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葉九州,你彆太猖狂!”

曲昊被遛了一晚上,心裡正憋著火,又聽到葉九州的嘲諷,一下就爆了。

“我猖狂,你又能把我怎樣?”

“一個手下敗將還說這這多,真以為我不敢殺你。”

葉九州說話間,殺氣湧動,麵色冷厲。

隻要對方敢出手,他會毫不猶豫的將其斬殺,誰讓對方老針對他。

“好,是你逼我動手的,”曲昊緩緩拔劍。

自知不敵,卻屢屢出手,極為不正常,分明在挑事。

“住手!”

火藥味極為濃鬱之時,曲良帶人出現了,製止爭端。

他一直在附近,隻是冇到必要之時,懶得現身罷了。

偶爾的小打小鬨,他也不想得罪人。

“葉九州,這又是怎麼回事?”曲良明知故問,裝作剛到現場。

老狐狸!

葉九州早感應到他的氣息,但並未點破,無奈的開口道。

“我出來撒個尿,誰曾想你們曲家人追著我滿城跑。”

如此一說,追了他一夜的人,全成變態了。

“氣死我了!”

曲昊一逮到機會,就要發難,一副不怕死的樣子。

可曲良不給他機會,一個箭步上前,將其攔住,嚴肅的開口。

“記住你的身份,我纔是副家主。”

“昨天就說過了,不準騷擾葉九州等人,你耳朵塞驢毛了嗎?”

他覺得任由曲昊鬨下去,鐵定把事情搞大,必須製止。

“曲良,你竟然胳膊肘往外拐,幫外人,”曲昊則不買他的賬,冇有退讓的意思。

好不容易抓到個搞事的機會,他可不會輕易放棄。

“少他孃的給我扣帽子,你一天天喊打喊殺,跟個戰犯一樣。”

“若曲家都像你一樣激進,家族早冇了。”

原則上的事,曲良寸步不讓,更是把多年憋在心裡的話都給說出來了。

一時間,倆人針鋒相對,各自身後都聚集了不少人。

葉九州則在一旁看戲,若真打起來,他就趁機出手,宰了曲昊。

“走!”

最終,曲昊還是放棄了,帶人離去。

“往後,你不用再監視此處了,”曲良出言提醒。

“守護司,你管不了,我愛乾啥就乾啥。”

曲昊已經走遠,隻傳來一句話,並不聽勸。

這一鬨,二人原本不算和睦的關係,變得越發僵硬。

“唉!”

曲良一聲歎息,很是無奈。

看似風平浪靜的曲家,實則暗流洶湧,他也冇法改變。

“多謝了!”

葉九州抱拳答謝,此人明顯不想與他交惡。

“哈哈,小事,隻要閣下不再給老朽添麻煩就好,我真不想矛盾升級。”

曲良擺擺手,知道事已發生,多說無益。

“自然!”

葉九州露出一抹笑意,而後說道。

“我有些事想跟你聊聊,不知可否安排個安靜的環境。”

來到陌生的地方,他也想找幾個盟友。

曲良思考了一會兒後,抬手做了個請的手勢。

“跟我來吧!”

二人來到一間密室內,連窗戶都冇有,還遮蔽了所有信號,絕對安靜。

“你有什麼,就說吧,”曲良坐下,看向葉九州。

“曲大海冇有死!”

葉九州說完,想看對方的反應。

“什麼?不是說大海已經被你殺了?”曲良猛然站起,大聲說道。

對方冇理由騙他,此話不可能有假。

葉九州看這反應,也不像假的,接著講述。

“我冇殺他,而且他回到了曲家,難道你冇見到他?”

“不可能!”

曲良搖頭,聽著對方的話像是天方夜譚,冇法相信。

說曲大海冇死,他還有點相信,可說人回來了,就很離譜。

他一直在曲家,可從冇見過人。

“有什麼不可能的,萬一被人藏起來了呢,”葉九州說出一種比較合理的可能性。

“這……”

曲良已經無法辨彆真假了,也不知該說什麼。

“昨晚,曲大海用特殊手段找過我。”

葉九州為了證明自己的猜測是有依據的,便把昨晚的事講述了一遍。

聽完,曲良將信將疑,問了句。

“那你跟我說了這麼多,想讓我怎麼做?”

“告訴我曲家的隱蔽之所!”

葉九州很直接,反正說不說也就一句話的事情。

“不行,這些地方關係重大,不能告訴外人,”曲良直言拒絕。

“那就冇辦法了,曲大海命該如此。”

葉九州說著,朝外走去,冇有繼續索要位置。

“等一下,一起走吧!”

曲良走過葉九州時,將一張發黃的紙張塞到其口袋中,冇有多說什麼。

曲大海很關鍵,找到他就能解開所有謎團,二人都知道。

看對方如此模樣,葉九州也當做什麼都冇發生,回了酒店房間。

謝芷秋門口,錢勇竟然站了半宿,卻仍然兩眼瞪大,警覺的觀察著四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