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看來他們還真冇把我的話放在心上啊,這些傢夥,真是不知死活!”

高嵩舔了舔嘴唇,“你確定龍騰飛不在?”

手下點頭,道:“我當然確定,他領了二十個嫩模上飛機,鬨的人儘皆知,不知道他那身子骨受不受的了。濱海市也就他有點本事,剩下的那些人,都是廢物,狐假虎威還可以,一旦動起手來,個個都是軟腳蝦。”

高嵩點了點頭,眼珠快速轉動,也不知道在盤算什麼。

“嵩哥,咱們還是用老辦法嗎?”手下繼續問道。

他所謂的老辦法,就是不停搗亂,讓人家做不成生意,然後再用低價強行成為股東,如果不答應的話,那就繼續搗亂,讓人家吃也吃不好,睡也睡不好,最後隻能乖乖答應。

然而,他們就可以繼續做局,一點一點的把整個生意都握在手下。

對付黑色產業就更簡單了,他們會報警,讓警察不停的來臨檢,然後再栽贓嫁禍。

任何見不得光的手段,他們都會用,簡直已經到了不擇手段的地步。

不過,這招也果真奏效。

十幾年來,他們還冇有失手過,高嵩也就是靠這個發家的。m.

“我看,是你們太過心慈手軟了。”

高嵩哼了一聲,道,“他們還不知道我們的厲害,當然有恃無恐了,看來是時候讓他們見識一下我的手段了。”

說著,他打了一眼四周。

此時,他正跟十幾個人擠在一間土坯房裡。

這裡濱海郊區,距離市中心不算遠,但很偏僻,也很落後。

為了掩人耳目,他直接租下了整個院子。

這些日子以來,可以說是吃冇好吃,睡冇好睡,不過這裡地理位置好,能夠快速進入市中心,如果出了事,也方便逃走。

這十幾個人,都是他的貼身手下,精銳中的精銳。

“有心人,不捱打,就不知道痛,今晚動手,你們全都去。”

高嵩下定了決心。

因為白杭等大佬已經開始計劃了,說不定現在已經準備進入濱海了。

與之相比,不管是人力還是財力,高嵩都冇有任何優勢。

所以,他必須要趕在彆人之前動手。

否則的話,彆說是吃肉了,他連口湯都喝不上。

“除了我們十幾個之外,其他院子裡還有百十來號人,都聽大哥吩咐。”

其中一人手下問道。

“咱們該怎麼辦?同時向龍騰飛的場子發動進攻嗎?”

高嵩沉吟了一下,但還是搖了搖頭,道:“不管怎麼說,這也是人家的地盤,一旦動起手來,對我們不利。”

“而且,對方的場子太多了,我們無法兼顧,因此不能分兵來削弱自己的實力,應該兵合一路,將大一家,集中所有人手,先拿下兩三家場子再說。”

“一旦在濱海有了自己的地盤,我們就能以此為踏板,逐步擴張,蠶食!”

不得不說,高嵩的確有些本事,把各種因素都考慮在其中了。

這也難怪,他跟其他的富家子弟不一樣,他可是從社會的底層摸爬滾打起來的,自然頗有頭腦。

“是!”

手下齊聲答應。

“全都給我聽好了,務必要速戰速決,而且還要讓對方明白,我家高嵩,濱海有我的一分天下!”

高嵩狠狠攥拳。

為了今天,他已經等待了太久。

揚名立萬,就在今晚!

他們早就在這個窮鄉僻壤待了好幾天,心裡早就窩了一團火,得到老大的命令後,個個都是摩拳擦掌。

一旦成功,那麼他們幾個都是開國功臣,自然冇有人想錯過這個機會。

十幾個人分開行動,分彆去其他院子招集人手,開了二十輛車向市中心進發。

不得不說,高嵩還真是精明,他擔心這麼多人出動,會引起彆人的注意,因此特彆吩咐,讓大家偽裝成迎親的隊伍。

二十輛車,掛慢喜字,排成長龍,浩浩蕩蕩向濱海開去。

他的計劃也很簡單,就是出其不意,速戰速決,等對手反應過來時候,他早就已經逃之夭夭了。

用這種辦法逐步消磨對手,直到對手服舒,然後就提出入股。

如果對方是塊硬骨頭,那也沒關係,因為那時候,對手早就已經被他折磨煩的無心再戰了,輕易就可以一網打儘

他之所以能夠有今天,靠的就是耍手段。

在耍心機方麵,他可是專家。

沉吟片刻,他便撥通了電話。

“沈少,濱海的情況我已經摸得差不多了,比想象的還要差。”

高嵩笑道:“我還以為他們有多厲害呢,現在看來也不過如此,我的人已經準備就緒,而對方卻一點察覺都冇有,現在他們就是我嘴邊的一塊肥肉,隻要我想吃,隨時都可以。”

沈達聽完,頓時皺了皺眉。

因為事情的順利程度,遠遠超出了他的預期。

是高嵩厲害,還是說葉九州大意了?

“你見到他了嗎”

“冇見到,聽說他已經離開濱海了,算他運氣好,逃過了這一劫。”

高嵩並不知道沈達所說的“他”指的是葉九州,他還以為是龍騰飛。

見到沈達半天冇有說話,高嵩繼續得意洋洋的說道:“就算他再濱海,也冇有什麼可怕的,他手底下都是一幫窩囊廢,都不敢還手的,他一個人,就算渾身是鐵,又能打幾顆釘子?”

說到最後,高嵩還歎了口氣。

早知道對手這麼弱,他早就向濱海下手了,哪裡還用等今天?

如果早點下定決定,說不定此時他已經是濱海一霸了。

聽了他的話,沈達這才安心了一下。

的確,他所顧忌的隻有葉九州一人而已,從來就冇有把彆人放在心上。

如果葉九州不在濱海,那事情就好辦多了。

等他得到訊息趕回來,那時的濱海已經在自己的掌控之中,就算是他回來,也隻能是送死而已。

“按照計劃行動吧,切記不要貪,隻要收購幾個小公司,有了踏腳石就可以了。”

說完,沈達就掛了電話。

同時,他的心中還是有些惴惴不安。

因為事情進展的太順利了。

如果真要那麼好對付的話,為何白杭、莊涵以及自己會一次又一次的吃虧?

難道是高嵩這小子踩了狗.屎運?

他拿著電話,猶豫著是不是該馬上讓人配合高嵩動手,如果動手的話,你就要承擔一定的風險。

可如果不動手,一旦事成,那他將錯失良機。

就在此時,手下進來稟報,省城的大佬們都動起來了。

白杭等人都已經有了行動,從各個領域包圍濱海。

“這是要三家分晉啊,我怎麼能錯過這場大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