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94不脛而走。

一見羨兒出來,一天齡便上前,說來:“比我想象得快。”

羨兒微哼,但勾住他臂彎,一回:“先回閣,再細問你!”

一天齡怔了怔,欲言又止,還是先和她邁開了。

也許,眼下場合,有些事情的確是不宜來細問。

冇過多久,兩人便回到了茉莉閣屋內。

一回身,一注視,羨兒美眸中卻是暗藏狡黠,她語:“剛纔那個叫碧桃的女人,說是以後要給我在璧人泉免費,你說,她為何要做這麼大獻殷勤的事?”

一天齡沉思會兒,反問:“兒小姐,那你接受了嗎?”

羨兒接聲:“怎麼可能?冇有和你商量,我是絕不會輕易受陌生人恩惠的。”

一天齡微微一笑,語:“不,兒小姐,這種事情,你應該自己做主。”

“可是,我已對她說了,我要回去與我的未婚夫問問!”羨兒俏皮而笑。

一天齡尷尬了,欲語。

“不過,既然我的未婚夫說要我自己做主,那好吧,那我就勉為其難地接受這個女人的示好好了。”羨兒已語。

一天齡輕輕一歎,語來:“兒小姐,早點休息吧。”

羨兒嘟起了嘴,亦歎:“行行行,出門在外,我都聽你的!你也好好休息吧!”說著,羨兒便走向裡屋。

一天齡微微鬆了口氣。

誰知,羨兒卻是忽然又回身,一笑:“不過,以後到了我家,你就都得聽我的!”

一天齡沉默起來。

“你不想去我家?”羨兒一見,語氣立刻低落下來。

一天齡朝她注視來,回:“兒小姐,我……並不想過早地去靈仙城。”

“為什麼?”羨兒傷心了。

“兒小姐,我,需要一步一步來,畢竟我目前隻是靈齡境。若真去了靈仙城,不僅會讓你蒙羞,也會讓你爹孃難堪。”一天齡輕語。

羨兒沉默了一下,接聲:“聽著,好像是有道理,不過,我卻總覺得你這是在藉口!你其實是害怕和我真的成親,是不是?”

一天齡身軀微微一顫,似乎真被羨兒說對了。

羨兒見而又語:“我知道你身上有很大的隱秘,可能會有些身不由己,但是你該明白,我是真的喜歡你!真的!”

一天齡聽著,卻是一語:“兒小姐,如果……如果那天我冇有在你麵前那樣煉製九香守絲丹,也許你……就不會這樣以為了。”

羨兒呆了呆,垂頭靜默起來。

“好了,你早些休息吧,兒小姐。”一天齡似有些不忍,連忙又勸。

然而,羨兒卻是注視來,回:“的確,那天的事情是烙印在我心上了,但是你不覺得這其實就是一種註定嗎?註定讓我真正迷戀於你!註定讓那一天成為你我的永恒!”

一天齡麵色有些苦澀,有些複雜。

“兒小姐,那若以後我……還為她人也煉製九香守絲丹呢?”

話落,羨兒一震!

“為她人?你……還想為誰煉製?可是……你那妻子?”

一天齡搖搖頭,隻語:“兒小姐,也許以後你就會知道的。”

羨兒頓時有些生氣了,走近來,一瞪,語:“不行,我現在就要知道!如果是你說過的妻子,我……可以接受!但若是其他人,我不能!你是我這一生認定的夫君!而九香守絲就是我們之間的永恒定情!我一定好好要守護好它!”

一天齡緊皺眉頭,眼神變得沉重了。

“兒小姐,還有一件事,我……也得先告訴你。”

羨兒深吸一下,讓自己儘量平靜,語:“還有什麼?”

“其實,我,接下來要給人製作的東西,並不輸於九香守絲,甚至尤有過之。”一天齡回答來。

羨兒再次一呆,好半晌纔回神,一冷問:“是給誰?”

一天齡猶豫起來。

“說啊,你要給誰?還有,你為什麼就一定要這麼破壞我想堅持的美好守護?一定要這樣傷我的心?”羨兒催迫來。

一天齡有些不敢看她眼眸,緩語:“兒小姐,我……今天說這些,隻是想讓你明白,當初給你九香守絲真的隻是一種……回贈,並無太多深意。”

“我……不信!你敢說,從你見到我的那一天起,你就真的一點不對我心動?”羨兒激動起來。

一天齡這時注視來,勉強一笑:“不能說心動,但有好感確實是真的。”

羨兒內心這纔有所緩和,她再次深吸一下,咬著嘴唇,死瞪著一天齡的美眸含怨,泣意似生!

一天齡目光避了一下,又直視來,他緩緩抬起手,輕輕一撫她嬌容,語:“兒小姐,對不起,是我不該這樣走進你的人生。”

羨兒終於哭了出來,無聲哽咽。

一天齡有些無奈,終於用手攬向了她柔腰,將她輕輕懷抱起來。

“兒小姐,九香守絲終究隻是前人所流傳下來的美好,且於我來說,它並不足為奇,如果……如果你真的想要去守護我給你的美好,那我……答應你,將來有一天,我,一定會為你量身定製一份隻屬於你的永恒之美!”一天齡喃喃著。

羨兒猛地分開來,美眸亮晶晶,紅唇輕吐:“真……的?”

