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五哥,事情不簡單,我們換個地方說吧?”黑楓尊主被訓斥,也不生氣,試探性的問道。

從傳來的錄像分析,黑楓尊主覺得這手法,有些葉九州的影子,而且越看越像。

話到了這個份上,青木尊主點點頭,舒口氣後回答。

“走吧,去密室!”

兩人離開了,而其他人則被留在原地,跪在地上不敢起來。

密室內,兩人入座!

“說吧,但彆隨便找些理由來搪塞我,”青木尊主率先開口。

他隻是先給對方打個預防針,免得對方忽悠,浪費時間。。

“我覺得幕後的人是葉九州,你先看錄像吧。”

黑楓尊主說著,打開全息投影,播放出兩段戰鬥視頻。

其中一段,就有葉九州對戰三號的,每一招都很清晰。

看完後,青木尊主輕蔑一笑,問道。

“連元素之力都冇用過的半步天人,你說是葉九州,有點扯了吧。”

“再說了,就算是葉九州,等我的研究一成,分分鐘滅殺他。”

青木走的武修路線有些奇怪,可他的實力很強,甚至可以碾壓黑楓尊主。

“五哥,證據是少了些,但不得不防,葉九州可是斬殺過偽天人的,”黑楓尊主勸道。

“哼,那又怎樣,等我的研究完成,必定殺他!”

青木尊主受到刺激,根本就聽不進去,火氣“蹭蹭”往上走。

真不知黑楓的操作,是激,還是勸。

“那現在,我們是先躲起來,等你突破了再去決戰嗎?”黑楓尊主試探性的問道。

“不用,一個半步天人而已,我派人去解決了就好。”

“還有就是,你往後不要再提葉九州,看你已經被嚇破膽了。”

青木尊主做了決定,冇把這件事放在眼中。

堂堂極南冰原霸主,覺得在這一畝三分地,冇人能跟他掰腕子。

“唉,既然五哥心意已決,我願聽候差遣,”黑楓尊主歎息,表麵上臣服了對方。

“好,你帶領零號、一號、二號前往雪家駐地,滅了什麼狗屁盟軍。”

“四個半步天人,對付群烏合之眾,應該綽綽有餘了。”

青木尊主這一次,算是下了血本,若不是他手中有要事,自己都要跟過去。

從傳回的錄像來看,對方也就一個半步天人,翻不了天的。

“是,我去準備!”

黑楓尊主離開密室,眼中閃過皎潔,嘴角微微上揚。

在他的心中,早就打起鬼主意。

他這種人,為了利益,什麼都能算計進去,何況隻是個結拜大哥。

隨後,黑楓尊主拿著指令,調動了大量機器改造人,幾乎是青木組織在極南冰原的全部實力。

浩浩蕩蕩的機器改造人大軍,朝著雪家駐地迸發。

此時的雪家駐地,眾勢力天天擺慶功宴,由於屢戰屢勝,警惕性放鬆了不少。

葉九州則不斷的囑咐精銳小隊:這是暴風雨前的寧靜,不可放鬆大意。

剛吃過午飯,葉九州的特殊通訊設備響了,打進來的人乃是草上飛。

一種不詳的預感,湧上葉九州心頭。

“葉先生,那個神秘的俱樂部開始活動了,全名叫做三仙俱樂部。”

“他們的規模很大,好像全龍夏都有,而且這次的動靜很大。”

另一頭的草上飛,急忙彙報情況。

“我丈母孃呢?她出去過冇有?”葉九州凝重的問道。

“還冇有,三仙俱樂部沒有聯絡老夫人,但應該也是遲早的事情,”草上飛根據手上的情報大概做出個判斷。

聽完這話,葉九州臉上陰沉如水,知道以草上飛的腦子,不會瞎咧咧的。

而極南冰原的事,已經進入關鍵期,青木尊主未除,他走不開。

葉九州思考良久後,想到了還算可行的對策。

“草上飛,你把錢勇叫回來,一旦我丈母孃出去,你們就跟上,而後蒙麵砸了活動現場。”

破壞掉活動現場,看三仙俱樂部還怎麼忽悠人。

“是,錢勇隊長已經回來了,就在我旁邊,要不你跟他說兩句,”草上飛商量式的說道。

錢勇這個人,他很頭疼!

戰力在他之上,堪比半步天人,卻隻聽謝芷秋和葉九州的話,根本指揮不動。

“喂,表妹夫,聽說你去極南冰原旅遊了?”錢勇接過電話,隔著萬裡都能感受到那呆傻勁。

“表哥,在我冇回來這段時間,你聽草上飛的安排。”

葉九州長話短說,直接吩咐了。

“哦,知道了,”錢勇回答的很乾脆。

如此一來,文有草上飛,武有錢勇,那陳淑英的安全也就有保障了。

剛結束通話,朱雀便急匆匆的從外麵走來,彙報道。

“主上,剛纔我們出去搜尋時發現,有大量機器改造人朝這邊走來。”

葉九州起身,臉上浮現笑意:“很好,就怕他們不來。”

而後,他又對著精銳小隊的通訊器道。

“白虎,你順著他們的行進足跡,找到老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