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88.碧桃之恨。

門,合上來。

鴝鵒之態的羨兒瞬間就恢複真身來!

然而,不待她言語,一天齡卻是伸手一點她額心,低喃:“息照易天,闕啟由蘚,印!”

羨兒微震,緩緩閉上了雙眼,接受這份妖闕傳授!

好一會兒後,一天齡才收回手,語來:“兒小姐,儘快將四闕息照易天融會貫通吧!”

羨兒灼灼盯來,問:“那你自己呢?就不想儘快掌握這妖闕嗎?”

一天齡微微一笑,語:“原本的三闕息照易天,我,已經自我廢除,這一闕自然也不會來練。”

“啊?你這是為什麼?”羨兒十分不解。

一天齡沉默了一下,才語:“兒小姐,其實很早之前,我,就對術法境練並不太感興趣,我,更喜歡界素之學!”

“界素之學?”羨兒咀嚼著話意。

一天齡見而一笑:“界素,也就是界之九素——金、木、水、火、土、風、雷、光、暗!當然,還有一樣沌能,我,也很喜歡!”

羨兒嘟囔來:“你是個怪人!這麼強大的息照易天你竟棄之如敝履!”

一天齡卻是認真一接:“兒小姐,漫漫甲子輪迴中,九界術法絕學何其多!你如果全都去羨慕,都去惦記,那你肯定會很累的,還是專注於自己熱愛的為好!一個人,對於外物,可不要去多貪,也不要去無故分心,讓自己真正開心,快樂就好!”

羨兒聽而沉思起來。

一天齡冇有多打擾,而是走到一邊椅子上,休憩起來。

“天齡,你之所以去獲得這妖闕,就是為了給我嗎?”羨兒隻喚了名字,未喚姓。

也許,這是一種心境的改變!

一天齡笑而不語。

“快說,是不是?”羨兒還是裝不了淑女,轉眼又嬌橫起來。

一天齡無奈,微微點頭。

得到回覆的羨兒麵上紅光漸起,美豔不可方物!

“我決定了,以後就專注你給我的術法!”她認真地注視著一天齡。

一天齡愣了愣後,一笑:“那你家中的那些絕學呢?”

“全都交給姐姐去繼承好了!”羨兒不假思索地答來。

一天齡一歎,似不知道該說什麼好。

這時,羨兒眼珠一轉,來到他身邊,不懷好意地說來:“現在,我該和你算算左一句右一句俏皮的賬了!說吧,你打算怎麼給我一個公平交代?”

一天齡哭笑不得,但語:“兒小姐,你說吧,你想如何?”

羨兒托著美腮,故作思考。

一天齡看著,等著,有微微笑意。

“嗯……幫我和(暖和)床?”羨兒逗來。

一天齡尷尬,搖頭,回:“換一個。”

“嗯……幫我沐腳丫?”羨兒繼續。

一天齡閉上了雙眼,再搖頭,回:“換一個。”

“嗯……給我講好聽的故事?”羨兒這時有點認真了。可以說,這故事對她真有著很大的吸引力!

一天齡卻是一語:“不行,我,今天有些累了,不想再講久遠之前的事情。”

羨兒微惱,嬌叱:“這也不行,那也不行!還不如你自己來說!”

一天齡睜開雙眼,想了想,竟是一回:“這樣,我,以發代過。”

羨兒呆了呆,忍俊不禁:“你還彆說,你三年前的模樣比現在好看多了!好吧,我同意了,讓你再做光頭!”

一天齡失笑一絲,隨即就要彙境力於頂,以術脫髮。

“等等,等等!由我來!你的頭髮,從今以後,都隻能我來剃!”羨兒連忙出聲,一攔。

一天齡猶豫了一下後,還是默認了。

隻見羨兒雙手輕輕撫著他的頭髮,猶似撫著一件無價珍寶!

一根絲,忽落。

一世情,自生。

萬千絲落,玉手如戀。

一對人,一對影,分不清彼此沉默是何!

“這些頭髮都是我的了,我可要好好收藏起來!”最後,羨兒笑吟吟,把他所有頭髮全都收入了貼身界環。

腦袋已然光溜溜的一天齡冇有作聲,但他的心跳,她卻能聽到,是明顯有點變快!

所以,她笑得更美了,也更紅了。

“兒小姐,你到裡屋休息去吧,我,想好好靜一靜。”一天齡平淡說來。

羨兒溫柔而答:“好,我也需要好好去掌握剩下的三闕了。”說完,她邁著輕盈步伐進了裡屋。

一天齡深吸起來。

——他,終究是個正常男人,需要平複剛纔的波動。

也許,在他對那壺陀動怒的一刻,她就已經悄然滲進了他的內心。

——————

入夜。

今天的飾虹美人節已經結束了。

園中心c字內圍席位上,卻還有兩個人並未離開。

一個就是那單珊。

另一個則是那碧桃掌司。

“夫人,那老畜牲(嘯芥)若還要我們送飾仆過去,我們還送嗎?”單珊似是猶豫了好一會兒,才低聲一語。

碧桃漠然接聲:“你照舊即可。”

單珊卻是一語:“夫人,可是這老畜牲他今天要的又是一些純正清白的,而不是那些修過身軀的風塵女子和那些已經被他玷汙過的了。”

碧桃聽而一皺眉,問來:“飾仆裡,已經冇有自願獻身的清白之女了嗎?”

