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一群廢物,這麼多人都保護不了少爺,要你們何用?”

醫院手術室外,一個男人暴怒,對著身前的不少人臭罵。

此人就是鐵氏集團的掌舵人,鐵浮屠,眉宇間散發出梟雄的氣息。

被罵的眾人低著頭,冇一人敢出聲。

牆上“禁止大聲喧嘩”的標語,也成了擺設。

醫院的醫生、護士見狀,也是快步走開,冇人上去出這個黴頭。

“坦克,你說說怎麼回事?”鐵浮屠詢問時,聲音緩和了不少。

戰神境強者,可不是能隨便大呼小叫的。

“那人叫葉九州,武修很強,已達半步天人的實力,我不敵。”

“鐵總,這件事,我們還是算了吧,惹不起的。”

鐵坦克說出對方的實力,就是想讓鐵浮屠知難而退。

畢竟半步天人的實力,太過駭人。

“算了?”

鐵浮屠輕聲吐出兩字,就陷入了沉思中,冇有表態。

至於他會如何抉擇,隻有他自己清楚。

而造成這一切的葉九州,已經來到工廠,檢視情況。

“最後一個被攻擊的對方,就是此處嗎?”

“對,前來的機械改造人實力很強,就連負責這裡的罡勁霸者,都被斬殺了。”

宋清榮回答,麵露苦澀,負責的區域接連受到攻擊,讓她承受的壓力很大。

因為此事,家族痛批了她一頓。

接下來,葉九州在工廠內轉了一圈,勘察了攻擊後留下的痕跡。

有幾處攻擊,非丹勁武聖不能做到,對方動用了厲害的機器改造人。

“宋家一共有多少分廠?”

葉九州看完後,開口詢問,準備佈置計劃。

“大小加起來,一共三百五十個,重要的有三十個,已派家族高手鎮守,”宋清榮說出數字。

如此一來,防守薄弱的還有三百二十個,葉九州分身乏術。

“把宋家在龍夏全部工廠的分佈圖,以及被攻擊過的工廠位置給我,”葉九州得先瞭解具體的情況。

盲目製定的計劃冇有可行性,他纔不乾費勁不討好的事。

“這……”

宋清榮猶豫了,轉頭看向宋瀾傲。

宋家有些工廠的位置,很隱秘,屬於家族絕密,她也不敢亂說。

“說吧,家主剛下令,所有資訊對葉先生公開,”宋瀾傲給出權限。

宋清榮帶著疑惑,拿出了平板,講解道。

“地圖上的黑點,都是宋家的工廠,而用紅圈畫起來的,是被攻擊過的工廠。”

有些工廠,不單是宋家的商業機密,更是龍夏的絕密。

“呼……”

“雜亂無章,毫無規律可循。”

葉九州看完,給出句結論。

這些被攻擊的點,相互間冇有關聯,有的還被攻擊了兩次,隨機性很強。

目前能得出的,就是青木尊主在龍夏的基地很多,不然也不會攻擊如此多的地方。

一旁的宋清榮見葉九州好一陣冇說話,開口詢問。

“葉先生,那我們該怎麼辦?”

“召集宋家的全部安保力量,開會吧,計劃我會在會上說。”

葉九州回答,腦中已經有一套方案,有著幾分可行性。

“嗯!”

宋清榮不多問,拿出手機聯絡各處負責人。

她的能力很強,冇用多少時間,就組織起一場臨時會議。

會議室內,坐了不少人,不能來的就隻能通過視頻參加。

葉九州看著差不多了,清完嗓子後,開始講述計劃。

“我的計劃很簡單,把安保力量不足的分廠,全部搬到鋼鐵城。”

守株待兔!

在不清楚對方會攻擊哪個分廠的情況下,也隻能如此。

可這話一出,不管是現場的人,還是螢幕前的人,都沸騰了。

“不行,這個工程太大,運輸耗費的資金太多。”

“一旦改址,影響工廠佈局,會導致效益下滑。”

“這簡直是胡鬨!”

眾人嚷嚷的利害,葉九州卻安逸的喝著茶水,不為所動。

這本就是宋家的事,采納他的意見,繼續佈局,不采納,他待會就回濱海。

至於說服眾人,他才懶得做。

“見過家主!”

大螢幕中央,突然出現個人頭,眾人立馬安靜下來。

如此大的動靜,把宋家之主都給驚動了。

然而,宋家主根本不理會眾人,隻是對著葉九州恭敬的說道。

“宋家的事,有勞葉先生了,老朽身體不便,不能前來迎接,還請海涵。”

“無妨,一個形式罷了,不用在意。”

葉九州擺擺手,平淡的回答。

眾人傻眼了,那可是宋家之主,冇想對一個外人這般客氣。

兩人的對話,顯得葉九州越發神秘。

“剛纔的提議,你同意嗎?”葉九州不也浪費時間,直言相問。

“就按照葉先生說的辦,此事由清榮負責。”

“清榮,你要跟葉先生好好相處,多學習。”

宋家主同意了,卻不忘記暗示一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