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咕嚕!”

嬰兒抱起奶瓶,嘬了兩口,麵色就變得紅潤,出現了笑臉。

這藥力來的很快,堪比靈丹。

年輕醫生驚歎,上前用聽筒,聽其心跳、呼吸,又觀察瞳孔。

竟然完全正常!

“小高,愣著乾什麼,告訴眾人結果,”牛院長自信的開口。

“病人各項體征穩定,隻需抽血看有無藥物殘留。”

小高醫生冇考慮太多,當場說出診斷結果。

“你怕是診斷錯了,要不在看看,”院長身後,一個年長的醫生提醒。

作為下屬,當場讓上級難看,可不好!

“不用看了,我已經看的很清楚了,”小高肯定的回答,全然不知事情的嚴重性。

這話一出,也就證明瞭葉九州的藥有作用,能解毒。

而之前牛院長可是放過狠話的,說是葉九州的藥有用,他從此不再行醫。

小高醫生此舉,已然站在了牛院長的對立麵。

不上道!

一眾醫生搖頭,為眼前的年輕人默哀,覺得他還是太年輕了。

“小高,你明天寫個辭職報告來給我,”牛院長沉聲說道。

“辭職?”

小高醫生滿臉的疑惑。

“冇錯,我覺得你不適合在我們醫院工作,”牛院長一本正經的說道。

“不是,我都還冇入職。”

小高醫生昨天剛過來,入職手續都還冇辦。

看清醫院的麵目,他也不是太想待。

“滾!”

牛院長氣急敗壞的大吼,露出了真實的一麵,再也無法保持風度了。

現場,有幾個病人的病情極速惡化,家屬也慌了。

“大妹子,那東西真的有用嗎?”

“嗯,我家孩子吃下就好了,”年輕的母親回答。

家屬看向葉九州,恭敬的乞求道。

“求你也給我媳婦嘬一口吧,就一口!”

葉九州走上前,把奶瓶遞了過去,囑咐道:“這裡如此多的人,隻能一口,彆喝多了。”

“咕嚕!”

虛弱的患者喝了一口,不到一分鐘,立馬滿血複活。

仙丹?

“我好了,頭不暈了,肚子也不疼了,”患者起身活動筋骨,滿臉喜悅。

若不是這對夫妻早就到此,大家都以為是請的托。

安靜之後,眾人沸騰了。

“我也要,求大師賜藥!”

家屬們叫嚷著,圍上前去,對著葉九州又跪又拜。

藥的效果怎樣,他們都是看在眼裡的。

而一旁的牛院長,眼中滿是嫉妒、羨慕之色,自己從醫數十載,從未被如此尊重過。

“各位,聽我說!”

葉九州一聲大吼,聲音中裹挾著勁氣,鎮住了眾人。

“藥有限,我們留給最危急的人,如何?”

奶瓶裡的量,最多還有十口。

“我出錢買!”

眾家屬陷入安靜,不知該如何抉擇時,有人喊了一嗓子。

完啦!

很多人都冇幾個錢,真是花錢競拍的話,隻能看著自己的親人等死。

“他叫劉一手,大不同集團總裁,就是他牽頭抹黑我們的分公司,”龍騰飛湊上前,簡短的告知資訊。

“不賣,誰的情況危機,我就給誰服用,”葉九州拒絕。

錢對於他來說,是世界上最冇誘惑力的東西。

他前來此處,拿出珍貴的雙頭聖蛇逆鱗粉末,隻為救同胞。

“葉九州,給我藥,不然讓新謝氏集團的分公司到不了明天,”劉一手出言恐嚇。

“試試嘍!”

葉九州懶得跟他說話,開始用奶瓶中的藥救治病情危急之人。

片刻後,就隻剩下了一口。

“哼,這麼多人,看你怎麼裝下去,”牛院長低語道。

“吱!”

這時,數輛汽車停下,車上走下不少白大褂,其中就有賽華佗。

接到葉九州的電話,他組織人手,直接乘坐直升機到天藥山市。

“神醫賽華佗!”

小高醫生看清來人,驚撥出聲,滿臉的崇拜。

眾病人家屬不知道是誰,可聽到“神醫”二字,都覺得很牛逼。

“救人!”

賽華佗大手一揮,身側的醫護人員上前,給病人服用藥丸。

此藥,是以逆鱗粉末為藥引,加上其餘藥材製成的。

由於逆鱗的含量較少,吃下去冇喝奶的見效,但也有起色。

“來的很及時,”葉九州笑著說道。

“救人如救火,隻是那逆鱗粉末,隻剩兩瓶了。”

賽華佗告知了藥材的使用情況。

葉九州肉疼,雖說雙頭蛇聖蛇還活著,但已是阿水的寵物,不好得在下手。

“前輩,醫院裡還有不少藥物中毒的人,去救救他們吧,”小高醫生懇求道。

“你們幾個,去醫院裡救人!”

賽華佗看向一側,吩咐道。

“是!”

幾人應了聲,朝著醫院走去。

“攔住他們,這藥如此見效,定有不弱的副作用,”牛院長還在為自己掩飾。

如此強的功利心,並不是適合當醫生,更不適合當一院之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