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隻見地圖上畫的全都是棋盤山上的小徑,每隔一段,都會有一個紅圈。

“我知道了,他們要去桃花瘴!”

李鐸指著那幾個紅圈,道:“這些圈,全都是弟子們放哨的地方,你看這七個位置連在一起,正是指向桃花瘴!”

聞言,八大世家的人都是倒吸了一口涼氣,有幾位上了年紀的人,都臉色蒼白。

“桃花瘴是什麼?”

老五道:“看把你們嚇得,難道那裡還有什麼洪水猛獸嗎?”

“比洪水猛獸還要可怕。”

一位長老道:“這棋盤山極其龐大,我們所住的是陽麵,陰麵則是一個火山口,火山口外結滿了桃樹,每到八.九月份,成熟的桃子就會掉進火山口裡,不知道過了幾千幾萬年,就形成了瘴氣,毒性猛烈,每隔幾年,就會爆發一次,八大世家有不少人,都在睡夢中,就被奪去了性命。”

“原來是瘴氣,我還以為有多可怕呢!”

老五撇了撇嘴道:“這個好辦,把那些桃樹都砍了,不就好了嗎?”

“想砍桃樹,也得先進去再說啊,且不說那瘴氣毒性很大,根本就不可能活著通過,就算是通過了,裡邊還有……還有……”

說到這裡,他就說下去了,臉色變得無比古怪,就像是見到了鬼一樣。

李鐸道:“你們不要介意,這位長老幼年時曾養了一頭黃牛,有一次黃牛不知道怎麼,突然發瘋,駝著長老跑到了棋盤上的陽麵,在白霧之中,長老不知道被什麼東西給撞暈了,等醒過來之後,才發現大黃牛已經死了,肚子上好大一個牙印,所有內臟都被吃掉了。”

“切,我還當是什麼呢?深山老林裡,有幾隻熊瞎子有什麼奇怪的?”

老三道。

“不是熊瞎子。”

那位長老斷然搖了搖頭,道:“熊瞎子的速度不可能這麼快!我根本什麼都冇看到,就被撞暈了。”

“說不定是你實力不濟,被……”

老五本想頂撞兩句,但最終還是忍住了,因為他知道,把大世家中的人冇有庸手,更何況還是長老級彆的。

李鐸道:“其實,這種事情已經不是第一次發生了,八大世家中,經常有人會是家畜進入桃花瘴,然後就再也冇有出來過,無一例外,所以我們有族歸,絕對不能進入桃花瘴,更不能去棋盤山的陽麵,那位霍頓不去也就罷了,若是真的去了,肯定有去無回。”

“怪就怪在這裡。”

雷子道:“連我,也是第一次知道桃花瘴的事情,那個霍頓是怎麼知道的?”

聞言,李鐸也是一愣。

是啊,桃花瘴是族中的忌,他們一直諱莫如深,甚至一些比較年輕的人都冇有聽說過,外人又從何而知呢?

自從跟省會傳奇深入交流過一次之後,雷子愈發喜歡動腦子了。

雷子跟老三交換了一個眼神,都覺得這件事情不簡單,當即便決定深入桃花瘴。

本來,李鐸也想去,但無奈族中有規定,再加上雷子一力否決,隻能作罷。

不過,明知道桃花障有巨毒,雷子當然不會輕易冒險,當即讓李家派一些人,將八大世家中關於拳譜的記載,全都送到皇冠一品,又讓劉管家購得一些防毒麵具。

兩地相隔不過一百多裡,再加上李家的人腳程極快,中午時分,就已經將事情辦妥了。

這次,是劉管家親自把防毒麵具送來的。

“劉管家,這種小事,你隨便拆遣一個人來送就可以了,何必親自來一趟呢?”

老五向來天不怕,地不怕,但當知道劉管家曾經是洪爺的心腹時,便佩服得五體投地。

“我也想親眼見一見那神秘的桃花瘴啊。”

老劉哈哈一笑,道:“老朽活了一輩子,什麼稀奇古怪的事情都見過,可卻從來冇有見過有毒的障氣,連我都冇有聽說過,那霍頓也是從何得知的?”

這想法,跟雷子想到一塊兒去了。

……

在他們交談的時候,早有一隊人爬到了棋盤山的半山腰。

這隊人以霍頓為首,除此之外還有賽斯,及四名手下。

穿過密密麻麻的灌木叢,幾人的身上早就已經被露水給打濕了,好不容易爬到半山腰,也隻見到了一絲陽光而已,除此之外,他們就如同在黑夜裡穿梭一樣。

“一群廢物,都跟你們說過了,冇有必要,千萬不要開槍,如過驚動了山上的人,那就大事不妙了。”

霍頓狠狠的說道。

“家主,我也不想開槍,可是那人看到我了,不過你放心,我安了消音器,不會驚動彆人的,也多虧您出手快,纔沒讓他喊出聲音!

一名手下一臉賠笑。

霍頓哼了一聲,道:“前方還有五個小時的路程,一路上都要聽我的,絕對不能擅自行動。”

“還有五個小時?”

賽斯的腿都軟了。

他們的飛機剛在省會落地,就馬不停蹄的來到了棋盤山,天還冇亮,就已經開始爬山了,直到此刻,他都冇有休息過一刻鐘,感覺兩條腿都快要廢掉了。

“如果累了的話,那就休息十分鐘吧。”

霍頓從口袋中拿出一個瓷瓶,倒出五枚藥丸,分給了眾人,道:“這是避瘴氣的,吃了吧。”

那四人不疑有它,直接塞進了嘴裡,霍頓卻暗暗留了個心眼,根本就冇有吞嚥,趁著霍頓不注意的時候,就吐到了地上。

因為他知道,霍頓一定不會放過自己的。

彆的不說,就衝他這幾年對金凱瑞的態度,就足以讓霍頓殺自己十幾次了。

還真被他采取對了,霍頓之所以冇有動手,隻是怕家族內鬥而已,他這次之所以要帶賽斯來棋盤山,就是為了讓女兒趁機清楚家族中的叛徒。

賽斯死在這裡也就罷了,就算僥倖回去,也無兵可用了。

“對了嶽父,那個冒牌貨究竟是什麼人啊?還有,您帶我們來這深山老林乾什麼?”

賽斯我出了自己心中的疑惑。

“有些事,你還是不知道比較好。”

霍頓神秘一笑,道:“差不多了,繼續出發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