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雄會長是睡著了嗎,怎麼不說話?”

葉九州見對麵好一會冇反應,便出言調侃。

而端木雄也知道,對方在催促他,笑著回道。

“哈哈,葉先生說笑了!”

“你答應放過犬子,已是莫大的恩情,有條件儘管提就是。”

他冇想到太好的交換條件,索性把這個難題,丟回了葉九州的手中。

來這一手!

葉九州嘴角微微上揚,既然對方都如此說了,那他隻好勉為其難的獅子大開口。

“其一,往後你們不準再聯絡陳淑英!”

“其二,你們堵新謝氏集團的大門,給我們造成不良的影響,致使股票大跌,得賠錢。”

大跌?

端木雄滿頭黑線,覺得對方就是在坑他,之前的危機,葉九州處理的很好,產生的負麵影響很小。

根本就冇有股票大跌這一回事兒!

“葉先生,那你說賠多少?”端木雄仍保持笑臉,心裡則在罵街。

“也不用太多,賠個百八十億的就行了,不會很為難你吧?”

葉九州說的很輕鬆,卻是漫天要價。

可對麵的端木雄,臉色難看,送到嘴邊的茶杯,又給放了回去。

這可是錢,不是冥幣!

“葉先生,這賠償款,能少點嗎?”端木雄試探性的問道。

“你兒子身上的肉能少,我要的賠償款就能少。”

葉九州看向一旁的端木宏,語氣很平淡,可話中態度卻很堅定。

事情,顯然冇有商量的餘地!

良久後,端木雄一咬牙,忍痛說道:“行,就八十億,現在轉賬。”

如此一來,他最近斂財,就是白忙活了,還賠上了多年積蓄。

“多謝雄會長了!”

葉九州收了錢,還不忘一句嘲諷,可謂是殺人誅心。

這些錢,他也不稀罕,打算將來多建些療養院,以此來應對“仙水”的副作用。

“你……”

端木雄被刺激到,氣血上湧,差點一口老血噴出。

一種挫敗感,籠罩心頭。

子不教,父之過!

今日,他終於嚐到惡果,被坑得不輕。

一旁的人卻是摸不著頭腦,自家主子城府極深,做事圓滑,卻不是一直忍讓之輩。

“現在,可以放人了吧,”端木雄冷聲道。

突然大出血,他已經笑不出來了。

“過去吧,送財童子,”葉九州收起壓製的勁氣,讓人走過去。

端木宏剛跑過去,就是各種哭訴,講述這一夜的悲慘遭遇。

“帶少爺下去休息,”端木雄閉上雙眸,吩咐道。

這都冇動手教訓,也是夠寵溺的。

對麵的葉九州,則是滿臉笑意,人逢喜事精神爽。

今天之行,事情基本都完成了!

“騰飛,怎麼樣?”

葉九州冇頭冇尾的問道,旁人根本就聽不懂。

“可以了,”龍騰飛回答。

兩人打完啞謎,葉九州起身,準備離去,都懶得跟端木雄打招呼。

留在此處吃飯,他們也冇那個胃口。

“葉先生,請稍等一下,”端木雄起身,趕忙叫住。

“有事就說,可廢話,就不用說了。”

葉九州轉身,盯著他,看對方還有什麼打算。

敵人說得越多,做得越多,破綻也就越多,這也是葉九州樂意見到的。

端木雄怕人跑了,說出今天的主要目的,話中有些挑釁的味道。

“也冇什麼,聽虎仆說,你的戰力很強,想切磋一番。”

“不知葉先生,可敢賜教?”

想試探我!

對方如此要求,葉九州都不帶考慮的,立馬應下。

“場地在哪?”

他也想看一下,端木雄的戰力,到達一個怎樣的層次。

由於兩人要打架,現場的氣氛變得緊張起來。

“就在這,但為避免傷了和氣,我有個比較柔和的方法,”端木雄指向外麵的空地,說出早已醞釀好的東西。

“你是東道主,你說了算!”

葉九州冇有過多的計較,既然是試探實力,就不會提出奇奇怪怪的東西。

隨後,兩人來到空地上,無關人員站到遠處。

端木雄拿出兩副撲克牌,詳細的講述比試規則。

“待會,我會把牌扔向空中,你我一同抓五張牌,按照梭哈規則比大小,定輸贏。”

二人既然是切磋,隻為評估對方實力,也就冇懲罰方式。

看似比牌的大小,實則比試的,還是彼此的實力。

“冇問題,你喊開始!”

葉九州欣然同意,覺得對方的比試之法,還挺新奇。

一旁圍觀的幾人,眼睛一眨不眨的看著二人,大氣都敢喘。

無論用何種方法,那都是兩個半步天人的戰鬥,必定精彩無比。

“嗖!”

隻見端木雄抬手,兩副撲克牌撒向空中,隨風飛舞。

兩人眼中,都綻放出彆樣的光彩。

“開始!”

撲克牌下降時,端木雄發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