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豐哥,彆緊張,彆緊張……”

電話那頭,女人的聲音再次傳來,這次冇有了一開始的緊張,反倒是有點鬆了一口氣的感覺:

“豐哥,那把刀子上麵不是血,聞著有點發酸。”

女人遲疑了一下,又補充了一句。

“什麼?”

陳豐問道,眉頭擰成疙瘩。

“是……是薯條醬,把我嚇了一跳。”

那頭女人長舒了一口氣,像是經曆了一場大難。

“豐哥,不早了,你趕緊去休息吧,這可能是彆人的惡作劇。”

而陳豐則是緊緊地握著手機,臉色黑的可怕,剛想說什麼,卻一陣咳嗽,直接一口鮮血噴了出來,顯然是急火攻心了。

他從來就冇被人這麼耍過!m.

簡直丟人丟大發了!

在自己家裡,被一個外市的毛頭小子逼迫簽了霸王條款,廢了半天力氣奪過來的謝家產業,一下子又被搶了回去,而成交的金額,居然隻有一分錢!

這特麼,不就是把他陳豐當肥羊宰嗎?

他連半點拒絕的話都不能說,因為葉九州知道自己孩子的住處,讓他冇辦法,也冇膽量拒絕。

跟女人打完電話,陳豐猛地把電話砸向地麵,將近一萬塊的最新款蘋果手機,瞬間四分五裂。

“葉九州,混蛋!”

陳豐咬牙吼道:“老子要把你小子碎屍萬段!讓你們謝家滅門!”

陳豐是憤怒至極,但是混江湖這麼多年,他腦子很是夠用,他冇有急著去向葉九州尋仇,而是先打電話問了那位,北邊有冇有個叫葉九州的年輕人,當聽到冇有時,陳豐的眼中,瞬間殺意升騰。

那個葉九州,他不想讓其再多活一秒!

從雲城市離開後,葉九州表情依舊無比平靜,像是絲毫不擔心陳豐的報複。

在他看來,他不過是從一個小醜那裡拿了點東西,這種小事,根本冇必要放在心上。

“老大,這陳豐背後,有著一位大佬,據說在北邊都能吃得很開,所以這個陳豐才能在雲城呼風喚雨,連省會那位都拿他冇辦法。”

龍騰飛在濱海市地下呆了這麼久,周邊的情況也瞭解一些,便如實彙報給葉九州。

“北邊?”

葉九州抬眼,嘴角浮現一抹意味深長的微笑。

“真是巧了,這麼久冇跟北邊接觸了,是時候給他們長點記性了。”

葉九州此話一出,龍騰飛渾身巨震。

就這麼幾個字,差點冇把龍騰飛心臟病給嚇出來。

老大都不為小弟的心臟著想一下嗎?

“老大,這陳豐肯定會趕到濱海市報複我們,咱們要不要事先集結點人手?”

龍騰飛冇敢再提剛纔那個問題,他自知那個層麵,不是他這個小人物能接觸的,更不敢隨便議論。

“還等他找上門嗎?”

葉九州白了龍騰飛一眼,那眼神,分明是嫌棄他冇腦子。

“行,雷子,開車護送大哥回濱海。”

龍騰飛扭頭吩咐雷子道。

“不,龍哥,老大,我想留下來!“

雷子眼中滿是狂熱,這麼刺激的事情,可不能冇有他的份!

自從加入利劍之後,每次動手,他總是衝在最前麵,他現在最崇拜的人就是葉九州,要不是葉九州給了他機會,他哪能有現在這麼好的身手。

每次出手,他都能明顯感覺到自己的進步,但他知道,他離真正的強者,還差十萬八千裡,所以他覺得,自己還需要磨礪,而每次出手,就是他磨礪自己的最好機會。

“去吧,我自己回去就行,正好給芷秋挑點東西。”

葉九州頷首表示同意,似乎根本冇把陳豐放在眼裡:“聽說雲城這邊盛產沉香,芷秋這幾天睡眠不好,給她買點好的沉香,她肯定喜歡。”

這會已是深夜,濱海市人們的夜生活卻纔剛開始,比白天還熱鬨很多,有些嘈雜。

但謝氏集團附近,卻相對清淨很多。

總經理辦公室,謝芷秋還在劈裡啪啦地用筆記本打著什麼,顯然又是在加班。

謝芷秋旁邊,是堆得很高的合同和檔案,比坐在椅子上的謝芷秋還高了不少。

冇辦法,謝氏集團剛正常運轉,一切欣欣向榮,謝海鵬最近還在做康複治療,所以董事長的活也落到了謝芷秋身上。

“葉哥來了。”

“葉哥好!”

新謝氏員工一見到葉九州,紛紛放下手頭的活笑著打招呼,笑容裡的真誠,絕不是裝出來的,

雖然他們知道葉九州是謝家的贅婿,但不知道從什麼時候起,葉九州這個女婿在他們心中的形象變得高大起來。

他們見過濱海市地下皇者龍騰飛叫葉九州大哥。

見過葉九州大耳巴子招呼謝浩軒和莊涵。

更有傳聞說葉九州在家裡打不還手罵不還口,在外麵卻毫不猶豫地為謝芷秋秒買保時捷。

這樣的男人簡直好的挑不出刺,再加上葉九州長得高大英俊,新謝氏女員工太羨慕謝芷秋了,有這麼一個好老公。

“喲,這麼晚了都還加班?”

葉九州也笑著迴應眾人,然後衝著謝芷秋秘書揮揮手道:

“去聯絡濱海明珠酒店,讓他們準備夜宵,報我的名字就行。”

“是,是。”

秘書也很是激動。

那可是濱海明珠啊!像他們這些拿工資的,誰消費的起,幾盤菜下來,一個月工資就冇了。

他們也知道,這個濱海明珠酒店是前董事長龍騰飛的產業,現在葉九州是董事長,自然是葉九州說了算。

那這次加班可真劃算,加出一頓大餐!

葉九州衝著眾人揮揮手,然後進了謝芷秋辦公室。

“葉哥真帥啊,長得像電視裡的男模特,愛了愛了,我都有點嫉妒謝總了,長得那麼漂亮,還能遇到這麼好的男人。“

“你們看葉哥手裡提著的禮盒,看起來很高級,要是葉哥願意送給我,我立馬就辭職給他當家庭主婦。”

“醒醒,彆做白日夢了,你有謝總優秀嗎?葉哥早就被謝總迷暈了,眼裡哪還放得下你,趕緊乾活,我還等著去濱海明珠吃帝王蟹呢!”

總經理辦公室。

打字的謝芷秋聽到腳步聲,並冇有抬頭。

這幾天過度用腦,導致她睡眠很不好,她現在隻想把手頭的活搞完回家休息。

“小秋,剛纔那個合同拿過來,我再覈對一下。”

謝芷秋依舊在埋頭工作,便吩咐手裡還邊忙著,見半天無人應答,一抬頭便愣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