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黑廷斯】,你在想什麼?跟我走吧。”

楊雲帆轉過頭去,看到不遠處的【黑廷斯】的眼眸之中,露出一絲奇怪的目光,不由冷哼了一聲。

他還以為,【黑廷斯】這傢夥在想什麼陰謀詭計,準備害他呢。

自然不會給對方好臉色。

“是,真武劍聖。”

【黑廷斯】見楊雲帆的眼神有一些冷意,頓時渾身一個激靈,趕忙低下頭去。

眼下,人為刀俎,我為魚肉,不管楊雲帆有什麼奇怪的癖好,他還是先忍一忍吧。

刷!

下一刻,【黑廷斯】與【奧布萊恩】,便跟著楊雲帆離開了戰場,朝著【燭龍部落】的方向,飛去。

“奧布萊恩,你去組織人手,準備反攻吧。”

路上,楊雲帆對【奧布萊恩】直接說道。

“是,真武劍聖。”

【奧布萊恩】恭敬的點了點頭。

楊雲帆擊敗大圓滿強者【焚骨大人】,又擒拿這【炎雀仙域】黑暗生物這邊的統領【黑廷斯】,【炎雀仙域】這裡的戰況,徹底變天了。

接下來,估計不會再有不開眼的傢夥跑出來。

要不了多久,他們就可以收複【炎雀仙域】,讓這裡,重新迴歸正常。

“刷!”

【奧布萊恩】心中興奮,恨不得立馬將盤踞在這裡的黑暗生物全部趕出去,此刻連忙便去召集人馬,準備進行反擊。

一旁的【黑廷斯】,對此完全不在乎。

他早就明白,所謂【量劫】,就了為了清理那些多餘的低階生命……這裡麵,不但包括【無間宇宙】的修士,也包括他們【暗界】來的入侵者。

消滅多餘人口,讓宇宙運行,更加輕鬆。

這就是【量劫】的目的。

可笑,那些低階修士,還真以為,這【無間宇宙】有什麼寶物,或者稀缺資源,值得他們穿越【位麵通道】打過來。

當然,寶物是有的。

比如,他在這段時間,就收集了不少好東西。

可是,這些寶物當中,隻有很少一部分,會被那群低階的黑暗生物給遇到。而死亡率最高的,往往都是這些低沉修士。

這就是真相。

作為【暗界】這邊的高層,【黑廷斯】哪怕被楊雲帆抓住了,也不怕什麼。他跟楊雲帆,又冇有什麼私仇。

【量劫】……大家,各為其主,奉命行事罷了。

眼下,他輸了。

他也認栽。

他也做好準備,大出血一次,把自己身上的寶物獻給楊雲帆。

“黑廷斯,到了。”

很快,楊雲帆便帶著【黑廷斯】,來到了【燭龍部落】當中,當然,此刻的【燭龍部落】的堡壘,已經被推平,改成了【真武仙宮】。

古色古香的建築,美輪美奐的雕塑。

“真武劍聖,你這宮殿很不錯。”進來之後,【黑廷斯】根本不怎麼害怕,還有心情欣賞這【真武仙宮】裡麵的景色。

“你喜歡就好。”

聽到這話,楊雲帆嘴角露出一絲古怪的笑意。

“嗯?”

【黑廷斯】作為造化大帝,靈覺自然十分敏銳,一聽這話,頓時感覺到脊背發涼,有一些莫名的恐懼。

他不由轉頭,看向楊雲帆,有一些疑惑。

“轟隆隆~~”

不過,就在這一刻,他卻是看到,在楊雲帆的背後,那一尊令他恐懼無比的【混沌神像】再次浮現了出來。

刷刷刷!

突然間,這【混沌神像】扭曲了一下。

下一刻,六尊【輪迴神像】,從【混沌神像】當中分裂出來,各自鎮守一個方位,居高臨下的凝視著【黑廷斯】。

“真武劍聖,你,你這是做什麼?”

【黑廷斯】頓時慌了,臉色大變,不過,嘴上還是強硬道:“真武劍聖,你我都是造化大帝,我就不信,你能殺死我?”

“既然殺不死我,你何必多此一舉!

他心中很不服氣。

他都已經選擇投降了!

甚至,他都做好準備大出血了,這【真武劍聖】還是不肯放過自己?

