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93.璧人泉自有璧人來

茉莉閣。

向晚時分。

羨兒從裡屋笑吟吟走出來。

閉目靜坐在椅一天齡緩緩睜開,亦笑:“你的悟性確實驚人,這麼快就學會了妖闕。”

羨兒這時丟了一顆嚼嚼丹的嘴裡,津津有味地嚼著,看著他,得意而哼!

一天齡笑容漸濃,又語:“還剩鬼闕,你應該一鼓作氣,把它也學完。”

“纔不!我今天可是流了不少汗水,渾身很難受,得先好好沐浴一番才行!”羨兒卻是一回。

一天齡尷尬了,語:“可是這茉莉閣內並未有溫泉。”

“喂喂喂!你就一定要這麼看我嗎?”羨兒板臉了。

一天齡失笑:“兒小姐,你出身高貴,一般的沐浴方式肯定不適合你,唯有溫泉較妥。”

“我冇你想得這麼嬌貴!一個大木桶,我就會喜歡!不過,得是你親手做的!”羨兒灼灼而盯。

一天齡臉終於紅了,但語:“以後吧,以後若是找到了合適的木料,我……給你做。”

“真的?”羨兒美眸亮晶晶。

“真的。不過,眼下,還是去尋溫泉吧。這出入都不便宜的飾虹園,應該會有溫泉!”一天齡接聲。

“好,一切聽你的,那走吧。”羨兒說時要來勾他臂彎。

“呃,兒小姐,你忘了戴上帷帽。”一天齡提醒來。

羨兒聽而噗嗤一笑,語:“好好好,我不給你惹麻煩!戴上戴上!”說完,她就從貼身界環中,取出了銀色帷帽戴上來。

“抱歉了,兒小姐,這裡並不是靈仙城。”一天齡又語。

羨兒勾住他臂彎,笑來:“天齡,我明白!你不用解釋,我也不想自己這身貌給你帶來不必要的麻煩。”

一天齡莞爾,隨即和她出門。

——————

誠如一天齡所說,在這進園票都需要10萬齡幣的飾虹園,的確是存在著一處專門供人沐浴之地。

此地,是在飾虹園園中心的後方,名叫璧人泉幕。

璧人,亦即美人!

泉幕,實際就是一個界陣,它除了有隔離之用,還有劃分之用。

每天入夜,都有不少的富客會前來沐浴。

可以說,它是頗為火爆。

而火爆,也自然會使入泉票變得相當貴,一般不是有特殊待遇的人們,這入泉票,就需要50萬齡幣!

另外,泉內也是存在等級劃分的,而這劃分也主要就是以境者境為來劃分的。

像一天齡這樣的,就隻能進入靈級泉眼。

而羨兒呢?

她則可以進入獸級泉眼了,她畢竟是獸齡境四季嘛!

不過,來到泉票購買處,一天齡卻並冇有給自己買,他隻是給羨兒花了50萬齡幣,而且這錢本還是羨兒之前給他的。

他身上,似乎本就冇有多少齡幣。

“如果你不跟我一塊進去,那我不沐了。”羨兒低聲一語。

一天齡微微一笑,語:“兒小姐,你進去吧,我在外麵等你。”

“我不!”羨兒執拗起來。

一天齡有些無奈,又輕語:“兒小姐,你聽話,好嗎?”

在這近似溫柔的語氣下,羨兒心氣頓潰,但語:“給我個你不進的理由!”

一天齡想了想,笑:“我,很少花女孩子的錢。”

羨兒噗嗤一笑,語:“好吧,我接受你這個理由,但以後你有錢了,就得聽我話!”

一天齡再次無奈,微微頷首。

羨兒深吸一下,隨即就進這璧人泉幕去了。

一天齡亦深吸一下,開始守候在這泉幕之外。

——————

泉幕之內。

氤氳繚繞,泉眼似有上百。

較低級彆的,不隻一人共沐其中,但較高級彆的卻似乎隻有一人!

並且,在每一個泉眼之間又有小泉幕相隔,這小泉幕唯有手持該泉眼幕鑰的沐者可以輕易打開。這麼做,自然是為了杜絕不軌之徒的窺探!

羨兒手持獸級泉眼幕鑰,收起銀色帷帽,輕輕褪落一身銀衣銀飾,緩緩步入一天齡為她買的這個泉眼之內,而其絕美胴/體已然讓這周遭一切為之失色,隱隱約約間,更是讓這氤氳主動為其遮掩、捂實!

或許,這就是九香守絲給她帶來的某種奇異吧。

而在這一個獸級泉眼之內,本來還有幾個頗為美麗的女子在說說笑笑。

但見到羨兒一入,她們已儘皆失神!

好美好美的人兒!

簡直是天姿絕色!

恐怕當下獸/獸城最美的巫馬莉莉也要完敗於她!

如此這般暗歎的她們,都不由自主地退開去,讓出一片空闊以示敬慕!

羨兒美眸看了看她們,她認得其中一兩個,正是在美人節虹台上參展的女子!

事實上,這些女子都是飾虹園的飾仆。

隨後,羨兒便冇再多看,而是愜意而沐。

而這些美麗飾仆們相視會兒後,便紛紛步出了這個泉眼。

也許,她們已然自慚形愧,無法再待下去。

又或者,這就是她們對一位無上美者的一種自覺敬退!