濃烈的歡悅,已然充滿整個屋子!

“真的。”

兩字落,紅唇倏然吻來!

一天齡渾身一顫,猶似腦海空白!

“木頭!”很快又分開來的羨兒背過身去,麵紅如霞,心口小鹿亂撞!

一天齡回神,輕輕一用力,攬緊來。

“兒小姐,謝謝你,謝謝你讓我……有了這樣一種靈魂悸動,謝謝。”

羨兒腦袋在他懷裡磨蹭了一下,回:“我想這樣睡會兒,你不準鬆手!”說完,她愜意地閉上了美眸,一臉幸福!

一天齡無奈,但也閉上了雙眼,猶似沉浸起來。

也許,永恒已然誕生。

而這顆心,也已有了一個愛情之巢。

而在羨兒真的這樣沉入夢鄉後,一天齡還是將她攔腰抱起,小心放到了裡屋軟榻上。

接著,他就在榻邊靜靜守視著她。

直至次日天明。

——————

“你們聽說了嗎?聽說飾虹園來了一位絕世大美人,她可比巫馬藥閥的莉莉小姐都還美呢!”

“真的假的?”

“真的,千真萬確!這訊息可是飾虹園眾多美仆口中傳出來的,乃是她們親眼所見!”

“而且啊,那碧桃掌司也對下麪人說了,將會這位大美人免費開放璧人泉!”

“那這位大美人她叫什麼啊?”

“聽說是叫茉莉小姐!現如今她就住在飾虹園的茉莉閣內呢!”

…………

飾虹園附近的大街上,傳來陣陣流言蜚語。

羨兒的美貌,已然不脛而走。

——————

巫馬藥閥。

巫馬莉莉閨房外。

一個頗為巧麗的侍女正在恭聲語來:“小姐,剛得到幾個訊息,需要立刻向你彙報。”

數息之後,才聽房內傳來巫馬莉莉聲音:“進來吧。”

“是。”巧麗侍女推門而入,又輕輕關上來。

“說吧,都是什麼?”坐在桌邊的巫馬莉莉問來。

桌上,放著那個古老的木盒。

“小姐,第一個就是,嘯銜在做的迎接準備,原來是要迎接他的大姑嘯魅娘(層妃)和一位頂層界卜到來。第二個就是,依小姐吩咐,派人去盯梢茉莉閣之時,發現有一個……非常美麗的女子突然從茉莉閣內出來了,她看上去,和那個一天齡關係非常親密。再有就是……”巧麗侍女話尚未說完。

“突然從茉莉閣出來的?”巫馬莉莉霍然起身來,一問。

“是的,小姐,我們查過了,她之前並冇有進出飾虹園的記錄,她就像是……憑空出現的。而且她的美貌……已被人吹噓得比小姐還……美。”巧麗侍女接聲。

“哦,是嗎?”

巫馬莉莉不動聲色。

“小姐,這都是被人吹噓的,應該當不得真。”巧麗侍女忙又語。

“好了,是什麼你就說什麼,給我都說清楚!”巫馬莉莉微冷。

“是。小姐,她名叫茉莉,已經擁有免費進出璧人泉的特權,而這正是那碧桃掌司下令宣佈的。”巧麗侍女繼續說來。

“冇了?”巫馬莉莉問來。

“小姐,基本就這些,其他的還需進一步探查,才能去確認。”巧麗侍女有些忐忑。

巫馬莉莉深吸一下,沉思起來。

“小姐,我們的人在盯梢茉莉閣之時,還偶然發現了一件事,就是以前漆雕貞迷戀的那個男人,他出現在了飾虹園內!而且,當時那單珊掌飾是和他秘密在一起,並且還把他安排在飾虹園一個偏僻小樓住下了。”巧麗侍女猶豫了一下,小聲稟報來。

巫馬莉莉聽而一怔,一問:“確定無誤嗎?”

“千真萬確,小姐!”巧麗侍女斬釘截鐵地說來。

“有意思,有意思!當初助他逃離到獸妖城,他卻冇過多久就徹底消失了,如今秘密歸來,竟是和這單珊有了牽扯!如此看來,這單珊的真實身份也是呼之慾出了,她定是漆雕貞的某個至親!”巫馬莉莉似笑非笑。

巧麗侍女接聲:“小姐所言極是,這單珊,這些年就總是有意無意地在幫助漆雕藥閥,她絕對是和漆雕家有著脫不開的關係!哦,對了,小姐,這個歸來的男人,他的如今境為好像挺高,我們盯梢的人……可能當時也已被他發現了,對……不起,小姐。”

巫馬莉莉瞥了她一眼,語:“算了,盯梢暫時就都撤掉吧,山雨已來,風波將至!整個獸/獸城,很快就將掀起一場腥風血雨!這須寒問,他既然敢回來,就肯定是要和嘯芥這老東西作一個了斷了,隻不過,他們究竟鹿死誰手呢?要知道,嘯家一代高高在上的層妃也已在這個時候回來省親了啊!”說著,巫馬莉莉又似笑非笑。

“是。小姐,那我這就去把人撤回。”

“嗯。”巫馬莉莉負手而思。

巧麗侍女退出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