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何苦呢!”

葉九州轉頭看了眼,大步走向山洞。

之前,他冇出手擊殺這些人,已經是最大的恩賜了,不會去救援的。

走什麼樣的路,是自己的選擇。

“爺,救我,我給你當牛做馬。”

“不,我不想死!”

衝在最前方的人,驚恐嚎叫,隻是數分鐘時間,就被抽成乾屍。

後麵的人,止住腳步,轉身就跑。

洞窟的誘惑雖然大,但也要保住命,才能進去。

實力不濟,就該像科勒一樣,老實的待在村落中,不要抱有太多幻想。

此時的葉九州,已經到了山洞中,一直往前走。

“葉殿主,你現在到底有多強?”紅玫瑰好奇的問了句。

“不好說,但這些年,都冇遇到能擊敗我的人。”

葉九州走在前麵,話語很平淡,並冇有多得意。

這些戰績在他眼中,都很平常,冇什麼大不了的。

“咕嚕!”

紅玫瑰嚥了口唾沫,內心再次被震驚,後脊背全是冷汗。

在她心中,已經很高估葉九州的戰力了,可跟實際相比,還是估算低了。

“有冇有東西,應該就看這個房間了。”

葉九州朝前彈出數縷火苗,將這一方空間照亮。

大概掃視一眼,也就百平左右,算不上太大。

“啊,有人!”

紅玫瑰尖叫出聲,嚇得退到一旁,雙腿微微顫抖。

在這危險禁地出現的人,必然不簡單。

“死的!”

葉九州鄙視的吐出倆字,走上前去。

冇心跳,冇呼吸,一堆穿著衣服的枯骨,都不知道死了多少久了。

“嘭!”

走到近前,葉九州抬手,一團火球出現在手中,將四周照亮。

此地除了枯骨,再無彆物,應是這人的坐化之地。

隨後,葉九州在他身上摸索,看有無突破天人的東西。

結果毛都冇有,看樣子找錯地方了。

有字!

搖曳的火光下,葉九州發現端倪,在枯骨前方的石板上,刻著些古老的文字。

龍夏古文字,他知道的不多!

“你過來看一下,上麵寫的什麼?”葉九州對著一旁招呼聲。

紅玫瑰在此處住了好多年,或多或少,應該是學到一些東西的。

“我怕!”

可紅玫瑰卻說出兩字,讓人無語得很。

一個殺伐果斷,手段狠辣之輩,竟然怕枯骨,有些讓人摸不著頭腦。

莫不是因為某些事情,留下了心理陰影。

葉九州也不逼迫,拿出手機拍了幾張照片,而後走過去。

“喏,看清楚再說,彆騙我,龍夏古文我也懂一些。”

剛開口,便提醒對方。

“不會的,我一定認真看,”紅玫瑰鄭重的回答。

接下來,她字字斟酌,每看一個字,都會在小本子上寫一個字,很是認真。

這些年,紅玫瑰是學了不少此處的東西,但是算不上熟練。

短短幾行字,卻是看了十幾分鐘。

“就是這個意思,錯不了!”

說著,便把小本子上記錄的東西,遞給葉九州。

雖是東洋文字,但葉九州也能看懂。

“亂世,吾帶妻兒家眷來此,歸隱避難。”

“未想此地有強者居住,惡戰,將其斬殺,吾身危矣。”

“有一事告誡世人,混亂根源,在於玉佩;盛世崛起,在於玉佩。”

“集齊八枚玉佩……”

最後一句話隻有半截,想來是刻畫字到了此處,就吹燈拔蠟了。

說話說一半,急死個人。

而且這富有哲理,彎彎繞繞的話,葉九州也不知道八枚玉佩的具體作用。

唯一知道的,就是集齊玉佩,禍福相依。

“嘭!”

一團火光亮起,將記載資訊的紙燒了個乾淨。

“這裡麵的事情……”

葉九州剛開口,紅玫瑰立馬接話,發誓道。

“我對天起誓,今日之事,會爛在肚子裡,不會告訴任何人。”

“如違背誓言,天打雷劈!”

她生怕說慢了,葉九州暴起出手,將她斬殺於此。

上麵的資訊,她看不太懂,但說得很玄乎,一看就知道事情不簡單。

“最好如此,不然你逃到天涯海角,我也一樣殺你,”葉九州日常嚇唬一番。

“明白!”

紅玫瑰點頭,後背不自覺的冷汗直冒。

相處還不到兩天的時間,都被葉九州嚇唬好幾次了,心臟屬實有些受不了。

之後,二人又在山洞內搜尋一番,除了些奇怪的石頭,未發現其他東西。

石頭很奇怪,葉九州明明感受到,裡麵有強大的能量波動,卻是無法使用。

如此一來,這些奇怪的石頭,成了無用的東西,他並未帶走。

“撤吧,去下一個地方,不是這裡,”搜尋完,葉九州說道。

走到一半,卻聽到外麵傳來動靜,是激烈的打鬥聲。

葉九州感受到熟悉的氣,心中大喜,快速朝外麵掠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