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97.他之妻,最初是生於妖界

午後。

一天齡已醒來。

而羨兒則是開始學練息照易天的鬼闕。

閣外,那之前昏迷過去的長魚慶,此時已經狼狽離開。

不過,在他狼狽爬離之時,卻是有一人湊巧見到了。此人,正是那美髯男子須寒問!

他是待在偏僻小樓實在煩悶,故而以臉譜化裝漫步在飾虹園內。

這臉譜冇有什麼色彩,有點像冰雕。

靜立茉莉閣當前,他若有所思,但冇一會兒,他就又轉身離開。

也許,他就是有所好奇而已。

也許,是單珊和他提過了一天齡的神秘。

忽然,卻是傳來了一天齡的聲音:“尊駕可是姓須?”

須寒問一震,停步,緩緩回頭,接聲:“我不知道在你說什麼。”

聽到這樣的回答,一天齡卻是微微一笑,語:“尊駕身上的血脈氣息,我,此前不久接觸過,那是在一個木盒子上,這木盒乃是須空樹莖製作而成。”

須寒問再次一震,雙眼微縮,明顯是對木盒和須空樹有反應。

一天齡見而又笑語:“尊駕,你這臉譜挺不錯的,不僅能幫你隱藏身上境為,還能時刻助你境練。”

須寒問凝神戒備起來了,他此時並不認為一天齡就是靈齡境二季,他已經懷疑一天齡就是深不可測的!

“另外,據我所知,久遠前,臉譜,這種界器,九界之中應該是人界出現得比較多,也好像隻有人界製作得比較精良。想來,擁有如此不俗臉譜的尊駕,應該是在人界生活過一段時間吧?”一天齡繼續說來。

須寒問深吸一下,冷冷語來:“你和我說這麼多做什麼?”

一天齡微微一歎,語:“尊駕莫介意,我,隻是有些感慨罷了。想想妖界曾經以須空樹為種族圖騰的須妖一族,如今卻是零落在獸界了,唉。”

須寒問徹底震撼了,他……竟對我的出身瞭若指掌!這人到底是……什麼人?

“如何稱呼閣下?”須寒問儘量讓自己保持冷靜。

“我,叫一天齡。”一天齡淡淡一笑,回答來了。

“敢問閣下可是來自妖界?”須寒問覺得隻有這個可能,不然很難解釋對方如此瞭解自己底細!

一天齡失笑了,目光遊離了一下,才語:“不,我,最初是生於靈界。”

須寒問意外了,但語:“那閣下為何會如此熟知妖界秘辛?”

一天齡目光再次遊離起來,他喃喃:“因為我曾經的妻子……最初是生於妖界。”

聽到這藏著傷感的話語,須寒問沉默了一下,才語:“你這妻子已不在了嗎?”

一天齡注視來,語:“不,她還在,她成為了我的……環。”

須寒問愣了愣,語:“環?何意?”

一天齡又喃喃:“甲子輪迴永恒,但它其實卻像一個環,而她在我心中,亦成永恒。”

須寒問垂頭沉浸起來,好一會兒,他才望向一天齡,問來:“幸會了,閣下。”

“叫我一天齡就好。”

須寒問猶豫了一下,一接:“須寒問。”

一天齡聞言,微微一笑,接聲:“須兄,我向你求證一件事,如何?”

須寒問一怔,接聲:“你先說吧,但我不一定同意。”

一天齡再次一笑,語來:“是這樣,前不久,一位叫巫馬莉莉的小姐,她說她曾經幫助了一個人,而這個人就把一個須空樹莖製作的木盒回報給了她。敢問,須兄可是這人?”

須寒問聽而沉吟些許,才語:“冇錯,當初是她助我逃離到了獸妖城,我也的確是把家傳之物給了她。閣下確認這個是要做什麼?”

一天齡思忖了幾息,才接聲:“那須兄可知自己的家傳之物是什麼嗎?”

須寒問皺眉,微微搖頭,語:“我的先輩們隻知道它很重要,但是具體是什麼,卻都是無從知曉了。可以說,它雖然傳承了下來,但是具體的傳承訊息卻是已經斷絕。若不是這樣,我也不會輕易將它割捨。”

“但是你的先輩們應該有想過很多辦法,去解開它的秘密,對嗎?”一天齡聽而又問來。

須寒問點點頭,回:“但都是徒勞無功。”

“須兄,那你想過將來再去向巫馬小姐要回嗎?”一天齡繼續問來。

須寒問聽而失笑:“回報就是回報,豈有再去要回的道理?”

一天齡也笑了,猶似進一步試探來:“那如果裡麵的東西真的難以估量呢?”

須寒問一震,忍不住語來:“閣下這話什麼意思?莫非閣下知曉我族傳承之物裡有什麼嗎?”

一天齡深吸一下,語來:“須兄,你且回答我,如果木盒裡麵真的存在著一個了不得的東西,那你是否會去要回?”

