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86淨、製、設、裁、占!

一天齡瞥了巫馬莉莉一眼,纔回:“主持,真的需要這樣嗎?”

主持者有些為難:“一公子,其實這……還真是一條不成文的規矩,請見諒。”

一天齡接聲:“主持,拍賣,我,肯定是不會的。隻是如果你們真的想鑒定,那我可得先聲明兩點。”

“哪兩點?”主持問來。

樓內眾人,皆好奇了。

巫馬莉莉眉頭微皺,神色又疑。

她剛纔不過是想懲戒一下她眼裡的這隻銀色八哥,可是現在再看一天齡平靜神態,她就感覺自己可能失策了。

“一,我,可不會付你們鑒定費,二,如果最後你們鑒定不出,那就需要給我提供一個免費居住的地方,我,來獸/獸城,尚未落腳。”一天齡淡淡答來。

主持者遲疑起來。

“無妨,主持,這鑒定費就由本小姐來出,他要的居住,本小姐也可以提供!”巫馬莉莉出聲來。

主持者鬆了口氣。

“不過,如果他們最後鑒定出來了呢?那你是不是就得付出點什麼?”巫馬莉莉又一盯一天齡。

一天齡朝她看來,一笑:“巫馬小姐,我,需要付出什麼?”

巫馬莉莉略一沉吟,即語:“你先回答本小姐,你來這鑒拍樓是要做什麼?”

“巫馬小姐,我,就是來看熱鬨。”一天齡笑來。

“來看熱鬨?哼,冇一點眼力勁的人,是不會來這看熱鬨的,難不成——你還懂鑒定?”巫馬莉莉問出了自己最想問的問題。

“巫馬小姐,看熱鬨,也可以是為了長見識,並不一定要懂。”一天齡卻答。

“哼!看你剛纔自信滿滿,篤定他們最後鑒定不出,這可不是一點不懂!”巫馬莉莉一駁。

一天齡沉默了一下,接聲:“巫馬小姐,我,的確懂一些界學。”

巫馬莉莉神色一凝,但語:“竟用上了一個專業之詞,看來你確實頗為自負!那好,你倒和本小姐說說,你都懂什麼界學?”

一天齡卻是反問:“巫馬小姐,繞這麼多話,你究竟需要我付出什麼呢?”

巫馬莉莉一哼:“要你付出,本小姐總得先知道你會什麼吧?不然,豈不是讓大家以為本小姐最後是在強人所難?”

一天齡點點頭,語:“原來巫馬小姐是個講理之人。”

“少廢話!趕緊回答你該回答的!”巫馬莉莉聲一斥。

一天齡緩緩麵向樓內眾人,出聲:“不知大家是否知曉界鑒之學的具體劃分?”

眾人之中,立刻有人回答:“什麼界鑒不界鑒,不就是給人掌掌眼的活嗎?”

“是啊!這鑒定就是鑒定,全都是靠個人經驗積累,靠見多識廣,靠博聞強記!哪有什麼具體劃分?”又有人附和。

“就是!這鑒定混得再好,也隻是一個鑒丁而已!可不是像界藥師那樣,有著嚴格的等級!”

……

附和之人不少,基本都是冇有聽過一天齡這種問題。

但巫馬莉莉此時臉上有著很認真的神色,內心疑惑不斷,嗯?這人應該不是無的放矢,難道這界鑒真的也有著嚴格劃分?但這可能嗎?如果可能,那為何我從未聽人說過?

還是說,獸/獸城在整個九界終究還是太低端了?

所以,無從知曉這些?

如果真是這樣,那麼這人應該是來自在靈界較高的序城!不,不對,他隻是靈齡境二季,又怎麼可能是從靈界較高序城過來?

同樣的,鴝鵒之態的羨兒也是好奇不已了,不過,她更多的還是想聽一天齡講故事!

所以她以羨語仙音術對一天齡說來:“一天齡,你就彆賣關子了,快和我講講這界鑒之學!”

一天齡微歎,隨即一抬手示意眾人安靜。

眾人之中,自然有些人不服,不過,這時巫馬莉莉的聲音已響起:“好了,你們就和本小姐一起聽聽他怎麼自圓其說吧!”

整個鑒拍樓瞬間寂靜了。

“諸位,九界界鑒之學,在很久很久以前,其實是和界藥之學一樣有著等級的,並且也都是有著兩種劃分。

“一種是以結果來劃分,也就是靈級界鑒、獸級界鑒、妖級界鑒、鬼級界鑒、人級界鑒、魔級界鑒、聖級靈鑒、仙級界鑒、神級界鑒、逆級界鑒。

“舉個不太恰當的例子,像我的這隻俏皮,它是靈二季的鴝鵒,那麼對它的界鑒,就是屬於靈級界鑒。

“另外一種則是以過程來劃分,也就是一裁界鑒、二裁界鑒、三裁界鑒、四裁界鑒、五裁界鑒、六裁界鑒、七裁界鑒、八裁界鑒、九裁界鑒以及最後的零裁界鑒。”

說到這兒,一天齡忽然停了下來,他目光望瞭望樓外的天空。

眾人不由也望去,很正常,晴空無雲。

一天齡自己微微鬆了口氣,好像他怕和當初啼禾一樣引動某種則雷懲罰。

事實上,是他多慮了。界鑒之學如今就是已經徹底衰落,完全無法和界藥之學相提並論!

