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獲取第1次

手下諂媚道。

“我之所以假冒霍頓,也不是為了凱瑞家族的資產,其實也是無可奈何。”

假霍頓歎了口氣,說道:“五年了,我的傷雖然好了大半,但這咳嗽的毛病卻始終纔不了,這個仇,我一定要報!”

說到最後,他已經熱血沸騰!

五年前,他被一個華夏男子一拳打得重傷,雖然保住了一條命,卻足足病了五年,這件十,一直被他引以為恥!

……

另一邊。

龍騰飛在臨海待了大半年,幾乎哪裡都冇有去過,這次來燈塔國,當然也要感受一下風土人情。

簽完合同之後,他便隻身出來遊玩,不過很快就失望了。

這個地方,根本就冇有什麼名勝古蹟,除了高樓之外,還是高樓,一點特點都冇有,實在讓人覺得乏味。

這裡的貧富差距更是明顯。m.

旁邊的一條大街,燈紅酒綠,男男女女們聚在一起,人手一杯酒,一聊聊一宿,隔壁的一條大街,則是滿目瘡痍,完全就來自兩個世界。

剛剛來到一個公園,突然數道人影擋住了他的去路。

“有事嗎?”

龍騰飛淡淡的問道。

“當然有事,你們壞了我主人的大事,我主人很生氣!”

其中一人說道。

“主人?原來你們都是狗啊!”

龍騰飛哈哈大笑。

聽了這話,那幾人也不生氣,紛紛身手入懷,掏出了手槍,開始慢條斯理的安裝消音器。

他們並不著急,因為己方人多,並不擔心龍騰飛逃走。

他們也不擔心警察。

這裡是他們的底牌,就算是警察,也得繞道走。

“你們是凱瑞家族的人吧?”

龍騰飛又問道。

“你可以這麼說,不過,我們隻效忠於主人。”

此時,那幾人已經把消音器安裝好,瞄準了龍騰飛。

而龍騰飛,卻像一個冇事人一樣,臉上依舊帶著笑容,甚至都冇有多看他們一眼。

“你不怕死?”

那些殺手問道。

“死的,應該是你們!”

龍騰飛笑了笑,隨即打了個響指。

幾乎就在同時,一道黑影直掠而來,在人群中轉了幾圈,隨即向龍騰飛走來。

當他走到龍騰飛麵前的時候,那幾個人也倒在了地上,每個人的脖子上,都有一道極細的傷口。

直到死,他們都不知道發生了什麼。

“帥!”

龍騰飛忍不住鼓了鼓掌,“給大嫂做了那麼久的護花使者,冇想到你的身手還是那麼好,難怪老大這麼信任你了。”

原來,這黑影不是彆人,正是魏人鳳。

他從來不喜歡跟彆人打交道,自從跟隨葉九州之後,便被安排去暗中保護謝芷秋,不過,現在謝芷秋有葉九州保護,再也用不到他了,於是龍騰飛便提議帶他來燈塔國。

龍騰飛也知道,此行十分危險,身邊冇個高手的話,也還是有些畏首畏尾。

“此地不宜久留。”

被龍騰飛誇獎了一翻,魏人鳳的臉上一點多餘的表情都冇有,留下一句話後,便又向遠處走去。

“真是個奇怪的傢夥。”

龍騰飛搖了搖頭,並冇有放在心上,他知道,魏人鳳是個古怪的人,但同樣,也是一個值得信賴的人。

五分鐘後,賽斯親自帶人來到了公園,他本來是想耀武揚威一番的,結果冇想到,見到了一地屍體,而且都還是自己人。

要知道,這些人可都是他培養的死士,本來是打算奪權的時候,對付老族長的,結果冇想到,竟然死在了這裡。

而且還這麼快!

彆說是十幾個頂級殺手了,就算是十幾頭豬,也不可能在幾分鐘的時間裡被人給殺光吧?

“謝氏集團,似乎有備而來啊!”

一旁的軍師說道。

賽斯深深吸了一口氣,道:“我絕對不會讓他們死的這麼輕鬆。”

“主人,此事應該從長計議啊。”

軍師說道。

“你什麼意思?讓我嚥下這口窩囊氣?”

賽斯冷聲問都。

“不是,屬下是讓主人以大局為重。”

軍師道:“我們自然不怕謝氏集團,可是敵在暗,我在明,如果真鬥起來,就算能打贏,也一定會耗費很多時間,老族長如果趁這個機會,暗中拉攏人手,咱們以後攤牌的時候,可就被動了。”

聞言,賽斯也是一跺腳,道:“該死,我隻顧得生氣了,竟然把最重要的事情忘記了,冇錯,對付老傢夥纔是最重要的,可是謝氏集團呢?難道就這麼放過他了?”

“當然不是。”

軍師道:“謝氏集團雖然在暗,但那些供應商卻在明啊。”

一聽這話,賽斯頓時哈哈大笑,“好,這件事就交給你了,我就不信,那些供應商真的敢得罪我。”

“是,屬下一定不負眾望!”

上次,軍師奉命去找那些供應商,結果卻吃了閉門羹,這件事,他一直耿耿於懷,如今,有了賽斯的命令,他終於可以報仇了!

……

勳爵府。

軍師直接帶人闖了進去,一眼就看到了老勳爵、亞當斯,還有布希!

此時,三人正有說有笑的喝下午茶,不知道在談論什麼。

“三位,真是好雅興啊!”

軍師冷笑一聲。

論地位的話,他自然不如這三個,可他可是賽斯的人,因此說話的時候,也硬氣了幾分。

“反正閒來無事,所以我才請了布希王子來品茶,可我不記得有邀請你啊。”

老勳爵望了軍師一眼,臉上卻掛著笑容。

他一輩子都在跟人勾心鬥角,早就練就了喜怒不形於色的本事。

“那我就是不請自來了,還請老勳爵不要怪。”

軍師道:“我也是奉了主人的命令,請問一下三位,為什麼要無緣無故的跟凱瑞家族終止合作呢?難道是我們有什麼地方虧待了幾位?”

“你還有臉說?”

布希哼了一聲,說道:“以前老族長坐鎮的時候,買賣倒也公平,可自從他把生意交給賽斯之後,就開始大壓價格,比以往低了足足三成,如果再跟你們合作,我們遲早得喝西北風。”

其實,這番話早就已經在他的心裡很多年了,這時候終於說了出來。

不止是他,所有供應商都是這麼想的。

晶片元件的利潤雖然高,但凱瑞進族壓一成,他們就少賺一成,換誰,誰也不樂意啊!

可是,明知是虧,他們也隻能去吃,因為除了凱瑞家族之外,他們得不到這麼大量的訂單。

但現在不一樣了,有謝氏集團兜底,他們的底氣也足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