須寒問皺眉,內心矛盾起來。

此時,他已然猜到一天齡不是無的放矢。可是真的再向巫馬莉莉索回,他卻是做不出來!

好一會兒後,他才說來:“如果……真的存在,那也和我無關了。”

一天齡微微笑了笑,這個答案,他應該是感到挺滿意。

“閣下笑什麼?”須寒問緊緊盯來。

一天齡卻是一轉:“須兄,你這個臉譜,借我看看如何?”

須寒問內心頓冷,一語:“閣下,你不覺得你這個要求非常過分嗎?”

一天齡卻是笑來:“須兄,這並不是要求,這隻是一種興之所致!須兄也可以當它是一種純粹的交流。在這生靈與生靈之間,總是會產生一些人生交集,有時它們或為火花,有時則或為水乳,等等!而不論是什麼樣的交集畫麵,其實都值得每一個生靈去用心相交!”

須寒問內心冷意漸卻,迷惑漸起。

“須兄,你放心,我,可以閉上雙眼,不看你之真容。我,就是突然想看看你這臉譜,彆無其他。”一天齡說完,主動閉上雙眼來。

須寒問聽而卻接:“閣下閉上這雙眼,又如何來看?”

一天齡麵帶微笑,語來:“九界任何界器,並非隻有眼睛可看,有時,雙手也能儘識!”

須寒問心頭微震,不自覺地看向了一天齡的雙手,但看上去就是普普通通,絲毫不存在什麼異樣!

猶豫再三,須寒問還是想得更清一些:“閣下,你彆故弄玄虛了,還是直截了當地告訴我,你為何這麼想看我的臉譜?”

一天齡接聲來:“不瞞須兄,我,略懂界器之學,也許看過之後,還能幫你改進些許。”

須寒問不由呆了起來,改進?這……怎麼可能?這臉譜可是獸道會席親手所製,他一個小小的靈齡境二季怎麼敢如此誇口?

似能覺察須寒問的訝異,一天齡又語來:“須兄,你這臉譜雖然是一位人齡境之上的境者為你量身製作,但是它卻略有不足,那就是它無法完美激發你身上的須妖血脈!由此,你戴上它的時候,自然就會存在著一絲絲不適!而這種不適,是會隨著你境為的提高而變得越來越明顯!最終,你是……會被你所練的這種臉譜術法給傷害,甚者,你的壽命也將會嚴重減少!”

須寒問徹底震駭了,他……他竟然知道我身上的這絲不適感!

“還有,你此時的境為並不是非常穩定,想來,這應當是你在用這臉譜境練之時貪圖了更快提升,明顯是屬於一種急功近利。所以,請須兄相信我,讓我來幫你稍稍完善一下吧!”一天齡語重心長地說來。

須寒問終於忍不住語來:“閣下到底是……何方神聖?”

一天齡輕歎一聲,語來:“雖然你我之間並不存在一種直接得失,但你卻在今天來到了我和兒小姐的這座茉莉閣。茉莉,從來清香留人,而我興,自當熱情一待來客。須兄,我,該說的都說完了,請你慢慢斟酌吧!”

須寒問深吸著,他內心有了一種說不出的感觸,從來冇有人和他這樣交談。這樣的交談,彷彿始終帶著一種濃濃的真意!

緩緩地,須寒問摘下了臉譜,輕手一拋,把它懸停在了一天齡手邊!

一天齡一覺,雙手拿住了,撫摸起來。

“臉譜蘊冰,含晶,冰由水生,晶存金質。這位為你量身製作的境者,當身負一種蘊冰界水和一種含晶界金。然而,你之須妖血脈,卻天生藏著一種頗為特殊的界木之密,此三者未能完美平衡,必然會讓你出現不適。”一天齡喃喃自語著。

須寒問聽著,又是震驚又是迷惑不解。

“嗯……要完美平衡,那我該將這種界木之密,賦予何種界木之切呢?

(界木之切,其實和界木之密一樣,也是一種概念,以後再述)

“冰、晶,皆存剛意,唯有柔性之切最妥。須空樹圖,以浮為終,其象如流。

“嗯……如流……如流……聲可如流,淚可如流,血可如流,天霞可如流,地香亦可如流!

“嗬嗬嗬……須兄來我茉莉閣,已當與茉莉有一種冥冥之中的圓融(完美)!

“既如此,那我就賦予茉莉圓香之名,流切你之須妖血脈!花,自是界木之華,而園香當飄圓香,來,茉莉圓香!”

隻見一天齡話落,伸手一招!

整個飾虹園內的茉莉花木竟是全都違背當下時節,紛紛綻放出一朵朵清香的茉莉小花來!

(一般情況下,茉莉花期都在5月到8月,而眼下卻是癸亥紀9003年3月)

花香如流,儘皆朝一天齡伸出的手掌湧來!

而一天齡手掌為舀,將它們全都灌入了臉譜之中。

隻見頃刻之間,臉譜就不再像冷冷冰雕,而是如茉莉花一樣潔白、溫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