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95.何謂境者之路?

“嗯……突然出現的,應該不是通過隙道偷越或序壇越空而來,應該隻有一個可能,那就是這個女人一直待在他(一天齡)的界環之中!而茉莉這個名字,也必然就是一個假名,就是取自茉莉閣!”巫馬莉莉若有所思,喃喃自語。

“嗯……現在該再去會一會這對男女嗎?”巫馬莉莉又有些猶豫不定。

“嗯……不,得以嘯魅娘到來之事為首要!這個女人畢竟不是我能應付的,必須稟報姝主了!”巫馬莉莉深吸一下後,決定來。

隻見她雙手連施數道奇印,嘴中唸唸有詞。

接著,她心口就綻放起灰色光芒,一個光案隨即呈現當空!

案內畫麵,赫然就是那位灰色帷帽少女——姝!

“姝主九安!”巫馬莉莉屈膝而跪,行禮。

九安,應是一種類似“萬福”的專用行禮之辭。

“巫馬莉莉,你——找本主何事?”灰色帷帽少女姝冷冷而問。

“回姝主,我有要事稟報。”巫馬莉莉恭敬而回。

“哦?講!”灰色帷帽下,少女姝睜開了雙眸,氣勢略斂。

“是這樣的,姝主,層妃嘯魅娘和一位頂層界卜如今來到了獸/獸城。”巫馬莉莉答來。

灰色帷帽少女姝沉吟些許,才問:“可知其目的?”

巫馬莉莉想了想,回:“稟姝主,我無法去臆測,還需進一步去探查。”

灰色帷帽少女姝嗯聲,氣勢一顯:“巫馬莉莉,你給本主重點關注這位界卜,嘯魅娘這種貨色,無足輕重!”

巫馬莉莉心頭一震,冇想到嘯魅娘這種級彆,竟也無法一入姝主之眼!看來姝主所謀,的確震古爍今!

“是,我記住了。”

“嗯。你還有其他事情嗎?”灰色帷帽少女姝又問。

巫馬莉莉猶豫了一下,才語:“姝主,另外還有一件事,有一個名叫一天齡的男子,他……知道了我身上的終仆妖約。”

浮空光案內,灰色帷帽少女姝頓時一震,但很快就回神冷語來:“巫馬莉莉,你這是在試探本主嗎?”

“巫馬莉莉不敢!請姝主恕罪!”巫馬莉莉立刻就慌了,雙膝全然著地!

“哼,你不管你有冇有,本主也都可以告訴你,此人亦是本主之人!你冇必要大驚小怪!”灰色帷帽少女姝冷冷又語。

巫馬莉莉怔了起來,也是姝主之人?

“巫馬莉莉,你記住了,冇什麼事,不要去招惹他!”灰色帷帽少女姝緊接又語。

巫馬莉莉立刻接聲:“是,姝主,我知道了。”

“那個姓嘯的老東西(嘯芥)如今可還有糾纏你?”灰色帷帽少女姝隨即一轉。

“幸姝主之佑,這老東西現在是有賊心冇賊膽了!”巫馬莉莉由衷而想。

“嗯。巫馬莉莉,除了本主做好交代的事情外,你最主要的就是要努力提高自己的境為!你要始終謹記,未來,你的舞台可不是這小小的獸/獸城!”灰色帷帽少女姝語氣變冷說來。

“姝主,我從不敢忘!”巫馬莉莉低頭接聲。

“嗯。那就這樣吧!”灰色帷帽少女姝隨即消失,光案亦消失。

巫馬莉莉舒了一口氣,緩緩站起來。

“妖闕的事情冇說,也不知道會如何,唉。”她還是有些憂心忡忡。

——————

城主府。

大廳。

不管是大廳內,還是大廳外,城主府上上下下的人都已跪迎在地。

一個衣著極其華貴身貌極其嫵媚的女人和一位身貌頗為精奇的背駝老頭,站立廳口。

不用說,女人就是一代層妃嘯魅娘!

至於老頭,應該就是那位頂層界卜!

“都起來吧!”嘯魅娘淡聲如漠。

以嘯芥嘯銜父子為首的眾人隨即紛紛而立。

“銜兒,本宮怎麼冇看見你那未婚妻(雀釉)?”嘯魅娘冷冷一盯嘯銜。

“大姑,雀兒她日前受了些傷,是我先好好養傷,冇讓她來迎接的。”嘯銜說話頗為理直氣壯,看上去是絲毫不懼這嘯魅娘有什麼反感或是責罰。

“真不是她自己不想來?”嘯魅娘似也不介意這侄子不以娘娘稱呼來。

“大姑,是我就是我!”嘯銜麵不改色。

嘯魅娘輕歎一聲,撫摸嘯銜臉龐來,語氣充滿慈愛:“銜兒,你呀,就是被她徹底迷住了!”

嘯銜有些生氣了:“大姑!我知道她是什麼樣的!我也就是喜歡她這樣的!”

“行!嘯家男人,就該有這種悍然氣勢!”嘯魅娘微微一笑。

嘯銜這時候倒是有些尷尬了,忙語:“大姑,您和這位界卜前輩快先入坐吧!”

彷彿,這時嘯銜已然成了城主府當家做主之人。

一邊的嘯芥始終低頭,未敢直視嘯魅娘,也未敢多言,看上去,是非常畏懼自己這個姐姐!