“那麼何謂裁呢?其實它就和界藥的淨、界器的製、界陣的設、界卜的占是差不多的,都有次數之意。就拿回生丹來說吧,就有一淨、二淨、三淨乃至更高!

“那麼結果劃分和過程劃分,會有著怎樣的關係呢?簡單來講,就是當一顆回生丹無法以結果來劃分之時,那就隻能用過程來劃分,反之,亦然。就像現在,台上俏皮的真實情況如果大家無法以靈級來劃分,那就隻能采用裁來劃分。當然,具體是幾裁,就得看大家以境力對俏皮最多能展現幾次界鑒之方了,並且這個界鑒之方不可重複,哦,對了,還有,九次以上歸零,未以境力展現界鑒之方也歸零。”一天齡繼續說來。

眾人聽得還是有些懵懵懂懂。

“你們誰會他說的界鑒之方?”巫馬莉莉回神後,看向幾個鑒丁,問來。

幾個鑒丁麵麵相覷。

“界鑒之方就好比界藥之譜(藥譜),施展它,通常都要藉助界鑒者自身的界光和界暗。界光和界暗,也就如同界藥師的界水和界火。”一天齡再次一語。

眾人一怔,完全冇想到竟還有界光和界暗的說法。

巫馬莉莉此時已是心頭大震,這人到底是什麼人?怎麼會……懂這麼多?

鴝鵒之態的羨兒此時倒是冇太驚訝了,她隻是以羨語仙音術催促著一天齡繼續說下去,她實在聽得太入迷了。

“我,說完了,大家對俏皮鑒定吧,看看她究竟需要幾級界鑒,才能被大家真正認識!”一天齡微微笑來。

樓內眾人不禁都朝鴝鵒之態的羨兒看來。

羨兒自然惱火不已,壞傢夥!你等著,我回頭再和你算賬!

“你們幾個,如果冇有他說的界鑒之方,就不要丟人現眼了!”巫馬莉莉這時對幾個鑒丁冷冷一語。

鑒丁們有些無地自容,低下頭來。

“你說得煞有其事,那就來公佈一下你這隻小東西的真實情況吧,也好讓大家心服口服!”巫馬莉莉隨即又盯住一天齡,說來。

一天齡笑容未退,回:“抱歉,巫馬小姐,我,從未想讓大家心服口服。我,剛纔之所以說這麼多,隻是興之所致。”

巫馬莉莉欲語。

“俏皮!我們走吧!落腳之處,我們還是自己去找吧!”一天齡伸手一招。

鴝鵒之態的羨兒立時飛到了他手背上。

然後,一天齡便要離開這鑒拍樓。

“慢!”巫馬莉莉喝來。

“巫馬小姐,你還有何事?”一天齡停下,接聲。

巫馬莉莉冷哼:“雖然你確實有信口開河之嫌,但本小姐說過的話,從來不會食言,隻不過,在給你安排住處之前,本小姐卻是想要你也來鑒定一物,看看你究竟有幾斤幾兩!”

一天齡失笑:“好,巫馬小姐,那請你出物吧。”

話落,巫馬莉莉立刻就拿出了那個古老的木盒子來,並以自身妖齡境力將它懸浮於空!

一天齡將鴝鵒之態的羨兒放到肩上,目光注視著木盒子。

巫馬莉莉緊緊盯著他,就想從他眼神裡看出一些端倪來。

然而,冇一會兒,一天齡就閉上了雙眼。

所有人不由皆愣,他……這是在乾什麼?

“你這是放棄了嗎?”巫馬莉莉出聲來。

一天齡睜開眼,一回:“巫馬小姐,這個木盒所用之木,乃是須空樹之莖。”

“須空樹?什麼是須空樹?”巫馬莉莉驚疑之後,立刻追問來。

一天齡接聲:“須空樹,一般都生長在妖界。此樹幼年之時,與尋常之樹並無太大不同。隻有在它成年之時,纔會出現一種匪夷所思的現象!”

巫馬莉莉見他停頓,不由一冷:“你能不能一次性說完?”

一天齡輕歎一聲,語:“這種現象就是,它在土壤中的根鬚會完全消失,它的莖乾則會長出很多根鬚來,這些根鬚會開始吸收虛空中的能量,而整棵須空樹就會像水上浮萍一樣,開始遊蕩在茫茫虛空裡,直至最後因輪迴而亡。”

眾人聽得暗自稱奇,九界竟然存在著這樣的樹?

“那這種須空樹有什麼作用?”巫馬莉莉問來關鍵。

一天齡猶豫了一下,才語:“一般情況下,它可以用來儲藏非常非常寶貴的界寶,譬如某些至逆界學的卷軸。”

“至逆……界學?!”巫馬莉莉震驚了。

“就是一些頂層至上或者逆頭大尊所留下來的絕學!”一天齡解釋來。

頓時,全場嘩然,幾乎所有人雙眼都不約而同地瞪向了懸浮的木盒!

要知道,這可是能夠儲藏至逆界學的須空寶樹啊!

太讓人心動了!-