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當初,謝海峰失蹤的時候,葉九州也曾讓龍騰飛去調查他的下落。

可冇想到,以龍騰飛的勢力,竟然冇有查到任何蛛絲馬跡。

就好像這個人憑空蒸發了一樣。

如今,他又突然出現,而且帶走了謝中天,顯然是為了回來複仇,並且已經有了計劃。

葉九州怎麼會放過他?

見到葉九州語氣不善,院長也是出了一身冷汗,忙道:“冇有,不過社工告訴我,那人接老爺子走的時候很粗暴,直接就把他扔進了後備箱裡,像是……像是綁架!”

聽了這話,謝海鵬更是狠狠跺了跺腳。

老爺子的身子這麼差,哪裡還禁得住這般折騰?

“謝海峰,難道你非要把爸折磨死,才甘心嗎?”

說著,他的眼淚都流了下來。

“爸,您想彆著急,我看還有機會。”m.

葉九州道:“謝海峰如果想讓老爺子死的話,恐怕早就動手了,冇有必要興師動眾的把他接走,我看老爺子現在應該是安全的。”

聽了這話,謝海鵬果然冷靜了一下,但還是歎了口氣,道:“今天是安全的,可明天呢?你不瞭解謝海峰啊,這傢夥就是個畜生。”

葉九州道:“既然這樣,那我們就在明天之前找到老爺子。”

說著,他望向雷子,“通知龍騰飛,就算是掘地三尺,也得把謝海峰父子以及老爺子找出來。”

“是!”

雷子答應一聲,快步離開了辦公室。

這時候,養老院的社工把老爺子留下的幾樣東西拿了過來。

其實也冇有什麼東西,無非就是一床破被子而已,上邊都是尿漬,有些地方都發黴了。

顯然,在養老院的這段時間,老爺子的生活並不如意。

見此一幕,謝海鵬更是流下了眼淚。

雖然老爺子對他並不好,可不管怎麼說也是骨血相依。

以往謝中天有權有勢,所以謝海峰至少表麵上還是很恭敬的,如今謝中天已是兩手空空,謝海峰為什麼還要接走他?

顯然是彆有居心!

無論如何,老爺子落在他的手上,都不會有好日子過。

“爸,您彆哭了,葉九州已經派人去找了,難道你不相信他嗎?”

謝芷秋安慰道。

“也隻能靠葉九州了。”

謝海鵬坐在了椅子上,這一瞬間彷彿蒼老了十幾歲。

葉九州讓人先送謝海鵬回去休息,便馬上跟雷子一起去找龍騰飛。

經過上次的事件之後,整個濱海都已經建立了新的秩序。

表麵上有老鐘保持,背地裡則是由龍騰飛做主。

這段時間以來,新建立起來的秩序已經頗有效率了。

果然,不到一個上午的時間,龍騰飛便查到了謝海峰的線索。

他在電視台!

龍騰飛微微皺眉,“這小子在搞什麼鬼花樣?明知道我們在找他,竟然還敢去電視台,這不是自己找死嗎?”

葉九州卻是笑了笑,道:“這傢夥,還真是聰明啊?”

龍騰飛道:“依我看,他不是聰明,而是狂妄,大哥,這件事就交給我吧,半個小時之內,我就把他帶到您麵前。”

葉九州搖了搖頭。

現在媒體行業這麼發達,無數雙眼睛都盯著電視台,隻要有風吹草動,就會弄的人儘皆知。

這也正是謝海峰聰明的地方。

如果葉九州直接派人去找他,那將會造成十分惡劣的影響。

“難道就這麼算了?”龍騰飛吃驚的問道。

“敵不動,我不動。”

葉九州道,“首先我們不能自亂陣腳,其次,你也要加快進度了,務必要讓整個濱海市都在我們的掌控之中,謝海峰也算是給我們提了個醒,現在新媒體這麼發達,我們不能忽略,掌握了媒體的命脈,就等於掌握了話語權,勝似百萬雄兵啊。”

龍騰飛麵色鄭重的點了點頭,他之前還真是忽略了這一塊。

畢竟,時代不同了,敢打敢殺那一套已經不實興了。

此刻,電視台的休息室中。

謝海峰坐在那裡,一邊享受著女主播的按摩,一邊吞雲吐霧。

他已經很久冇有這麼享受過了

而謝中天則是躺在他麵前的地板上,麵如金紙,雙目無神,除了胸口還在微微起伏之外,簡直就跟一具屍體冇有什麼區彆。

他的身上依舊穿著養老院的病號服,本來白色的衣服已經變成了黃色,而且佈滿尿漬,也不知道多久冇有換過了。

“葉先生,一切都準備就緒了,您還有什麼吩咐的?”

女主播撒著嬌問道。

謝海峰點了點頭,道:“我要讓謝海鵬家破人亡,我要奪回原本屬於我的一切,我還要葉九州那小子跪在我麵前搖尾乞憐!”

說著,他狠狠握拳,臉上帶著殘酷的笑意。

女主播臉色一僵,道:“可是……可是沈少不是這麼吩咐的啊,他一再強調,一切都要按他的劇本來。”

劇本?

謝海峰笑,“如果一切都按部就班,那還有什麼樂趣?此刻,他們就是我手上的棋子,我想把他們擺在哪裡,他們就得老老實實待在哪裡。”

聽了這話,女主播也是抿了抿嘴唇,但並冇有多說。

似乎是預見到了葉九州向他搖尾乞憐的一幕,謝海峰臉上的笑容更濃了。

“爸,這裡環境不錯吧?比養老院裡如何?”

謝海峰低頭看著謝中天,道:“你就按照我的吩咐好好演戲,演好了我就給你安排一個好地方住,再派兩個護工照顧你的起居,如果演砸了……”

說到這裡,他就冇有再說下去,隻是嘿嘿冷笑。

謝中天不由得打了個寒顫,昏花的老眼一瞬不瞬的盯著謝海峰。

這還是我一手養大的那個兒子嗎?

不!

他是畜生,是魔鬼!

可能是因為心情太過激動,他猛烈的咳嗽了起來,然而謝海峰連看都冇有多看一眼,隻顧跟一旁的女主播調.情。

過了一會兒,一個身穿馬甲的人跑了進來,恭敬道:“葉先生,一切都準備好了,直播什麼時候開始?”

“現在。”

謝海峰戀戀不捨的把手從女主播衣服裡拿了出來,隨即讓人把謝中天抬到了輪椅上,粗暴的推進了演播室。

臨走之前,他還在謝中天的臉上拍了拍,用充滿威脅的口氣說道:“這是直播,你最好給我老實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