“黑廷斯,在我抓到大圓滿強者之前,先辛苦你一下了。”

楊雲帆也知道,自己這麼做有點不地道,不過,誰讓這些【暗界】來的造化大帝身上,能抽取出他煉製【天珠】需要的秩序之力呢?

“你,什麼意思?”

【黑廷斯】懵了。

他完全聽不懂,楊雲帆在說什麼東西。

“轟隆隆~~~”就在這一刻,天空上那六尊【輪迴神像】忽然齊齊動手,他們掐動法訣,一道道各自不同,卻有同出一源的秩序鎖鏈,從他們身上飛出,然後一層層落在【黑廷

斯】的身上。

不過一會兒,【黑廷斯】的身體,就被六種不同的秩序之力給裡裡外外的包裹。

同時,這六種【秩序之力】的尖端,還化成了一根根針孔,刺入到【黑廷斯】的身體當中,然後從【黑廷斯】的經脈之中,抽取出一滴滴血液。

這血液,乃是身體的精華。

【黑廷斯】作為造化大帝,他的血液當中,自然蘊含著濃鬱的秩序之力。

“咕咕~~~”

這【黑廷斯】體內的血液汩汩流動,不斷被抽取出來,然後被一根導管,引入到虛空中的【混沌熔爐】當中。

【混沌熔爐】當中,頓時爆發出一團土黃色的刺目光芒。

“好!”

“這般濃鬱的大地秩序之力,一天,就可以煉製出數百枚的【大地·天珠】。”

看到這一幕,楊雲帆心中也十分激動。

這【黑廷斯】,不愧是頂尖的造化大帝,他一滴血液,頂得上一萬具普通的黑暗生物屍體。

“你,抽我的血,煉藥?”

【黑廷斯】終於明白了,楊雲帆在做什麼,他不由瞠目結舌。

楊雲帆,將他抓住了,雖然冇有折磨他,可卻用他的身體來當【藥材】……這對他來說,簡直是奇恥大辱!

這不是將他當成豬狗一樣圈養起來嗎?

想吃就殺!

想玩,就逗弄幾下!

“啊……”

隻可惜,【黑廷斯】現在渾身上下,都被楊雲帆的【混沌·秩序之力】給封印了,他彆說是拚死反擊,連怒吼都發不出聲來。

……

“三天了。”

“黑廷斯那傢夥,還冇聯絡我。”

“他,不會是死了吧?”

同一時間,【黑廷斯】請來幫忙的那一位老朋友,【焚骨大人】在自己的統帥部當中,卻是左等右等,等不到【黑廷斯】的訊息。

這三天來,【焚骨大人】用了無數次神識傳音,聯絡【黑廷斯】,隻是,對方渺無音訊,冇有任何迴應。

這讓【焚骨大人】十分為其擔心。

雖然,【焚骨大人】很是不爽,【黑廷斯】在冇有搞清楚情況之前,就讓他來對付楊雲帆,讓他差點栽在楊雲帆的手裡。

不過,他畢竟是拿了【黑廷斯】的報酬,前來助拳的……眼下,就他一人跑回來了,卻把【黑廷斯】這個雇主給落下了。

這多少有點說不過去。

畢竟,他這種行為,說難聽點,就是貪生怕死,不講義氣。

這要是被其他人知道了,一定恥笑他的為人。

不管是為了【黑廷斯】給他的寶物,還是為了挽救自己的口碑,【焚骨大人】是真心希望【黑廷斯】能夠從楊雲帆手中,平安無事的回來。

隻不過,現在都過去三天了,【黑廷斯】彆說是回來了,連一個迴應都冇有。

而且……

據他派出去的探子瞭解到。

這幾天,【炎雀仙域】那邊,【黑廷斯】統領的那些黑暗生物大軍,連續潰敗,死傷慘重。

“輕敵了。”

“那小子,多半是一早就算計好了,玩的就是引君入翁。”

“可惜,我和黑廷斯,都冇有想到,他實力那麼強。”

看著手中的戰報,【焚骨大人】為【黑廷斯】感覺到默哀。原來,自從楊雲帆擊敗他和【黑廷斯】之後,【炎雀仙域】當中,蟄伏起來的一些修士,頓時士氣高漲,也不再蟄伏了,開始加入【奧布萊恩】的大部隊當中,

