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89.你想借本司什麼?

在單珊和碧桃來到茉莉閣外之時,一天齡便起身,走出門來。

見到是這兩女,他臉上有些意外。

而兩女目光皆緊盯於他,單珊看上去有些冷淡,碧桃看上去則有些納悶。

“單小姐,你來找我,是有什麼事嗎?”一天齡平靜問來。

單珊深吸一下,走近來,一語:“你是什麼人?為何對同心野那麼瞭解?”

一天齡沉默了一下,才語:“單小姐,我,曾經閱過不少九界紀史,其中就有一些關於同心野的。”

單珊將信將疑,又問:“那你最後闖過第九代塚靈的九陣懲戒了嗎?”

一天齡猶豫了一下,才語:“單小姐,同心野已經不存在了。”

“什麼?!”單珊震驚了。

看到單珊如此激動,碧桃心中驚疑更甚了!不過,她並冇有立刻出聲,而是緊盯一天齡,彷彿就想看清楚這個額心有著奇怪燭印的小小靈齡境二季,是否有在刻意隱藏境為!

“怎麼會?一天齡!最後到底都發生了什麼?”單珊回神後,立刻追問。

一天齡卻並不想多解釋,隻語:“單小姐,這是命數,我,冇辦法和你多說。”

單珊皺起了眉頭,隨即又一轉:“今天,你似乎在鑒拍樓大出風頭啊,連巫馬莉莉這個獸/獸城第一美人兒,都對你青睞有加!還把我當初送她的這座茉莉閣也賞給你了!你可真是豔/福不淺啊!”

一天齡有所恍然,但接聲:“單小姐,你來就是想說這些嗎?”

單珊微怔,微哼,一回:“一天齡,飾虹園乃是我們桃花飾司所有,今天來,就是想讓你明白你現在隻是一個借住之客!勸你以後最好安分點,可彆給我們桃花飾司惹上什麼不該惹的麻煩!”

一天齡微微點頭,語:“明白了。單小姐,你的告誡,我,會謹記在心,儘量不去亂走動,也不去隨意招惹貴司之人。”

“明白就好!夫人,我們走吧!”單珊隨即就對碧桃說來。

碧桃輕嗯。

就在這時,一天齡卻是出聲了:“這位夫人,請留步。”

話落,單珊一驚。

碧桃眉頭微挑,注視來,簡潔一問:“何事?”

一天齡語來:“夫人如何稱呼?”

碧桃未語,單珊接聲:“夫人名叫碧桃。”

“碧桃夫人,敢問你在獸/獸城生活多久了?”一天齡如是一語。

單珊皺眉。

碧桃眼神微寒,一冷:“敢如此明目張膽地打聽本司來曆,小子,你——杖恃的是什麼?”

一天齡對視著,一回:“碧桃夫人,一個人改頭換麵地生活在這座城,一般隻有一個可能,那就是避人耳目,不想被這裡曾經認識她的人給識破來。”

話出,單珊和碧桃皆是一震!

很快,兩人就都露出了殺意!

一天齡視若無睹,又語:“碧桃夫人,我,略懂占卜看相之術。雖然你的改換,頗為成功,但是此種改換之術它終究不是源於你,而是另有高人為你量身而換!”

單珊和碧桃心頭再次有了驚濤駭浪,四目皆是難以置信!

“你到底是什麼人?為何要偽裝成小小的靈齡境,扮豬吃虎?”碧桃已然認定一天齡是一個強大的境者!

因為她覺得,能騙過她這樣一個人齡境一季,就絕不可能是一個小小的靈齡境二季!

一天齡失笑一絲,語:“碧桃夫人,其實我之所以和你道破這些,隻是想問一問,你此生有何求?”

聞言,碧桃冷冷一應:“本司有何求,與你何乾!”

一天齡沉默了一下,卻是說來:“碧桃夫人,因為我想借你一點東西,去完成一件製作,而為了公平起見,我就想再回饋一點東西給你。”

碧桃聽得大皺眉頭,內心充滿了迷惑不解!

單珊同樣也是這樣,她忍不住一喝:“哼!竟想借夫人東西,可是夫人的東西,是你想借就能借的嗎?”

聞言,一天齡冇有失笑,注視於她,認真一回:“單小姐,你錯了,這樣東西,主動權在我。另外,還有一點,並不是任何人都值得我來借的。”

單珊呆了起來。

碧桃深吸一下,問:“你想借本司什麼?”

一天齡接聲:“抱歉,碧桃夫人,這樣東西,告訴你,應隻會有害無益,所以你不需要知道具體,你就簡單回答我,你此生還有何求即可。”

碧桃沉浸會兒,才哼語:“小子,你這是把自己,當作了一個可以隨意幫人達成願望的存在嗎?真是可笑!若真是這樣,那整個九界還不處處供奉著你?”

一天齡微微一歎,但神色依舊很認真,他語:“碧桃夫人,你想多了。我,聽完你之所求,我,還需要斟酌。若是過於私利,過於邪惡,我,是不會完全應承的,最多也就是,另外再給你一些善意的回饋。”

碧桃內心這時有了一絲冷靜!

“裝神弄鬼!”單珊越來越迷惑,嘴上不由一喝。

一天齡看向她,微微一笑,語:“單小姐,你以身上的荒塚界風去修純粹的衣飾,其實有些大材小用了,你其實應該去學一門真正的界器之學!”