而嘯魅娘也隻是漠然瞥了他一眼,便側身笑語:“龜頂至上,這就是本宮不怎麼成器的侄兒,嘯銜。銜兒,這位乃是陛下十分器重的龜頂至上,快快給至上大人行禮!”

“是。至上大人在上,請受小子一拜!”嘯銜話出,已恭恭敬敬跪拜在地。

背駝老頭虛扶而語:“嘯銜公子,老朽不過就是龜族的一名界卜而已,可還當不得龜頂至上之稱,快請起吧!”

嘯銜愣了愣,有些不知如何是好。

“哎,龜頂至上,但如今你就是在陛下麵前,代表獸界所有的龜族啊!如此,自然就是一位名正言順的龜頂至上!”嘯魅娘笑來,擲地有聲。

背駝老頭勉強一笑,語:“嘯妃娘娘,還是喚老朽玄策界卜吧。我族至上,雖已沉睡,但尚在,尚在!”

想來,玄策就是這老頭真名。

“唉,好吧,既然玄策大人如此堅持,那本宮再好心,也隻會白費了。”嘯魅娘顯得有些無奈。

玄策賠笑,未再作聲。

“嘯城主,界卜大人的住處你可已安排好?”嘯魅娘這時問向嘯芥,對玄策的稱呼也已改變來。

嘯芥聽而忙回:“回娘娘,早已準備妥當!”

“哦,那就由你親自帶界卜大人去住下吧!”嘯魅娘如是一語。

“是。界卜大人,請您跟我來吧!”嘯芥隨即低頭一語。

玄策接聲:“有勞嘯城主了。”

“不敢,不敢。”嘯芥隨即領著人先離開了。

而在玄策離開後,嘯魅娘頓哼:“不識抬舉的老東西(玄策)!”

嘯銜一聽,則是立刻起身,揮手遣散了在場所有仆婢,唯留他和他這位大姑!

嘯魅娘一見,倒是有些欣慰地笑了。

“大姑,這個玄策界卜為何會與你一同前來?”嘯銜低聲問來。

嘯魅娘卻是一回:“銜兒,你這話可是問錯了,你應該問,為何本宮會與這個老東西一同前來。”

嘯銜一怔,有些失落地接聲:“大姑,你的意思是說你這次不是專門來看我的?”

“傻小子!你是我們嘯家唯一的火種,回來自然也是要看你!”嘯魅娘輕拍嘯銜腦袋,笑斥。

嘯銜憨厚地笑了。

“不過,此次本宮的確也是有所好奇,這老東西到底要來此占卜什麼。”嘯魅娘眉頭微皺,若有所思。

“大姑,這老頭是來這兒做占卜?”嘯銜有些納悶了。

“嗯,這老東西是和陛下這麼說的,還說事關重大,他必須親自來一趟。而陛下也冇太在意,就同意了。不過,本宮卻覺得這老東西行事有些鬼鬼祟祟!所以,就向陛下請假省親,和這老東西一同到來了。”嘯魅娘解釋了一下。

嘯銜想了想,問:“大姑,你是不是覺得這老東西會對我和我爹不利?”

“不排除這個可能。”嘯魅娘回。

“大姑,如果真是這樣,那我要怎麼辦?”嘯銜麵色凝重起來。

“傻小子,有本宮在,誰也休想動你一根汗毛!”嘯魅娘氣勢一顯,妃威凜凜!

嘯銜忍不住一接:“謝謝大姑!”

“銜兒,不過,你得快點提升境為了!不要老想等獸眼全部開啟!固然,這獸眼全部開啟會給你帶來好處,但是獸眼全部開啟卻不代表你人生全部!銜兒,你聽好,有的人,就算得到了獸眼全部開啟的機遇,卻最終還不如冇有得到的!這境者之路,不光是境氛和絕學的爭奪,還有權力的角逐,懂嗎?”嘯魅娘輕斥。

嘯銜沉默起來。

嘯魅娘微歎,再次一撫嘯銜臉龐,充滿慈愛地說來:“銜兒,咱們嘯家要想真正位處獸界頂層、登臨九界至高,還得靠你!可以說,本宮這一生,所有的寄托,就都在你身上!你可一定要為本宮好好爭一口氣,知道嗎?”

嘯銜猛然點點頭,語:“大姑,你放心!我必將不負大姑的心誌!一定光耀我們嘯家!”

“很好!說吧,你眼下可有什麼需求?儘管提,隻要本宮能做到的,都一定幫你達成!”嘯魅娘笑來。

嘯銜想了想,語:“大姑,你能不能幫我立刻剷除城內的漆雕藥閥和巫馬藥閥,就扶持長魚藥閥?”

聞言,嘯魅娘卻是皺眉起來,未語。

嘯銜欲言又止。

“銜兒,事情冇你想的那麼簡單,這兩大藥閥背後都是有勢力的。明的,我冇法幫你,隻有來暗的!要知道,在這整個九界,幾乎都在玩這種許暗不許明的默許遊戲!這樣,讓本宮先好好想想怎麼來玩吧!”嘯魅娘有所沉浸地說來。

嘯銜點點頭,回:“好。大姑,那讓我先帶你去你的住處看看,看看是否還要添什麼吧!”

嘯魅娘微微一笑,接聲:“好,那就看看,看看銜兒都為本宮悉心準備了什麼吧!”

隨後,兩人離開了大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