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孽子,你回到家族之後,不是口口聲聲說那葉淩天主動招惹你們的嗎?”王三泰冷冷盯著許連華。

“三爺爺,是那葉淩天先招惹我們的,我們看上的靈草,被他們給采集了。”許連華很無辜的說道。

“算了,此事先不跟你計較,那葉淩天等人身為闖入者,居然敢擊殺我王家武者,這便是他天大的罪過!老夫若不讓他付出代價,也就枉為王家三長老!”王三泰眯眼道。

任何一個荒野家族的威嚴都不容挑釁,何況葉淩天他們的身份,隻是區區闖入者,敢於欺負到荒野家族頭上,這就是在找死!

“剛纔這小子講述的資訊,倒是跟我們得知的一些情況聯立起來了。那葉淩天的確有一門可以強行提升實力的秘術,施展的時候,全身會爆開一團血霧。”劉能忽然開口道。

“不過我還是有疑問,既然那葉淩天在黑暗森林之中,連你們都無法壓製住,他怎能在斬龍穀大戰中,大放光芒?”劉能沉思不解道。

這個時候,楊三爺開口了,“劉兄,你不要忘記,斬龍穀一場大戰,葉淩天身邊是有幫手的,格林、項陽、莫離三人的實力,可都不弱。”

“不不不,即便葉淩天有幫手,他們的對手也很強大,不應該被他們殺光纔對。或許,葉淩天他們幾人的實力,比我們預想中更加強大一些。”劉能分析道。

王三泰一聽劉能這話,不屑冷的哼道:“那葉淩天再厲害又如何,他還能上天不成?敢招惹我們幾個荒野家族,他有九條命都不夠死的!”

“三泰長老此言有理,那葉淩天敢於挑釁我們極大家族的尊嚴,他必須要死。但我很好奇,他身邊其餘的武者,究竟去了什麼地方?”楊三爺納悶道。

“嗬嗬,誰知道那麼多,冇聽連華剛纔的講述嗎?葉淩天身邊的其他武者,實力低微得可憐,或許被某些凶獸吃了也不一定!”王三泰冷冷的說道。

劉能看向楊三爺,“楊兄,你的關注點又錯了,我們要對付的是葉淩天,他身邊一幫垃圾,你管那麼多乾什麼?”

“是是是!”楊三爺連忙點頭道,“你們說的有道理,是我關注點有問題。”

“三泰長老,劉兄,楊兄,我有一個疑問。既然很多武者對葉淩天他們闖入者的身份存在疑慮,我們是否可以去往黑暗森林,將那被王家武者擊殺的老者屍骨挖出,進行一番檢測?”

趙家的趙有權,為了刷一刷自己的存在感,如此提議道。

這句話引起了劉能跟楊三爺的興趣,他們一直都在懷疑葉淩天闖入者的身份,要是可以將葉淩天同伴的屍體檢測一番,他們就能得出最準確的答案。

“黑暗森林距離斬龍穀,倒是不太遠,可是誰能確定,那個被斬殺的老東西,屍體還留在黑暗森林之中?”劉能有些不確定的說道。

趙有權一聽這話,立馬建議道:“那不如這樣,我們各自派出一個屬下,加上這位王家的小兄弟,共同去黑暗森林尋找屍體。如果在就挖出來,如果不在,也浪費不了多少時間,你們各位意下如何?”

王三泰以及劉能幾人,全都陷入了思索之中,他們其實都被趙有權給說動了。

“這不就相當於挖人祖墳嗎?”楊三爺嘴角浮現一抹笑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