單珊心頭一駭,這傢夥竟然知道我有荒塚界風!他到底怎麼看出來的?還有,真正的界器之學,他又是在暗指什麼呢?

“單小姐,你且聽好,衣飾之物,可為界器一類。衣有絲,含木,飾有堅,屬金,金木一合,威力無窮!當然,你若還能將風之一素也平衡進去,那麼你所煉製出來的界器,必然價值連城!”一天齡語重心長地說來。

單珊聽得懵懵懂懂,但她有一種強烈的直覺,那就是眼前這光頭是在傳授她東西!這東西的價值,好像……不可估量!

一時之間,單珊麵神情極其複雜地看著一天齡。

而碧桃這時也是心緒大震,同樣也有明顯直覺!

隻不過,她的就是——這傢夥莫非真的能一應我之所求?!

“你……你到底是什麼人?”單珊深吸一下,嚥了咽,問來。

一天齡淡淡一笑,隻語:“單小姐,其實界器之學,並不比界藥之學差。你若真的堅定了下來,那你可要做好吃苦的準備,畢竟你身上現在隻有界風,並無界木、界金!而界木、界金的獲得,並不比界水、界火容易!最重要的一點,就是你還要去平衡這三素!這平衡可不能有任何差池,否則,你輕則重傷,重則冇命!”

單珊徹底失神了。

碧桃也是徹底冇了氣勢。

“碧桃夫人,你可以回答我了嗎?”一天齡卻是看向她,平靜問來。

碧桃深吸一下,才語:“我……想殺一個人!最好是讓他暴斃!而死因最好就是他自己縱/欲過度導致!你——能嗎?”

一天齡沉默會兒,才語:“碧桃夫人,我,得告訴你,我,還從來冇有用自己現在的異力去取生靈之命。同時,我,現在也並不想為你破例,所以,你還是另外再提一個願求吧!”

碧桃卻是一回:“我冇了!我此生就隻有這一個願求!”

一天齡歎了歎,語:“碧桃夫人,真的是這樣嗎?你真的已經無牽無掛了?”

碧桃聞言,有震,但又靜默了下來。

“碧桃夫人,好好再想一想吧,我,能感覺你內心深處其實還是有某種不捨的!這樣,我可以等你一些日子來給我回覆,不過,切不可拖延到下個月,否則,你的願求,我,將冇辦法去實現。”一天齡隨即又語。

碧桃皺眉,雖然有些不解,但她並冇有來問,隻是對單珊一語:“我們走!”

單珊最後深深看了一天齡一眼,便跟上了碧桃。

看著兩人消失,一天齡慢慢轉了身,朝屋內邁來。

“人齡境一季,身麵雖換,其心卻舊。恨結已成深梏,但願不捨尤在。

“鬼齡境四季,修飾為嗜,或可成器。身間血脈似漆,興許正是雕來。”一天齡低音喃喃著。

裡屋,軟榻上,盤坐的羨兒睜開美眸,長舒一口,莞爾一笑:“終於又練會了一闕(獸闕)!嗯,去看看他現在睡了冇有!”

隨即,她就輕著步履,悄悄而出。

正巧,一天齡也已打算坐到椅子上來。

“你剛纔出去了?”羨兒一見,輕問。

一天齡點點頭,回:“是這飾虹園的主人剛纔來了。”

“哦,男的女的?”

“兩個女人。”

羨兒若有所思,接聲:“漂亮嗎?”

一天齡失笑而語:“不及你。”

羨兒麵上微微一紅,接聲:“那她們是為了什麼事?”

一天齡回:“本是想對我們警告一番,讓我們不要把什麼麻煩帶進飾虹園來。但後麵,卻是和我協議了一件事。”

羨兒一聽,立時好奇了:“快說快說,是什麼協議?”

一天齡注視著她絕美麵容,反問來:“兒小姐,你想要進入獸/獸城獸眼嗎?”

羨兒一愣,不解:“乾嘛問我這個?”

“兒小姐,你想要嗎?”一天齡卻又語。

羨兒不由一笑:“進入獸/獸城獸眼對我來說,其實可有可無。怎麼,你想讓我進入?”

一天齡沉默了一下,才語:“兒小姐,也許,這個月內,獸/獸城獸眼就會全部開啟,雖然開啟的時間不會太長,但是如果你想更好地獸煉你之獸齡境力,那麼你就有這樣一個機會!”

羨兒呆住了,好一會兒纔回神:“你……怎麼會知道獸/獸城獸眼這個月就會全部開啟?”

一天齡微微一笑,隻語:“兒小姐,你隻需回答我,想要還是不想?”

“如果真有這樣的機會,那我當然要啊!不要白不要嘛!還有,我也確實就快要突破到妖齡境一季了,很難再為了等你境為跟上來而去壓製了。”羨兒欣悅而回。

“好,兒小姐,那你好好等著吧。”一天齡輕聲一接,並未多言其他。

羨兒這時深深凝視著他,語來:“你對我——真好!”

一天齡有些尷尬,但語:“早些休息去吧,兒小姐。”

“可是我現在不困,我陪陪你。”羨兒卻是一拒。

一天齡欲語。

“我們到外麵去看看星星,走吧!”說著,羨兒就勾住了他臂彎。

一天齡身軀微僵,嘴裡微歎。

“走啦!”羨兒俏皮而笑。

一天齡邁開了,和她來到閣外之廊,仰望起夜空來。

星星點點,對影依偎,恰如眷侶。

彼此無語,唯有呼吸,寧靜動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