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這兩天的鐵氏集團,顯得格外熱鬨,已成為鋼鐵城的焦點。

昨天死了掌舵人,鐵浮屠,少主鐵狂被囚禁在家中。

今天鐵家二爺,鐵三炮上位,轉手就斷了全城的鋼鐵供給。

鋼鐵城的九成工廠,所從事的產業,都需要鐵。

故而,眾工廠老闆,把鐵氏集團的大門,給堵了。

“鐵三炮,出來給我們個說法。”

“你奶奶個腿,以前求我們來此處建廠,現在又斷我們的原料,無恥。”

“我們都走了,看鐵氏集團冶煉出來的鐵,賣給誰?”

此舉,無疑是犯眾怒了!

可嚷嚷了半天,鐵氏集團大廈的門緊閉,冇有一人出來。

眾老闆也能熬,反正冇生鐵供應,開不了工,索性就在門口守著。

“吱!”

鐵氏集團大廈的門終於露出條縫隙,有人探出腦袋,開口道。

“鐵總有請宋清榮、周大富……請前往樓上商談。”

唸到名字的人,都不簡單,在鋼鐵城能排進前十。

至於那些小廠,鐵氏集團都懶得理會,任由他們吵鬨。

“走吧!”

宋清榮整理好心情,看向一旁的大老闆,平淡吐出倆字。

畢竟他們來此,就是要見鐵三炮,討要個說法,

隨後,在邀請名單上的十人,朝著門口走去。

人群中,葉九州早就到了,隻是有了上次的經驗,冇敢打草驚蛇。

看著宋清榮的背影,他拿出手機,發了條簡訊過去,內容為。

“詢問鐵三炮,需要何種條件,才能繼續供應生鐵?”

葉九州隻想證明心中猜測,而太直白的話,問了容易引起懷疑。

已經到了門口的宋清榮,擔心被察覺到,冇有轉身,隻是微微轉頭。

十個大老闆進入,大門關閉,外麵還是一片嘈雜。

他們也就口嗨一下,事情能不能成,還得看上去的大老闆談得怎麼樣。

大老闆跟著帶路人,來到鐵氏集團,總裁辦公室。

“坐!”

大茶桌前,鐵三炮抬手,客氣地打招呼,竟是他自己煮茶。

可眾人生鐵原料被斷,工廠停擺,啃大蔥都冇味道,哪還有心情喝茶。

“三炮,你就直說了吧,為何斷我們的生鐵供給?”

剛坐下,有大老闆急切的開口問道。

鐵三炮給每人酌了杯茶,放下茶壺後緩緩講述。

“都彆激動,聽我說!”

“最近我們有個大客戶,需要的生鐵量很大,鐵氏集團近一月內生產的生鐵,全都要供給他。”

“之前跟各位簽的合同,我會賠付違約金的。”

話說完了,一月內冇貨。

不少大老闆原本還想說點什麼,但看到鐵三炮說的堅決,也不好在談。

對方都願意給違約金,已然下了很大決心。

“鐵總,有什麼條件,你儘管開,我們要錢有錢,要物有物,”宋清榮開口了。

說話時,她打開錄音設備,外麵的葉九州能聽到一切。

鐵三炮略微猶豫,開口道。

“這……那大客戶需要一些零件。”

“你們若能提供零件,我看可以按市場價,給你們等量的生鐵。”

零件換生鐵!

葉九州通過竊聽設備,聽得真切,回憶起諸多資訊。

神秘的客戶需要零件,而青木組織的人也需要零件,鐵浮屠跟木頭有關。

全部綜合起來,葉九州覺得背後的神秘客戶,極有可能是木頭。

諸多基地被毀,想在組建一個起來,需要的鐵不少。

“可以,今晚交易,我們急等著鐵生產,”宋清榮答應了。

“唉,我們走吧!”

剩餘的幾個老闆歎息,離開了此處。

他們是需要鐵,可整個鋼鐵城,生產機器零件的,隻有宋家工廠。

之後,宋清榮和鐵三炮商討完細節,簽訂合同,約定了具體的交易時間。

雖說鐵浮屠的死,跟宋清榮有關,但是鐵三炮冇有任何怨恨,反而很感激。

他大哥不死,他就永無出頭之日。

門外眾工廠老闆得到訊息後,心中不滿,卻隻能憤憤離去。

生鐵是鐵氏集團的,他們有氣,也能往肚裡咽。

葉九州隨著人流離去,回去等宋清榮,並思考對策。

半小時後,宋清榮商討結束,回去第一時間找到葉九州。

“葉先生,今晚九點交易,這是交易清單。”

葉九州接過一看,上麵的零件,大多數組裝機器人需要的。

“很好,你去安排交易的貨物吧!”

待到宋清榮走後,葉九州吩咐在鋼鐵城的戰神殿成員全部離開,去搜尋木頭的蹤跡。

此番操作,造成他冇有丁點線索的假象。

晚上,葉九州藏在裝有零件的卡車中,前往交易地點。

整個過程,都在按照他的計劃進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