開始進行絕地反擊。而黑暗生物大軍那邊,失去了【黑廷斯】這一位黑暗統領的鎮守,在麵對有著楊雲帆這樣大圓滿造化大帝,作為後盾的【炎雀仙域】複仇大軍,根本冇有任何反

抗之力。

一邊士氣高漲,一邊士氣低沉。

一邊有造化大帝帶領。

一邊,強者儘喪。

黑暗生物這邊,隻剩下人數有一些優勢。

不過,在這種位麵戰爭當中,人數是最冇用的……因為,黑暗生物那邊的人數,不可能比【炎雀仙域】的本土修士更多。

於是,僅僅三天時間,【炎雀仙域】上麵的黑暗生物大軍,就被【奧布萊恩】以及他的手下,清理一空。

所有的【暗界】修士,全部逃遁進入了地底數萬米的黑暗深淵之中,有一些更是直接逃遁到了其他相鄰的仙域。

幸好,楊雲帆這邊的目標,也隻是為了收複【炎雀仙域】,冇有跨界追殺,要不然,其他地方的黑暗生物大軍,也要考慮是該直接逃呢?

還是象征性抵抗一下,再逃呢?雖然,【奧布萊恩】帶領的複仇軍,隻是進行了三天反攻,不過,這三天的戰果,卻是極為豐碩,讓黑暗生物大軍在退出【炎雀仙域】之前,留下了數十萬具屍

體。

……

放下手中的戰報。

“【黑廷斯】這傢夥,這一次看來凶多吉少了。”【焚骨大人】不由哀歎一聲,【黑廷斯】既然能請動他幫忙,這意味著,他們私下裡關係肯定不錯。

眼下,老朋友被楊雲帆抓走,生死不知,他的心情,自然也不會太好。

“不知道那個叫【真武劍聖】的傢夥,究竟是什麼來頭?這傢夥,怎麼會這麼厲害?他的實力,遠遠超過一般的造化境大圓滿。”

【焚骨大人】左思右想,總覺得事情不對勁。

眼下,楊雲帆隻是鎮守在【炎雀仙域】,冇有乾涉其他地方的意思,可是,保不準,楊雲帆某一天,心血來潮,對其他地方開始下手。

不出意外,首當其衝的,肯定就是他所在的【炎龍仙域】。

“不行。”“要是我鎮守的這一塊仙域,也被【真武劍聖】給反攻拿下,回去之後,主宰大人一定不會放過我。與其到時候受到懲罰,還不如,我主動現在遇到的情況,如數

稟告給主宰大人,看他如何定奪。”

【焚骨大人】心中一動,乾脆破罐子破摔。

正常情況下,以他的實力,在這個【神照大世界】當中,應該是遇不到什麼對手的。

畢竟,【劫獸】出手之後,鎮守這個世界的【元素主宰】,【九蜃燭龍】都已經隕落。

除了【九蜃燭龍】之外,【神照大世界】之中,並冇有大圓滿級彆的強者。

“這個【真武劍聖】,也不知道從哪裡冒出來的?”

“他不好好在自己的元素大世界,等著【量劫】結束,瓜分這一次【量劫】之中,多出來的那些修煉能量,偏偏要跑來找事情?簡直莫名其妙!”、

說起這個,【焚骨大人】心中也是十分鬱悶。

【量劫】開始之前,冇有人知道,哪一個元素大世界,會遭到【劫獸】的攻擊,所以人人自危。相反,【量劫】一旦開啟,除了遭受【量劫】的那個元素大世界,會損失慘重……其餘的幾個元素大世界,不但可以鬆一口氣,還能好好謀劃一下,看看能在這

【量劫】當中,獲得什麼樣的好處?

畢竟,這【量劫】是輪流發生在各個元素大世界的。

以往的時候,也冇見【神照大世界】這邊的修士,去支援其他元素大世界。

可是,楊雲帆卻偏偏多管閒事?

這自然讓人懷疑。

刷!

想到便做,下一刻,【焚骨大人】身影一晃,直接離開了【神照大世界】,來到了虛空之中的【位麵通道】附近。

“呼呼~~”

這【位麵通道】,乃是用【劫獸】的力量打通的。

【位麵通道】附近,此刻依舊殘留著【劫獸】的氣息。

通道之中,充斥著一片赤紅色的火焰氣息。

“嗤嗤嗤~~”

這些火焰秩序之力如同絲線般纏繞,不時演化出一朵朵火蓮。

看起來似乎不起眼,然而,誰若是不小心,被捲入其中,哪怕是造化大帝,也會在瞬間,被這火焰絲線,給燒成灰燼。

“赤峰主宰!”

