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9第二關排名

在羨兒發呆的之際,又傳來了一片嘩然,場上3字光圈中,白衣負手少年啼禾宛若鶴立雞群,圈中其餘九人皆已昏倒在地!

他並冇有將這九人轟出字圈,而且這九人也並未有重傷跡象,就隻是昏倒而已!

顯然,他是留手了的。

“這人品性倒是過得去。”回神的羨兒嘀咕了一聲。

一天齡微微一笑,語:“有點喜歡他?”

羨兒一愣,一冷臉:“你胡說八道什麼?”

一天齡卻是一回:“他的名字應該是真的,他似乎不屑於藏頭露尾。”

羨兒真是氣死了,這臭光頭,和他說話,他總是有一搭冇一搭!

“哪像你!儘是遮三瞞四!”

一天齡瞥了她一眼,一語:“他應該是聖界之人。”

羨兒一接:“用不著你多費唇舌,我早已猜到了!聖界與我們靈界關係好像一直還算可以,這個啼禾,他應該不是從界壘縫隙中偷越過來的,應該是有通界壘牒的。”

一天齡笑了一下,語:“嗯,你終於說對了一件事。”

“你!”羨兒咬牙切齒。

“玩笑話,彆當真。”一天齡又笑了一下。

羨兒卻是冷冷一接:“你這人也會開玩笑?哼,傻瓜纔信你!”

一天齡不再語,又閉上了眼。

羨兒也不再看他,而是緊盯場上。

在4字光圈中,那位叫嬋的黒衣女子,出手是一次比一次狠毒,她不是讓人斷手斷腳,就是毀眼奪心!她簡直就是一個大大的女魔頭!

在5字光圈中,白衣閉眼少年凱始終冇有睜開來,不過,他的出手卻是十分地流暢,彷彿如魚得水!像是一種沉醉,又像是一種沉浸!

在6字光圈中,隻有一片濃霧和隱約可見的人影,顯然那位名叫冪的女子已經掌控了局麵。

在7字光圈中,翠衣賦蓓蓓已經流出了汗水,不過,從形勢來看,她確實這光圈中最強的!

在8字光圈中,白衣微笑少年論玨似乎並不太著急,他始終有條不紊地擊敗著圈中對手,看上去頗為輕鬆。

在9字光圈中,脖掛界環的少年嘯,他的戰法就相當地粗暴了,他不是將人掄砸在地,就是轟飛上天!

在10字光圈中,乘禦雖然確實勝券在握,但是也已流了血,掛了彩。

很快,啼禾之後,就是黑衣女子嬋順利過關。

再接著,就是凱。

再接著,就是冪。

再接著,則是論玨。

再接著,就是嘯。

再接著,就是賦蓓蓓。

再接著,就是乘禦。

最後,就是僅靠軀身累趴了最後對手的小女孩。

可以說,十人之中,隻有論玨、嘯、賦蓓蓓三人的順序和之前的有所變動。

而看到這個排名,羨兒不禁瞥著一天齡,內心直哼,這臭光頭,眼光夠毒的!

“婷婷,去向她宣佈附加關規則吧!”虞胭柔對身邊的閨婷說來。

閨婷稱是,隨即以術擴音:“請第二關失敗的參賽者立刻退出場內。”

話落,失敗的參賽者照做。

當然,受了傷昏迷的,還有身亡的,則是由城主府的人負責帶離。

片刻之後,閨婷再次出聲:“請第二關前九位最強者先行退到場外靜候區。”

九人退去了。

場中,也就孤零零地剩下小女孩一人了。

閨婷深吸一絲,繼續宣佈:“小妹妹,現在你需要闖附加關才能獲得進入靈眼的機會,你闖嗎?”

小女孩低著頭,弱弱地回著:“我……闖。”

“好,那你聽好了,附加關是這樣,你需要隨意挑選一名固定名額者進行對決,如果你不能獲勝,那麼你會被立刻淘汰!如果你獲勝了,那你還需要挑戰一名字陣最強者,若你能戰勝這名最強者,那麼你就能取代他獲得進入靈眼的機會,而他將要闖附加關!”閨婷說來。

小女孩皺眉,思索著。

“都聽明白了嗎?”閨婷問來。

小女孩接聲:“他闖附加關時,他還能挑戰我嗎?”

閨婷搖搖頭,語:“自然不能!他隻能挑戰其他8人,還有疑問嗎?”

小女孩接聲:“是不是隻要我能戰勝一名固定名額者和一名字陣最強者,我就已經能進入靈眼?”

閨婷點點頭,回:“的確是這樣。靈眼名額一個隻有十八個,九個固定名額,九個競奪名額,現在你們還有十個競奪者,所以必須采用附加關來淘汰一個!”

“我……懂了。”小女孩接聲。

閨婷隨即麵向虞胭柔,說來:“師尊,我和她說完了,您來主持吧!”

虞胭柔嗯聲,隨即提聲而語:“九位固定名額,請你們立刻站到這位小妹妹的麵前!讓她來挑選!”

話落,九位固定名額紛紛飛至小女孩麵前。

小女孩朝九人逐一看了來,她在閨婷身上多停留了會兒。

閨婷忍不住語:“你想選我?”

小女孩看著,卻是搖搖頭,隨後指向小男孩噴小鯨,說:“我……選他!”

噴小鯨嘻嘻一笑。

虞胭柔隨即提聲又語:“好,其他八位固定名額,請你們立刻退到場外靜候區!”

其餘七人依言而行,羨兒則又回到了一天齡旁邊。

而看著兩個小孩子對決,羨兒忍不住想笑,她瞥了瞥一天齡。

此時,一天齡又已睜開來,他喃喃:“這個附加關規則,有點不簡單。”

羨兒接聲:“這都是虞城主想出來的,以往可不是這樣的。”

場上,已收斂了嘻笑的噴小鯨盯著小女孩,問來:“你叫什麼名字?”

小女孩皺眉,不語。

噴小鯨也皺眉,又問:“你會遊泳嗎?”

小女孩接聲了:“你來打我,我就告訴你。”

噴小鯨笑了起來:“之前我看見了,你很硬,打不爛!我要和你玩水!看著!”

話落,噴小鯨就雙手急速作印,一喝:“捲浪襲波術!”

話落,就見噴小鯨的手印中立刻湧現一片又一片波浪來!

幾個瞬間,整個競賽場就被徹底淹冇。

然而,又令人驚奇的是,波浪始終冇有散出場外!

同時,這波浪始終洶湧澎湃,讓人根本無法浮出水麵,小女孩也確實被這波浪折騰得有些暈頭轉向!

噴小鯨一見,在水中更是遊得歡快,就像是一條喜歡嬉戲的小海豚!

他時而在上頂,時而在下挑。

直將小女孩翻來覆去地玩著!

“果然是頑皮的孩子,這小妹妹恐怕要被溺死了!”羨兒又是想笑又是擔憂。

“冇用的,她的身軀秘密實際有不少,眼下就有水火無懼,百毒不侵以及重得不行等!”一天齡卻是一語。

羨兒一愣:“重得不行?哪有!她現在不是被人翻來覆去地折騰嗎?”

一天齡回:“這應該是因為她家裡的大人有所封印。一旦這噴小鯨玩過頭,這封印是絕對會出現一絲泄露!屆時,噴小鯨就要吃大苦頭了!”

羨兒將信將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