

“去你媽的,還有臉說?要不是你煽風點火,老子會弄成這樣嗎?不這麼算了?那你還想怎麼樣?”

白杭臉色猙獰,“你想去的話,我馬上就讓人把你丟到濱海,我倒想看看你能不能活過今晚。”

謝海山沉默了。

上次,葉九州已經是手下留情了,如果他再去的話,恐怕就真冇命活著回來了。

病房中,一下子就沉默了下來。

他們是敢怒不敢言啊!

葉九州實在是太可怕了,對他們來說,簡直就跟夢魘一樣。

“老大,出事了。”

病房外,一人大呼小叫的跑了進來。

見到他,白杭的臉色更加難看,因為那名手下能跑能跳!

每次見到彆人四肢健全,他就感覺自己的心口彷彿彆人紮了一刀。

“去你媽的,你纔出事了呢!

白杭怒罵一聲,“有屁快放。”

“是濱海,濱海……”

聽到“濱海”兩個字,白杭等人的臉頓時都白了,那夜發生的事情,又浮現在他們的腦海之中。

如果他們還能動彈的話,恐怕直接就鑽到床底下去了。

“我剛收到訊息,濱海的人來省會了。”

聽到後半句話,白杭更是狠狠咬牙,“都有誰來了?”

這幾個字,基本上被他從牙縫中擠出來的。”

“就是那個領頭的,叫……”

“葉九州。”

手下的話還冇說完,葉九州就已經帶著雷子跟陳濛濛出現在了門口。

此時,他的臉上帶著笑容,但白杭卻像是見到了鬼一樣,慌忙的想要爬起來。

可是很快,他就意識到了不對。

這裡是是省會,是自己的地盤,不是濱海啊!

再看到江寧那張臉,章程先是一愣,心頭猛地一顫,一股恐懼,瞬間在心頭蔓延。

旋即他反應過來,這他媽的是在省城啊!

強龍不壓地頭蛇。

葉九州是來送死的嗎?

想到這裡,他笑了,是殘忍的笑容。

“真是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獄無門你闖進來啊!”

“這裡是地獄嗎?”

葉九州笑了笑,道:“彆開玩笑了,你們現在還活著,想去地獄也太早了吧?”

“……”

白杭心中一顫,因為他感受到了一絲危機。

葉九州是來送我下地獄的?

“來人!”

白杭獰笑著,道:“我不跟你逞口舌之快,今天是你自己找死,就願不得我了。”

“來人啊,快特麼來人!

他大吼一聲,立刻便有幾十個人衝了進來。

本來不小的病房,被擠了一個水泄不通。

然而,葉九州卻麵無懼色。

他越是這樣,白杭就越是生氣,因為他不喜歡這種被人忽視的感覺。

“這是你這輩子最後一次如此囂張了!”

白杭深深吸了一口氣,感覺渾身的血液都沸騰了起來。

他正琢磨著如何報仇呢,冇想到機會這麼快就來了。

“大哥!不好了,吳管家來了!”

他正要下令動手,一名手下急忙跑了過來。

白杭先是一愣,隨即笑了起來。

“葉九州,我承認,你的確很厲害,但你太狂妄了,這裡是省會,是洪爺的地盤,是龍你得盤著,是虎,你就特麼給我臥著!”

白杭哈哈大笑。

在他看來,吳管家一定是洪爺派來對付葉九州的。

老實說,讓他一人對付葉九州,心中多多少少有些惴惴不安。

但有洪爺幫忙,那就不一樣了。

這下,葉九州必死無疑。

“葉先生,您這麼快就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