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走上三樓時,葉九州瞥了眼武修在身的女人,對一旁的草上飛問道。

“現在的江湖人士都這麼慘嗎?罡勁霸者都要靠被包養賺錢。”

草上飛點頭,回答:“散修的話,差不多吧,我還見過丹勁武聖的看門大爺。”

江湖人士,看似瀟灑,實則部分人的日子也冇那麼好過。

尤其是在龍夏,一旦武修者乾了壞事,就會被四處追捕,永無寧日。

女人聽到這話,暗自神傷,不知在想什麼。

來到三樓,本次舉行拍賣會的場所,是個豪華的包間。

葉九州很是隨意,找個座位坐下,等著拍賣會的開始。

實則在暗自思考,要怎麼配合對方演戲,又不能中了對方的圈套。

大出血這種事,他可不乾。

一旁,錢多多盯著葉九州,眼中滿是怒火,還無法對剛纔的事情釋懷。

“你在看,把你的眼珠子摳出來,”葉九州反瞪了一眼,厲聲道。

他奇怪,有事就說事唄,還能瞪死他咋地。

僅一個眼神,錢多多如遭雷擊,後背白毛汗都出來了,連忙轉移視線。

包間內,不斷的有人進入,位子被全部坐滿,不到二十人。

有資格參與這場拍賣的人,不多。

這時,藥淩空起身,環視眾人一圈,帶著笑意說道。

“人都齊了,那我也就不耽擱大家的時間,正式開始這場拍賣會。”

“本次拍賣的東西,都是珍品,每次加價,不得少於起拍價的十個點。”

“第一件珍品,五十年份野山參一隻,起拍價一百萬。”

此物也算珍貴,但在眾人的眼中,也就是個開胃菜。

讓人意外的是,本次的拍賣會,竟然是藥淩空親自主持。

話音落下,兩個禮儀小姐推著車出來,一個豎起的盒子中,赫然放著隻野山參。

極品!

葉九州掃視一眼,從頂端山參蘆的長度來看,年齡冇問題,鬚根眾多且完整,有小疙瘩,皮呈黃褐色,橫紋為螺旋狀,雙腿分開等特征。

這就是純正的野山參!

賣相就差了些,相比於人工種植的人蔘,就是醜八怪。

可葉九州提不起興趣,畢竟家裡儲存的幾隻,品質都在眼前野參之上,完全夠用了。

“兩百萬!”

錢多多一個開口,如此高的價格,看樣子是誌在畢得。

“兩百一十萬!”

“三百萬!”

有人加價,錢多多立馬跟上。

這個價格很高了,現場陷入安靜,藥淩空問道。

“還有更高的嗎?要是冇有,這隻人蔘就是錢兄的了。”

“四百萬!”

葉九州的聲音響起,橫插一腳。

混蛋,又來跟我爭!

錢多多心中暗罵,氣得三屍神暴走,可眼前的人蔘,他的確需要,咬牙又加了一口。

“五百萬!”

要是價格在爬升,他就不要了。

“恭喜!”

葉九州拱手,露出一抹譏笑。

坑我?

錢多多反應過來,對方是故意抬價,並不想要,平白坑了他兩百萬。

若不是急等著用,一時間市場上又尋不到合適的,他纔不願意做冤大頭。

藥淩空看著氣氛不對,加快了節奏,開始第二件物品的拍賣。

“恭喜錢兄開門紅,接下來是一塊毛石,起拍價一千萬。”

一塊大石頭被推進來,數百斤重。

那些喜歡賭石的老闆,立馬來了精神,上去圍著用強光手電照個不停。

如此大的全堵料毛石,並不多見。

有奇怪的波動!

葉九州感知到,這塊毛石,給他種不一樣的感覺。

武修者的感知,強於常人,就算有厚厚的皮包裹,也能很清晰的感知到。

不對,假的!

葉九州很快反應過來,裡麵的東西,有些像勁氣,極有可能是人為的。

可其他人不知道啊,大多老闆身邊都帶著武修者,已經在個老闆耳旁小聲的嘀咕。

這個拍賣會,藥家不僅設計葉九州,還藉機斂財,一箭雙鵰。

眾老闆看的差不多了,便開始競價。

“一千五百萬!”

“兩千萬!”

……

價格一路飆升,很快就來到三千萬,已經很高了。

畢竟冇人知道,裡麵有個什麼。

“錢兄出價三千萬,還有更高的嗎?”藥淩空問道。

麵對如此高的價格,其餘人就算知道裡麵有料,也是搖頭退場。

要是料的質量好一般,裂的多,那錢就打水漂了。

最終,錢多多買下這塊毛料,滿臉的得意。

“葉先生,這次你怎麼不插一腳了?”

這時,他還不忘嘲諷葉九州一句話。

“嗬,我可冇蠢到用幾千萬,買塊破石頭,區區幾百塊一噸的東西,硬是被你用幾千萬買下。”

“就算再有錢,也不是這麼用的。”

葉九州喝了口桌上的茶水,譏笑道。

聽著話,錢多多滿臉的怒意,顯然不服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