總而言之,她們都出了璧人泉。

而到了大泉幕之外,她們邊走,又都忍不住嘀咕起來。

“真是太美了!”

“是啊,我就從未見過這麼動人的女子!簡直比天仙還要動人!”

“但奇怪啊,咱們飾虹園,怎麼會突然多了一個這麼美麗的人呢?”

“也不知道她是誰。”

…………

一天齡聽到這些小聲嘀咕,微微一歎。

也就在這會兒,這些女子忽然又一噤聲,齊蹲禮,一同問候:“掌司萬福!”

(萬福,應是整個桃花飾司、整個萬花界飾會的一種通用的行禮之語)

隻見碧桃正從前道款步邁來。

“嗯,你們剛剛都在嘀咕什麼?”

碧桃目光瞥了一下一天齡,隨即一問。

“回掌司,是有一個非常非常美麗的女子進了咱們璧人泉。”一個為首的飾仆答來。

“哦?非常非常美麗?有多美麗?”碧桃有些驚異了。

為首飾仆立回:“回掌司,她要比巫馬藥閥的莉莉小姐還要美!”

碧桃皺眉了,疑惑了,真有這樣的女子?若真是,那進入飾虹園應該就會被人察覺啊!莫非又是戴了帷帽之故?

“好了,你們去吧。”

“是。”眾飾仆齊聲一應後,便趕緊離開了。

碧桃則是朝一天齡走近來,冷冷一語:“那個壺陀,是你讓他來找本司的?”

一天齡接聲:“碧桃夫人,他算是一個不錯的界藥師,對於你們的發展應當會有好處。”

碧桃微哼,未語。

“碧桃夫人,敢問,他現在是否已離開?”一天齡則又語。

碧桃冷應:“一天齡,你讓本司送他走,本司做了,但是你又得向本司付出什麼才行呢?”

一天齡深吸一下,問來:“碧桃夫人,既然你都親自來此了,那請你開門見山吧。”

碧桃沉吟些許,才問:“你在這站著做什麼?”

一天齡接聲:“等人沐浴結束。”

“誰?”碧桃緊盯來。

一天齡猶豫了一下,語:“我,的朋友。”

“哦,男的還是女的?”碧桃繼續問來。

一天齡輕歎一絲,語:“碧桃夫人,還是說你真正想說的吧!”

碧桃微哼,卻是朝大泉幕邁去,不再搭理他!

一天齡愣了愣,失笑起來。

也許這女人根本就不是來找他的,也許她就是來沐浴而已。

——————

泉幕之內。

獸級泉眼之中。

羨兒忽然喃喃自語來:“不行,我可不能讓他這麼等我太久,得真正學會對他好!這樣纔是一個好妻子的作為!”說著,她臉紅了起來。

也就在她起身準備走出泉眼之時,碧桃卻是出現在她這個泉眼來了。

想來,是這女人通過自身的某種特殊權限,查到了這裡。而她之所以要來查,那大概就是因為之先那些飾仆所提及的美,讓她真正好奇了。

一照眼,她呆住了!徹底呆住了!

這……確實美得太不可思議!

簡直都快不輸於層後孃娘了!

這個女人到底是什麼人呢?她為何會突然出現在飾虹園呢?

看她這境為,隻是獸齡境四季,莫非是為了來這獸/獸城獸練?

疑惑重重的碧桃,緊皺眉頭。

而羨兒倒是怔了怔,內心亦疑,嗯?怎麼是這個女人?她不是獸齡境啊!怎麼會來這獸級泉眼?不對,她這眼神,分明就是衝我而來!

一念及此,羨兒有了戒備,迅即就將銀衣穿好,帷帽戴上來!

碧桃一見,不冷不熱地問來:“小姐如何稱呼?”

羨兒美眸一轉,不溫不火地接聲來:“茉莉。”

碧桃聽而微怔但又語:“茉莉小姐,你哪兒來?來本司飾虹園又是做什麼?”

羨兒深吸一下,語:“碧桃掌司,你問得可真多,不過,無妨,我可以告訴你,我是和我的未婚夫來這獸/獸城度假的!”

這理由,真是信手拈來!

碧桃再次一怔,又問:“那敢問茉莉小姐的未婚夫是?”

羨兒莞爾一笑,語:“他叫一天齡!”

碧桃心中一震,儘管在羨兒回答前,她已然有這般猜測,但是親耳聽來,還是有些難以想象!

她不禁在想,到底這一天齡有著什麼背景呢?如此嬌美無雙的仙人兒,竟是他之未婚妻!

“碧桃掌司,你這溫泉不賴,就是有點貴了。”羨兒又是一笑。

碧桃注視著羨兒,數息之後,她也是一笑:“茉莉小姐,那這樣吧,本司回頭就去通知下麵,讓你以後/進入璧人泉免費!”

羨兒愣了愣,但語:“碧桃掌司,無功不受祿,你的好意我心領了。”

“茉莉小姐,你彆急著拒絕,本司這麼做,有一部分原因自然是因為你,畢竟你確實讓人驚為天人!另一部分原因則是因為你的未婚夫,實不相瞞,本司與你的未婚夫已經結識,為此,給你優惠,也是本司禮數!”碧桃繼續說來。

羨兒若有所思,笑然接聲:“哦,碧桃掌司,那我可得先去問問他,畢竟他纔是我的一家之主!”

“理所當然,請,茉莉小姐。”碧桃讓開來。

羨兒輕步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