單珊搖搖頭,語:“夫人,這老畜牲太變態了!剩下的幾個清白之仆,都已經對此充滿了畏懼。”

碧桃沉默了會兒,才語:“單珊,我也很想立刻就對這老畜牲動手!可是……娘娘那邊不讓!說是嘯魅娘那邊仍舊很得層帝之寵!若是我們在這時對她唯一的親弟弟(嘯芥)動手,那很可能會引來層帝之怒!屆時,整個獸/獸城隻會……生靈塗炭。”

“夫人,嘯魅娘這隻老母虎不就會點床第之術嗎?為何整個獸界頂層就不對層帝進行有效的勸誡?”單珊有些不解。

碧桃卻是一歎:“單珊,我們獸界的層帝,本就是一條淫龍!這嘯魅娘正是抓住了他這一嗜好,極儘討好,從而得到了不輸於娘孃的權勢!

“單珊,你記住,這頂層遊戲,波譎雲詭,稍不注意,就會死無葬身之地!冇有誰會輕易讓自己陷入險地的。而在最近,頂層那邊又發生了一個重大事件,原本獸界最為古老的至上——麟頂老姥已經極滅了,這就使得娘孃的層後地位更加堪憂,本來有這位威滿獸界、功高權重的麟頂老姥全力支援娘娘,層帝是絕不敢動搖娘孃的後位的。”

單珊聽著,心情沉重起來。

“唉,說來說去,就是這老畜牲暫時命不該絕啊!”碧桃咬牙切齒地說來。

由此可見,她與嘯芥之間是有著深仇大恨的!

“夫人,那也未必見得,這老畜牲如今的氣色可是一日不如一日!說不定很快就會自己掛掉了!”單珊接聲來,目光含暢。

“老畜牲生來好/色,從不節製,有此衰竭,也是必然!隻不過,這衰竭的速度還是有些異乎尋常。單珊,我總感覺老畜牲早年可能受了什麼不易察覺的暗傷!是這終於爆發的暗傷讓他這些年迅速衰竭下來了。”碧桃若有所思地說著。

“夫人,你這有什麼根據嗎?”單珊有些疑惑。

“單珊,老畜牲這一輩子,也就一個兒子,這太不正常,他糟踐過的女子不可能一個都懷不上!唯一的可能就是他身上有暗傷禁絕了他繁衍後代!”碧桃解釋來。

“夫人,也許是這老畜牲自己不想要吧!畢竟他這種變態,什麼變態思想都會有!”單珊覺得很好解釋。

然而,碧桃卻搖搖頭,語:“你錯了,就算這老畜牲真的不想要,但是嘯魅娘卻絕不會允許他這麼做!因為嘯魅娘可是還期待著他這個弟弟能將嘯家繁衍成一個超級大族!也正是因為這一點,嘯魅娘纔對老畜牲好/色成性,完全不製止,甚至,還反而助長著他這種惡焰!”

單珊沉默了一下,轉而一問:“夫人,這老畜牲他自己有著明顯衰竭,他竟還敢如此日複一日地沉淪於女色中,你說,他現在是個什麼心態?”

“哼,若我冇猜錯,就是睡夠了,夠他本!”碧桃猶似看透了老畜牲嘯芥的本性。

“真是無恥至極!”單珊義憤填膺。

“好了,單珊,如果實在冇有自願的,那你就回覆這老畜牲,讓他親自來找我談!”碧桃深吸一下,決定來。

單珊卻是擔心來:“夫人,那你要怎麼和他談?”

碧桃沉默了一下,才語:“我可以告訴他,若他還想睡,那就來睡老孃好了!”

單珊目瞪口呆,回神後立勸:“夫人,你瘋了!這怎麼能行?這老畜牲可是根本不把女人當人看!”

“單珊,冇事的,他若真敢來睡老孃,那他死期也就到了!”碧桃似笑非笑。

單珊欲語。

“好了,不說這老畜牲了。還是再和我說說,你在同心野的事情吧!你在回城後,是受了傷的,而且看上去還有些心事重重,到底都發生了什麼?”碧桃轉問來。

單珊沉默會兒,才語:“夫人,這樣吧,你現在和我去見一個人。”

“誰?”

“此人現在住在茉莉閣。”單珊語來。

碧桃愣了愣,欲言又止。

事實上,在一天齡進入飾虹園之後,這單珊不久就獲悉了。並且,她讓飾仆暗中緊盯一天齡。可以說,一天齡在飾虹園的一舉一動,都已被單珊掌控著。當然,這掌控並不是具體到每一句話。

“夫人,走吧!”單珊語來。

“好,那就看看你到底在故弄什麼玄虛吧!”碧桃淡淡一笑,與人離開席位,出了園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