來到【位麵通道】附近,【焚骨大人】便停住了身影,對著通道方向,躬身拜見。

“焚骨,你回來做什麼?”

不久之後,在這【位麵通道】當中,一位身穿火紅色長袍,一頭赤色長髮的俊朗男子,顯露出了模糊的虛影。

他隔著無儘次元,冷冷的看著通道之外的【焚骨大人】。

“屬下,拜見赤峰主宰。”

【焚骨大人】看到這一位神秘虛影出現的瞬間,立馬躬身拜見。

這位【赤峰主宰】,他的本尊,並不能降臨到【無間宇宙】當中,此刻,他的本尊,最多便隻能在【位麵通道】當中等待。

不過,他的意誌投影,卻是可以從【位麵通道】當中,延伸出來幾萬裡。

所以,交流問題不大。

“吼~~”

【焚骨大人】還冇來得及說話,一隻凶殘無比的巨獸,便從那火焰秩序之力瀰漫的【位麵通道】當中,探出了腦袋。

那巨獸並冇有具體的血肉,通體都是由赤色的火焰元素凝聚而成。

不出意外,這一隻巨獸,應該就是傳說中的【劫獸】——【猙】

“晃郎晃郎~~”

此刻,這【劫獸·猙】的身體一動,他身上的那一道道玄奇無比的黑色鎖鏈,也跟著晃動起來,發出丁零噹啷的聲響。這奇特的黑色鎖鏈,將那【劫獸·猙】的身體,層層疊疊的鎖住,要不然,以這【劫獸·猙】的凶性,恐怕會第一時間衝出來,將通道外麵的【焚骨大人】吞噬乾淨

“哼!”

見到這【劫獸·猙】,對著【焚骨大人】呲牙咧嘴,眼眸之中流露出凜冽的殺意,似乎想要將【焚骨大人】一口吞掉。

這【劫獸·猙】背後的那一位【赤峰主宰】,不由冷哼一聲。

“嘩嘩~~~~”

下一刻,【赤峰主宰】的手中,便多出了一枚金色的【火焰神鑒】,巴掌大,上麵纏繞著古老的火焰秩序秘紋,像是波浪一樣。

他輕輕揮動了一下。

“咻——”

頓時有一道亮白色的光束,從那【火焰神鑒】上激射出來,落在那【劫獸·猙】的身上,讓它身體表麵纏繞的火焰秩序之力,消散了一大半。

“嗷吼~~”

那【劫獸·猙】痛苦無比,畏懼的看了那一眼,金色的【火焰神鑒】,然後低下頭去,不敢再挑釁【赤峰主宰】。

位麵通道當中的赤色火焰秩序之力,便飛速湧動起來,如同一條條長邊般不停的抽打在那節奏的身上,讓那劫獸吃痛,發出了一絲哀嚎。

“【至高神鑒·裂】!”

看到這金色的【火焰神鑒】,下方的【焚骨大人】頓時眼睛睜大,顯得十分激動。

“這就是傳聞之中,可以將一切秩序之力,都斬斷的【至高神器】嗎?哪怕是【劫獸·猙】這樣【元素主宰】級彆的強者,也不例外。”

“怪不得,這一次【量劫】,乃是由【赤峰主宰】主持,原來,他手中有【至高神鑒·裂】!這玩意,可比【造化靈寶】要強多了,堪比【元素權杖】!”

【元素權杖】也是一種至高神器。

不過,【元素權杖】乃是天地自然生成,與各大【宇宙】當中的法則秩序,緊密聯合在一起,無法複製,也無法破壞。

不過,這【至高神器】,卻不同。

它們的威力,與【元素權杖】相差無幾,而且,還可以通過完成【至高法則】下達的任務,進行完成。

隻要是造化大圓滿強者,都有機會!

傳聞,這一位【赤峰主宰】,就是在上一次【量劫】當中,偶然間完成了【至高法則】下達的任務,纔得到了這一枚【至高神鑒·裂】。這【至高神鑒·裂】當中,擁有著【至高法則】的意誌,淩駕於一般的秩序之力之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