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聽到此話,在場越發多的人認為藥淩空弑父,小聲的討論。

“弔唁經常能吃到瓜,下次還是早些離開。”

“你知道嗎?聽說藥淩空不是藥鬼生的,而是路邊撿來的。”

“難怪會弑父,應該有不小的仇怨吧?”

說法也是越來越離譜。

謠言就是如此,讓他們在討論會,藥淩空都成外星人了。

“藥淩空,你不給個說法嗎?”在眾人的議論中,藥胖子加了把火。

藥淩空能穩做家主多年,也不是吃素的,出言解釋道。

“原本,我是想安葬了父親,再跟大家說清此事。”

“可今日你們問了,還懷疑到我頭上,那我就說明白。”

“我爸,是黑楓尊主殺的!”

黑楓尊主!

這個名字一出,眾人的表情不一樣,甚是精彩。

有些人一臉茫然,不知是誰,有些人滿臉驚恐,嚇得不輕。

葉九州則很興奮,每一次黑楓尊主出現,都意味著有機會誅殺對方。

“事關重大,你還是說清楚些,”藥胖子步步緊逼。

一有搬倒藥淩空的機會,他就會好好的把握住。

麵對族人的發難,藥淩空很不爽,卻又不好發作。

“昨晚,我爸說有人給他訊息,有株赤烏參王要交易。”

“於是他帶著我,前往城北廠房,可到了那裡,我們遇到黑楓尊主的襲擊。”

“若不是父親拚死護我,死的人該是我。”

說到傷心處,藥淩空聲淚俱下。

看這般模樣,很自然,不像有假。

“嗬,不過是片麵之詞罷了,”藥胖子顯然不信,繼續加強攻勢。

他今日如此強勢,是要死磕到底了。

可藥淩空的心計與城府,也是上佳之人,瞬間想到了破解之法。

“本次赤烏參王交易,明擺著是個陷阱,而告訴我父親的,則是族內之人。”

“胖子,你說我們族內是不是有鬼?”

一招禍水東引,改變了矛頭所指的方向。

兩人的撕逼,基本平分秋色,往對方身上潑了不少臟水。

一時間,二人都被對方拉下水,讓眾人無法分清是非。

“嗯,那是要好好調查一番,”藥胖子麵不改色的迴應。

“死者為大,先安葬我父親,等日後我定要查個水落石出。”

藥淩空說著,示意屬下動手,準備起棺。

可藥胖子不肯罷休,又生出一計,抬手攔住。

“慢著,大家都來了,最後在瞻仰一番遺容吧!”

他們來到時,已經封棺,並冇人看到藥鬼。

“家父遺體已經入殮,就不要驚動他了,”藥淩空儘量壓製心底的火氣,冇有發作。

“你一再推脫,難道心裡有鬼?”

藥胖子的語氣,也是越說越重,差不多已經把話挑明瞭。

“老子忍你很久了,要挑事就直接說!”

藥淩空不在忍受,異常憤怒,暴喝道。

緊接著,他打開戰神領域,兩顆鋼球出現在手中,打向藥胖子。

戰神之上!

武修上冇兩把刷子,又豈能擔任隱世家族的家主之位。

“怕你不成!”

藥胖子不懼,摸出兩把匕首護在身前,抵擋攻擊。

“咚!”

金屬碰撞的聲音響起,匕首應聲而斷,兩顆鋼球命中胸口。

初入戰神境跟戰神之上,還是有著不小的差距。

“呃!”

藥胖子一聲悶哼,身形踉蹌著倒退數步,把上湧的氣血嚥了回去。

在眾人麵前,他不能表現出弱勢。

一招,便已落敗!

“藏得好深,平日從未聽你出過手,”藥胖子知道自己大意了。

不過,試探出對方的手段,他覺得也不算太虧。

好機會,趁機宰了他!

藥淩空拿定主意,收回兩顆反彈回來的鋼球,身形掠出,殺向藥胖子。

隻要眼前之人一死,藥家的旁係將群龍無首,會少一股與之對抗的力量。

“小心!”

旁係之人出聲提醒。

“嗖!”

藥淩空抬手,再次打出兩顆鋼球,速度奇快。

下死手了!

藥胖子全盛時都無法阻擋,何況是重傷的情況下。

“都是一家人,何必下如此重的手。”

蒼老的聲音響起,一道佝僂的身影出現,徒手接住兩顆鋼球。

此人同樣是戰神之上,不過這實力,就比藥淩空強很多。

“藥影,你竟然詐死!”

藥淩空一眼認出眼前的老者。

這人乃藥胖子的父親,在多年前,不過是藥鬼的影子,也就是替身。

冇想到使用炸死之法,活到至今,藏得也夠深的。

“哈哈,就是老夫!”

藥影邪魅一笑,聲音略帶沙啞。

有強者出現,人肯定殺不了的,藥淩空隻好作罷。

“我以家主的身份,命你們讓開,還是說你們想叛出家族?”

“這話說的,既然家主一意孤行,請便就是,”藥影退到一側,做了個請的動作。

看到藥淩空這般強,那原先的計劃,也要變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